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建筑回归生活本原

作者:刘托; 刊名:美术观察 上传者:郭倩

【摘要】<正>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城市面貌可谓发生了巨大变化,堪比19世纪中国近代城市的世纪大变迁。相比之下,改革开放后的这次变革来得更凶猛、更迅捷、更彻底,以致抹去了一代人对故城的记忆,这不禁让我们产生一种历史性诘问: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我们是否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老话题新叩问,历史总是在不同的时期被不断重演。

全文阅读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城市面貌可谓发生了巨大变化,堪比19世纪中国近代城市的世纪大变迁。相比之下,改革开放后的这次变革来得更凶猛、更迅捷、更彻底,以致抹去了一代人对故城的记忆,这不禁让我们产生一种历史性诘问: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我们是否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老话题新叩问,历史总是在不同的时期被不断重演。新时期城市发展的追溯中国现代建筑的发展可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文革”时期、改革开放时期三个阶段。改革开放前的一段时期使得中国经济濒临崩溃,建筑创作以及城市建设缓慢发展及至停滞。20世纪80年代重启国门后,伴随着经济建设及城市建设全面展开,国际流行的各种建筑思想、思潮旋即涌入,现代主义及之后的各种建筑理论被植入到中国建筑师的创作中。同时,全球化时代的绿色、环保、生态、低碳、可持续等观念也被广泛接受,建筑理论与艺术创作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局面,被人们称之为新时期。1999年,“国际建筑协会第二十次大会”在北京举行,象征着中国现代建筑已然全面融入国际建筑的大潮之中。从某种意义上说,现代中国的建筑思潮是国际建筑思潮,主要是欧美建筑思潮中国化的结果,然而在中国化过程中因缺少外来文化自身的历史和文化深度,人们难免看到的只是从西方文化结构中分离出来的孤立的视觉样式和理论片段,对其在当时当地建筑历史中所承担的功能和所具备的精神内涵理解不深,因此流于肤浅和表面化。这种情况是造成普遍照搬欧美城市结构和建筑样式,而缺少自己历史、地域、文化的内涵,产生了“千城一面”的结果,其中也出现了一批较为优秀的现代建筑作品,如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 上海华东电力大厦、龙柏饭店、中国国际贸易中心、金陵饭店、上海图书馆、自贡恐龙博物馆等。但普遍而言,更多的是东施效颦,缺少文化性和艺术性。后现代与民族主义的变奏作为全球化趋势和国际主义建筑广泛传播的必然结果,造成城市结构趋同和建筑作品平庸,从而使“多样性”和“多元化”作为反拨被提出来调和补充国际风格。20世纪30到50年代,民族主义历来是中国主流社会用来抗争国际风格的手段,新时期的民族主义更是借重了后现代主义的护身符,使复古主义在历史主义、文脉主义、地方主义的外衣下再次登场,前曰古典式,后曰新中式。“民族形式”的如阙里宾舍及北京国家图书馆,“地域特色”的如苏州博物馆、新疆吐鲁番宾馆、武夷山庄等。这一时期也复建了一批“古城”、“古街”、“古建筑”作为当地旅游品牌,如黄鹤楼、滕王阁、南京夫子庙、大同古城等,成为风行一时的“传统文化复兴”。后现代暗合了中国传统中的尊古崇古思想,给了这种思想某种外在的武器,但中国嫁接的后现代主义并非是现代主义瓜熟蒂落的结果,更多的是古典复兴的变异,难怪有建筑师说:“‘民族形式’和‘后现代建筑’都是以反对工业化和理性主义为主要动力的现代建筑主流,在不同时期以不同方式拖住我国建筑现代化的后腿……我们十分推崇传统,却又缺乏对传统精神的研究和发扬……后现代建筑如果纳入现代建筑发展史中一个注重传统、历史和大众文化的流派,有它的积极意义,如果想取代现代建筑,那就只剩下消极作用了,在中国尤其如此。”换句话说,现代主义建筑在中国还远未结束,可以说任重道远。多元还是创新1986年前后,通过对民族形式提倡以及用建筑来表现时代精神营造了一个时期的创作氛围;1990年前后,则是通过创新来修正前者的平庸,并寻找中国建筑的出路;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建筑师变得成熟了,不再一味地激情呼吁,而是逐渐理性地思考和行动,建筑取向开始回归环境、文脉等,并与新材料、新结构、新设备、新构造、新技术等相结合,通过把握建筑本体的价值与意义来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