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论20世纪中国学术研究的转型(下)

作者:王长华;李笑岩; 刊名:名作欣赏 上传者:周纲

【摘要】回顾20世纪中国学术由旧学转型为新学的过程,经历了批判、解构、亵渎,也经历了无知和全民狂欢。现在有必要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消解和解构能否成为一种价值?历史的经验是,没有明确价值指向的学术研究不是正常的、健康的学术研究。走出困惑,以建构代替解构,以建设的心态面对未来。

全文阅读

三、经学价值系统的解构与新建前文说到,20世纪初的一代文化名人、大师,是首当攻击经学的一批人。他们对孔子、经学和传统文化的批判,有一套价值消解的观念和方法。这其中经历了一系列的论争,包括科举与学校、新学与旧学、打倒孔家店、整理“国故”、问题与主义、科学与玄学等。经过这些争斗与讨论,几千年建构的经学价值系统终于化神奇为腐朽。以下从三个方面简要叙述之。1.降经学为史学在中国古代的很多领域里,排座次一直都是很重要的。谁排第一,谁排第二,这个千万马虎不得。不仅人的排序重要,连我们今天所说的国学中的经、史、子、集也注重排序,其实这样的排序也是一个价值序列,价值大的在前,价值小的在后。但是,在近代,经学排名第一的身份受到了严峻挑战,随着章学诚提出“《六经》皆史”,到章太炎将经视同为史,经学的地位已经变得岌岌可危。章学诚说:“《六经》皆史也。古人不著书,古人未尝离事而言理,《六经》皆先王之政典也。”这个观点的提出是有背景的,主要是针对乾嘉诸老埋首于故纸堆中做知识学问,做死学问,忘却经学之宗旨而提出来的,其本意并不在贬抑经学,抬高史学,而是强调对经学“随时撰述”,发明经义。发明经义对传承中华文化核心价值具有巨大意义,这也是上文说到的经学历史久远、绵延悠长的原因所在。章学诚初衷虽然如此,但他这个“《六经》皆史”观点的影响,却和他的初衷南辕北辙。此后,章太炎则提出“夷经为史”(陈碧生《经学的瓦解》 对此论之甚详)却大大减损了经学的地位和尊严。的最早倡导者和实践者。鲁迅说他“很浅,也很行”。章太炎是鲁迅先生的老师,戊戌变法时的著名但在狂飙突进的“五四”时代,胡适却是一位排在人物,是思想家、革命家,辛亥革命的重要代表,也最前一排的提倡“民主与科学”的著名斗士。是20世纪著名的学术大师、国学大师。章太炎是尊胡适十九岁考取庚子赔款留学美国哥伦比亚大信古文经学的,特别是尊信汉代著名古文经学家刘学。留学美国这个背景对了解胡适非常重要。胡适歆。话题也正是从说刘歆开始的。章太炎认为,《汉是中学毕业就出国留美的,他的导师是著名的实用书·艺文志》是班固抄刘歆《七略》而成的。在照主义哲学家杜威。留学归国之后就进了北京大学,搬刘歆《七略》的《汉书·艺文志》中,班固是把《史记》做了北大教授。从他的这个出身看,他的知识体系附在了《春秋》之后的,《史记》是史,《春秋》是经,基本就是西学。所以,他1917年回国之后就大力提《七略》把两者放在一起,由此章太炎认为,在汉代倡白话文,主张思想解放、个性自由,这种东西明显原本是“经”“史”不分的。也就是说,从一开始“,经”与旧学不同,而这正是“五四”前夜那个狂飙突进就是“史”,“史”就是“经”。他说:的时代所需要的。与胡适所受的一整套西学训练有《尚书》《春秋》固然是史,《诗经》也记王朝关,一开始,他就把中国传统学术称为“国故”。国列国的政治,《礼》《乐》都是周朝的法制,这不故是什么?胡适说:“‘故’字的意思可释为‘死亡’是史,又是什么东西?……古人的史,范围很大,或‘过去’。”从西方科学、西方现代化的角度看问和近来的史部有点不同……所以汉朝刘歆作《七题,20世纪初叶的“中国”从整体上已经成为一个略》,一切记事的史,都归入《春秋》家。可见经不“现代”的古董。如果从整体上把“中国”称为“历外并没有史,经就是古人的史。(《经的大意》)史”,传统国学整体上就只能成为史料了,史料是没把经、史合一,说“经”就是“史”。章太炎不有思想没有灵魂的,史料化之后的中国学术研究,那是要提高“史”的地位,而是要降低“经”的地位。自然就成了用西方思想方法对一个已死文明的解剖此后他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