论人工智能时代下刑法对大数据安全的保护探究

作者:吴琼; 刊名:湖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倪红

【摘要】随着社会的发展,人工智能逐步迈入了普通民众的视线,这一个由大规模数据+大规模复杂算法的基本方法论已渐渐成熟。在那些数据量储备充分、市场价值异常清晰的场景,人们纷纷入手,探究大数据所蕴含的商业价值,这便是大数据的魅力所在。而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技术创新也几乎建立于大数据基础上,互联网金额时代也因此得以衍生。而对于日新月异的技术监管,我国刑法明显出现了一定的滞后性与不明确性。如何保护人工智能下的大数据安全问题,这就有待于我们深思。基于该现象,在本文中,我们主要以商业秘密数据和个人隐私安全为引线,探究在人工智能时代下刑法对大数据安全的保护问题。

全文阅读

1前言所谓人工智能,其实质主要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和扩展人思维的一整套方法和技术理论,其特点主要是模拟与海量运算,而海量运算主要立足于大数据[1]。大数据,顾名思义就是“巨量数据”,数据资料量异常庞大,庞大到无法通过人脑乃至于一些软件去处理,只能通过相关大数据处理软件,并在合理时间内,对这些数据进行处理,并从中撷取信息,继而帮助国家、企业经营提供科学性决策。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需要收集的数据量十分庞大、数据类型也较为繁多,所以,我们不能使用统计学方法去处理,也不能追求精确的数据信息。需要注意的是,大数据丢弃了建立数据变量间因果关系的这一处理环节,它注重的是处理数据,得到变量之间的相关关系,然后根据数据关系预测数据的走向。从此情景来看,大数据的实际处理方法是一种循证思想。不注重数据因果,就能从中便得到变量关系,这不仅提高了数据处理速率,还提升了准确性,其中有着巨大的商业价值。正因为人工智能时代下大数据所带来的商业前景可观,人们对其异常青睐,甚至于趋之若鹜。该行业的崛起,也导致了我国法律制裁的滞后,特别是刑法对于数据的保护,虽然刑法对于网络数据安全也有一定的制约,但在技术快速变化的今天,其限制力度往往跟不上技术的变化,许多技术公司通过“钻空子”,巧妙地躲过了法律的制裁,继而剽窃商业数据,损害他人利益,故而数据的安全问题如何得以保护,将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热点话题。2大数据安全的现有刑法保护体系分析2.1现有刑法对大数据安全的打击力度不够对于当下刑法而言,由于受到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冲击,在数据安全上,虽然在相关领域也有明确规定,如修改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不过相关法规也只是局限于商业数据,对于其他类型的数据,刑法并没有完善保护措施[2]。而在人工智能时代的今天,大数据较为特殊,它同商业数据也还有一定的差异性,这两者之间无论在概念上,还是在本质上都有着不确定性。毕竟大数据只是一个概念,它包含着不同领域的数据,其范围庞大从而加大了刑法的管理难度。为此,许多不法技术分子就可以通过对海量数据的挖掘,比如网络爬虫等互联网技术来获取相关数据,继而分析数据,从中得到所需要的商业机密[3]。对于这一现象的监管,我国法律在限制上就出现一定的滞后,甚至于一片空白。无论是在刑法上,还是在民法上,都存在这样的现象。由此可见,我国刑法对于数据安全的打击范围还是十分有限。当然这也与大数据和网络安全的监管范围有关。就互联网产业来说,许多企业的原始数据虽然零零散散、杂乱无章,但是在人工智能时代,人们完全可以通过相关算法,从这些零零散散、杂乱无章的数据中获取到一定的商业价值,在获取数据与提取数据价值之间,就存在了这么一个现象,也就是不偷而直接获取。虽然从手段上来说,这样的获取渠道光明正大,实际上已经严重地侵犯了数据所有者的基本利益,有甚者还可以毁掉一个公司,当然这对知识产权也是一种伤害[4]。由于没有明确的规定,法律是无法规范地制止这一盗取行为,这便造成了对于大数据安全的管理空白,这一空白的填补,需要相关部门给于完善以及社会监督,不过真正完善与实现还是有着一定的难度系数,毕竟大数据这个庞大体系,还分为结构性数据与非结构性数据,结构性数据与非结构性数据的差异,也让实际数据的归属权出现模糊现象,数据的生产可能还来源于多个方面,归属权的不明确,也加大了法律对于大数据安全的监管[5]。故此,我们可以说,就人工智能的现阶段,我国刑法对于大数据安全的打击力度是远远不够的,这一点不容质疑。2.2大数据下个人隐私安全刑法心有余而力不足纵观当前,大数据被广泛运用于不同的领域,例如交通管理部门,气象部门以及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