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犯体育明星姓名权的“误认”要件研究——从乔丹姓名权案说起

作者:刘友华;李新凤; 刊名: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朱飞选

【摘要】历经多年、多次审判的乔丹案凸显了体育明星姓名权保护的困境,其症结在于唯一对应标准难以证成。判定某商业性使用构成姓名侵权,须以认定该使用构成公众"误认"为前提。"混淆可能性"是判定构成"误认"的主要考量因素;"利益平衡"的测试法是确定体育明星姓名权保护边界的重要工具。

全文阅读

传统姓名权主要是通过《民法通则》保护,但对“网名、绰号”以及外国人的中文译名等姓名标识的保护在现有法律框架内遇到了挑战。司法实践中适用“唯一对应”或者“稳定联系”验证姓名标识与特定人的关系,但由于姓名标识的多元性使得以上两种验证方式难以证成。本文拟从乔丹姓名权案的困境出发,对姓名侵权的构成要件尤其是“误认”要件作深入研究。一、体育明星姓名权的保护困境:唯一对应关系难以证成(一)适用标准不明确2016年12月8日,历时多年的“乔丹”案经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判决,其中涉及到体育明星乔丹的姓名权保护范围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该案中,如何证明中文译名乔丹和迈克尔·乔丹本人之间的对应关系是该案的难点。该系列案的裁判遵循实践中惯用的“唯一对应关系”标准。2005年《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第5.2条将姓名权保护的适用要件规定为:“系争商标与他人姓名相同”。观点多认为迈克尔·杰弗里·乔丹的姓名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与“乔丹”或“QIAODAN”等并不是唯一对应关系,因此迈克尔·乔丹并没有对“乔丹”或拼音“QIAODAN”的独占权利。[1]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和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书认为:“‘乔丹’为英美普通姓氏,在除篮球运动之外的其他领域里,‘乔丹’并不与运动员迈克尔·乔丹具有唯一对应关系。”而在Allen Iverson(阿伦·艾弗森)案中,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现有证据证明中国公众已经将“IVERSON”与Allen Iverson建立了对应关系,“IVERSON”作为著名的NBA球星已经为中国公众所熟知。在此情况下未经许可申请注册争议商标,易导致相关公众将其与Allen Iverson相联系,从而认为相关商品的来源与Allen Iverson有关,损害了AllenIverson的姓名权。(1)该判决确立了一个符号作为姓名权客体的判断规则:不论符号的表现形式,关键在于是否指向特定主体。该规则与“系争商标与他人姓名相同”的严苛要件迥异,在判断唯一对应关系时适用本名以外的名字是否受姓名权保护,主要看其是否能够指向特定自然人。[2]23“艾弗森”与“乔丹”均为国际篮球巨星,在同样的姓名权被侵犯案件中,同样适用唯一对应关系标准。但囿于唯一对应关系的不明确,导致判决结果截然相反。(二)姓名符号的多样性使得指向性不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二款明确规定,笔名、艺名均可以成为姓名权保护对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的审理指南》第十七条规定:能够与特定的自然人建立起对应关系的主体识别符号视为该自然人的姓名。但对不同的自然人,姓名可以有艺名、网名和绰号,所以即使同一人,名字也不唯一。同时,重名现象导致了唯一对应关系的判断方式完全失灵。翻译习惯上的差异给外国人姓名翻译带来一定程度上的差别,这些误差导致唯一对应指向性不明确,给外国人姓名保护带来了障碍。由于姓名与自然人之间难以形成唯一的对应关系,如要求自然人姓名权保护以唯一对应为前提,可能陷于无法给予有效保护的困境。二、乔丹案终审判决凸显体育明星姓名权保护新思路:“稳定联系”标准(一)“稳定联系”标准的提出最高人民法院在其再审判决书中认为:判断“乔丹”和“QIAODAN”是否侵犯了迈克尔·杰弗里·乔丹的姓名权,*(1)关键在于其是否与迈克尔·杰弗里·乔丹有稳定的联系。(1)判断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否侵犯他人的在先姓名权,应满足三个条件:一是该姓名在我国为相关公众所知悉;二是相关公众使用该特定名称指代此人;三是该名称与自然人之间形成了稳定的对应关系。飞人乔丹为相关公众所熟悉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