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人姓名权”保护的法律适用要件研究——以“乔丹”商标争议案为起点

作者:陶钧; 刊名:法律适用(司法案例) 上传者:卞学昌

【摘要】姓名作为指代自然人主体身份的符号,具有天然的人身属性,与其指代主体密不可分,但随着商业社会经营理念与运行模式的拓宽与发展,自然人姓名所蕴含的"经济价值"在商品流通与营销中被不断挖掘,其内涵与外延也得到了丰富与充实。特别是在商标授权确权行政纠纷中,不正当抢注他人姓名作为商标进行申请注册的情况屡见不鲜,如何有效规制此类商标注册行为,合理划定自然人"姓名权"的保护边界,科学归纳自然人"姓名权"在商标法体系下的法律适用要件,就成为司法审判亟需解决的问题。本文将以"乔丹"商标争议案为研究对象,在提炼案例所折射出的七个相关问题基础上,对"自然人姓名权"保护的法律适用要件逐一进行分析,以期能有利于该问题的妥善解决。

全文阅读

一、据以研究的案例及相关问题的提出(一)“乔丹”商标争议案[1]基本情况概述2012年10月31日,迈克尔·杰弗里·乔丹(简称乔丹)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撤销申请,请求撤销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乔丹公司)的第6020569号“乔丹”商标(简称争议商标)。争议商标核定使用在国际分类第28类的“体育活动器械、游泳池(娱乐用)、旱冰鞋、圣诞树装饰品(灯饰和糖果除外)”商品上,于2007年4月26日申请注册,专用权期限至2022年3月27日。在法定期限内,乔丹对争议商标提出了撤销申请,并认为其是世界知名的美国篮球运动体育明星,在中国具有极高的知名度。乔丹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在明知或应知再审申请人知名度的情况下,将包括“乔丹”在内的大量与其相关的标志申请注册为商标,具有不正当性, 损害了乔丹的在先权利,违反了商标法的相关规定,故应当予以撤销。乔丹公司在商标评审阶段提出了“乔丹”为常见英文姓氏,在我国亦有公众将其用作姓名,“乔丹”与申请人乔丹未形成唯一对应关系,并且乔丹公司为“乔丹”商号的合法拥有者,争议商标经多年宣传、使用,已形成相当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并未违反商标法相关规定的答辩理由。2014年4月14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4]第052058号关于第6020569号“乔丹”商标争议裁定(简称被诉裁定),认为虽然能够证明乔丹在中国以及篮球运动领域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但是争议商标文字“乔丹”与“MichaelJordan”及其中文译名“迈克尔·乔丹”存在一定区别,并且“乔丹”为英美普通姓氏,难以认定这一姓氏与再审申请人之间存在当然的对应关系。同时,尽管有部分媒体在有关篮球运动 的报道中以“乔丹”指代本案申请人,但使用数量有(二)相关问题的提出限,均未就这一指代称谓形成统一、固定的使用形式。基于上述“乔丹”商标争议案所涉及的法律适用方故在综合考虑在案证据的情况下,尚不能认定“乔丹”面的问题,本文就在商标行政案件中,对于自然人“姓与本案申请人之间的对应关系已强于乔丹公司,争议商名权”如何保护总结、归纳了七个方面的问题:标的注册未损害本案申请人的姓名权,由此维持了争议1.自然人“姓名权”是否属于“在先权利”的规商标的注册。定范畴;乔丹不服被诉裁定,向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经2.自然人“姓名权”的行使主体如何界定;审理,一审法院认为本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争议商标的3.商标标志与自然人“姓名”之间的对应关系应注册损害了乔丹的姓名权,故判决维持了被诉裁定。当如何判断;乔丹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经审理,二审法院4.“知名度”是否应为损害自然人“姓名权”的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定因素;乔丹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5.主观意图是否应当作为损害自然人“姓名权”再审。的判定因素;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2001年《商标法》[2]第6.自然人“姓名权”的保护范围如何界定;三十一条规定的‘在先权利’包括他人在争议商标申请7.自然人“姓名”的保护是否仅限于“生前”。日之前已经享有的姓名权。再审申请人对争议商标标志下文将围绕上述七个方面的问题,进行逐一分析。‘乔丹’享有在先的姓名权。乔丹公司明知再审申请人二、自然人“姓名权”应当属于“在先权利”在我国具有长期、广泛的知名度,仍然使用‘乔丹’申的规定范畴请注册争议商标,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标记有争议2013年《商标法》第32条所规定的“在先权利”商标的商品与再审申请人存在代言、许可等特定联系,范畴的界定,应当采取开放的精神,不仅不应局限于损害了再审申请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