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民为中心”思想对传统民本思想的传承与超越

作者:吴海江;徐伟轩; 刊名: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上传者:张小军

【摘要】"以人民为中心"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高原则,不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中国传统民本思想是在农耕文明的长期演进中,民与君、民与官相互作用的结果,并且以文化形态融入中华民族心理与性格的塑造中。传统民本思想所彰显的群体实践性、现实效用性和历史积淀性的特质,为"以人民为中心"思想的文化溯源与现代生成提供了可能。"以人民为中心"思想不仅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而且以问题为导向,实现了对传统民本思想从君民到人民、从统治到发展、从用民到为民的现代转变,构成了对传统民本思想继承与深化、重构与超越的逻辑。它不仅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时代道路相结合的产物,也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结晶。

全文阅读

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2018年第7期 “以人民为中心”思想对传统民本思想的 传承与超越∗ 吴海江 徐伟轩 [摘 要]“以人民为中心”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高原则,不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中国传统民本思想是在农耕文明的长期演进中,民与君、民与官相互作用的结果,并且以文化形态融入中华民族心理与性格的塑造中。传统民本思想所彰显的群体实践性、现实效用性和历史积淀性的特质,为“以人民为中心” 思想的文化溯源与现代生成提供了可能。“以人民为中心”思想不仅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而且以问题为导向,实现了对传统民本思想从君民到人民、从统治到发展、从用民到为民的现代转变,构成了对传统民本思想继承与深化、重构与超越的逻辑。它不仅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时代道路相结合的产物,也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结晶。 [关键词]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人民为中心;民本思想 [中图分类号] D6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5-8273(2018)07-0038-07 中国传统民本思想源于统治者和思想精英的治国实践和历史反思。自先秦始,民本思想就存在于中国传统政治社会,融入中华民族的文化与心理中,由此影响着此后中国历史发展的轨迹。时至今日,传统民本思想对中国的现代化崛起依然发挥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构成中国现代政治文化与社会心态的底板。[1](p.107) 正是基于这种彼此联系、相互统一的历史、理论和实践逻辑,以“人民为中心”思想围绕“人民”“发展”“目标”“初心”的观点论述及其方法建构,蕴含着丰富的历史依据。可以说,“以人民为中心”思想既与中华农耕文明的历史积淀息息相关,也是传统民本思想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的当代塑造。正是从传统民本思想及其两千余年嬗变的文化土壤中,“以人民为中心”思想汲取了历史性的经验和教训,实现了对传统民本思想的传承与超越。一、中国传统民本思想的历史嬗变及其特质 “人民”一词在古代典籍中极少出现,在传 统中国文化中,“人”“民”最初并不是以概念完全重合的叠义词的形式出现,而是存在显著差别,甚至相互对立。概言之,“人”“民”的意义改写、挪移及共谋经历了漫长复杂的演进过程。在西周末年的“国人暴动”中,虽然人有生活在京畿地区的“国人”和封邦建国的“野人” 的不同称谓,但是在整个奴隶社会,人始终意指人身自由的平民。“民,众萌也。”在金文中,“民”的义训为暝,为盲,最初构造是一把锥子剌进眼睛而失去了瞳子的形象。[2](p.114)相较“人”所代称的非奴隶身份的自由民,“民”则是挖去眼睛的终生奴隶。直到商代,鉴于夏桀覆亡的历史教训,商的统治者盘庚提到“古我前后,罔不为民之承保”。亲历武王伐纣中牧野倒戈的周公进一步提出“以民情视天命”,创造性地将民和天子的命运相连。但此时,诸如“民为邦本,邦本固宁”“罔不为民之承保”的保民、重民话语更多是一种思想的火花。即使在奴隶社会晚期,“民”依然带有贫贱恶意,如《论语·季世》说“: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直到春秋战国时期,传统井田公社和奴隶主阶级日趋式微,地主阶级兴起,民在军事和 ∗本文系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研究阐释党的十九大精神”系列课题“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研究” [2018XAA007]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吴海江,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徐伟轩,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硕士研究生。 --38 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2018年第7期 生产中的作用充分显现,诸多政治改革家打破传统世卿世禄制度,推行奖励耕织、军功授爵的重民政策。同时,诸子百家也在争鸣中提出诸多重民、保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