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宋词中芍药意象的审美意蕴

作者:徐利英;黄珊琴 刊名:山花 上传者:孔凡翠

【摘要】芍药花作为一种意象符号,最早见于《诗经·郑风·溱洧》:"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古代男女交往,以芍药相赠表达结情之约或惜别之情.进入魏晋南北朝时期,芍药以其绰约风姿引起文人关注,晋代傅统之妻的《芍药花颂》云:"晔晔芍药,植此前庭.……光譬朝日,色艳芙蕖,嫒人是采,以厕金翠.发此妖容,增此妖媚.惜昔风人,抗兹荣华."到唐宋时期,文人不仅关注芍药的外部特征,更多的是将芍药与内在情感及生命体悟相结合,赋予芍药人格化的魅力.如柳宗元《戏题阶前芍药》:"凡卉与时谢,妍华丽兹晨.欹红醉浓露,窈窕留馀春.孤赏白日暮,暄风动摇频.夜窗蔼芳气,幽卧知相亲.愿致溱洧赠,悠悠南国人."这首诗中,诗人不仅欣赏芍药花姿的娇妍美丽,更重要的是芍药不与普通春花一同凋谢的孤傲气质引起诗人情感的共鸣.在全宋词中,涉及芍药意象的词作近百篇,词人从内心情感出发,将芍药的风姿与神韵刻画得淋漓尽致.

全文阅读

美的历程.鹚!.!:1 2‘.曼⋯⋯⋯⋯.试论宋词中芍药意象的审美意蕴徐利英黄珊琴 芍药花作为一种意象符号,最早见于《诗经·郑风·溱洧》:“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古代男女交往,以芍药相赠表达结情之约或惜别之情。进入魏晋南北朝时期,芍药以其绰约风姿引起文人关注,晋代傅统之妻的《芍药花颂》云:“晔哗芍药,植此前庭。⋯⋯光譬朝日,色艳芙蕖,媛人是采,以厕金翠。发此妖容,增此妖媚。惜昔风人,抗兹荣华。”到唐宋时期,文人不仅关注芍药的外部特征,更多的是将芍药与内在情感及生命体悟相结合,赋予芍药人格化的魅力。如柳宗元《戏题阶前芍药》:“凡卉与时谢,妍华丽兹晨。欹红醉浓露,窈窕留馀春。孤赏白日。暮,暄风动摇频。夜窗蔼芳气,幽卧知相亲。愿致溱洧赠.悠悠南国人。”这首诗中,诗人不仅欣赏芍药花姿的娇妍美丽,更重要的是芍药不与普通春花一同凋谢的孤傲气质引起诗人情感的共鸣。在全宋词中,涉及芍药意象的词作近百篇,词人从内心情感出发,将芍药的风姿与神韵刻画得淋漓尽致。 有情芍药含春泪 芍药盛开时,色彩艳丽,风姿绰约,香气袭人,尤其是雨后芍药花的姿态更能引起词人的共鸣。秦观《春日》云:“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所表现的正是雨后春景中的芍药。雨后庭院,晨雾薄笼,碧瓦晶莹,春光明媚:芍药带雨含泪,脉脉含情,蔷薇静卧枝蔓,娇艳妩媚。暮春多雨,芍药的娇羞妩媚,~旦被失落感伤的词人发现,带来一种异样的情绪。如: 金风钩·同前送春 晁补之春辞我向何处,怪革革,夜来风雨。一簪华发,少欢烧恨,无计殆春且住。 春回常恨手无路,试向我,小园徐步。一阑红药,倚风含露。春自未曾归去。 这首词上片着力描写留春无计的遗憾,下片写觅春而得的欣慰之情,芍药是词人情绪转折的关键景致。在寻春无路、年华老去的惆怅中,词人缓步来到自家的小花园中,吸引目光的是栏杆旁倚风含露的红色芍药花。那临风摇曳含露而开的芍药花,不正是极富情趣的春天的象征吗?不也正是词人理想、希望、事业等内心追求的写照吗?一种欣慰之情油然而生,同时对春天、对生命的留恋之情也随之涌上心头。 自《诗经·郑风·溱洧》开始,芍药花如同西方的玫瑰花一样成为见证美好爱情的信物,饱含曾经美好时光的芍药花总能勾起词人美好的回忆。如: 解连环 周邦彦 怨怀无托,嗟情人断绝,信音辽邈。信妙手、能解连环,似风散雨收,雾轻云薄。燕子楼空,暗尘锁、一床弦索。想移根换叶。尽是旧时,手种红药。 汀洲渐生杜若,料舟依岸曲,人在天角。谩记得,当日 音书,把闲语闲言,待总烧却。水驿春回,望寄我、江南梅萼。拼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 此词以曲折细腻的笔触,婉转反复地抒写了词人对于昔日情人无限缱绻的相思之情。红药即芍药,是寄托了无限情感的见证。在乐器生尘、人去楼空的萧瑟场景中,鲜艳绽放的红色芍药花让词人追忆起曾经的旧事旧情, “燕子楼空” 暗寓往昔缠绵之情已随人去,借用苏轼《永遇乐》词“燕子楼空,佳人何在”句意,以抒写此情只待成追忆之感。佳人己去,音信杳无,无奈中只能花前醉洒,黯然落泪。 以芍药抒写伤春惜春之情的词又如: 陌上风光浓处,红药一番经雨。把酒绕芳丛,花解语。劝春住,莫教容易去。(李弥逊《十样花》) 盟鹅怨花残,谁道春闲。多情红药待君看,浓澹晓妆新意态,独占西园。(韩元吉《浪淘沙》) 独倚红药栏边,伤春甚情绪。若取留春,欲去去何处。也知春亦多情,依依欲住。(张涅《祝英台近》) 人间花老,天涯春去,扬州别是风光。红药万株,佳名千种,天然浩态狂香。(晁补之《望海潮》) 暮春时节,百花凋谢,独有芍药艳丽绽放,成为春天最后的一抹亮丽色彩,多情易感的词人在欣赏芍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