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文化与乡土史诗的影像符号解读——文化传播视域下的电影《白鹿原》

作者:高盛楠 刊名:新闻窗 上传者:唐胜睦

【摘要】王全安团队精工细作了7年将民族史诗般的小说《白鹿原》搬上了银幕,电影公映后受到了广泛的关注,但却饱受争议,褒贬不一。白鹿和朱先生这两个核心意向的缺失,让对《白鹿原》饱含期待的读者慨叹《白鹿原》丢了核心和灵魂,观众也并不为田小娥的大篇幅情感戏而买单。诚然,白鹿和朱先生是原著不可或缺的亮点。朱先生作为关中大儒,修建书院、劝退清兵、编撰乡约、赈济灾民、发表抗日宣言、救赎人性,不动声色地规约着白鹿

全文阅读

王全安团队精工细作了7年将民族史诗般的小说《白鹿原》搬上了银幕,电影公映后受到了广泛的关注,但却饱受争议,褒贬不一。白鹿和朱先生这两个核心意向的缺失,让对《白鹿原》饱含期待的读者慨叹《白鹿原》丢了核心和灵魂,观众也并不为田小娥的大篇幅情感戏而买单。诚然,白鹿和朱先生是原著不可或缺的亮点。朱先生作为关中大儒,修建书院、劝退清兵、编撰乡约、赈济灾民、发表抗日宣言、救赎人性,不动声色地规约着白鹿原的生存走向,陈忠实先生自己也说“《白鹿原》的创作欲念刚刚萌生,第一个浮现在我眼前的人物,便是朱先生”。少了朱先生的电影,就少了一种精神支撑。白鹿这一神秘的意象,是“天人合一”的关照,是对生存命运与福祸安危的隐喻和象征。在小说原著中,白鹿在白嘉轩心中是吉兆,在白灵兆鹏革命青年心中是神圣和理想,在百姓心中是幸福、善、美的物化形态。这一核心意象的缺失让电影少了神秘感,丢失了白鹿精魂。电影结构的不完整, 核心意象的缺失是电影显而易见的缺作为精神文化的心理层次。本文的文憾之处。化符号分类也以此为依据,即器物层但是有不少观众把电影视为“田次的关中文化符号,组织制度层次的小娥正传”,并以商业价值遮蔽艺术审关中文化符号,精神和意识形态层次美价值和文化历史价值,笔者认为这的关中文化符号。文章通过这些关中是非常不妥当的,完全是一种误读。单文化符号的解读来阐释电影《白鹿原》纯以叙事和结构的角度来批评这部电的关中地域特色及文化内涵。影是偏颇的。小说的历史跨度是从清一、器物层次的符号麦田、祠朝灭亡至新中国成立,以白、鹿两个家堂、牌坊和戏台的文化阐释族的秘史来映射了中国半个世纪的动(一)麦田本源、生命力、农耕荡历史。而公映版电影作品的历史跨文明度是从1912年临时政府成立至1938电影中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意象符年日军攻入白鹿原。虽然时间跨度不号就是麦田。以金黄摇曳的麦浪开篇,一样,内容篇幅不一致,但内核同样都同样以之结尾。一望无垠的金色麦浪,是对关中农民生存方式的一种描绘,如油画般祥和宁静,又暗藏波涛汹涌。通过其生活形态来透视凝结在关中农正如白鹿原,农民在表面沉默的耕耘民身上的生存追求和文化精神。电影中,暗藏了搅风雪般的革命斗争,麦田并非以田小娥的视角展开叙事,而是的波动下隐藏了辛亥革命、国民革命、以土地的视角展开主线,皇粮被抢、保抗日战争的波动。王全安在说自己拍障所成立、抗粮斗争、乌鸦兵强收军电影的初衷时表示“麦子象征着富庶,粮、成立农会、搅风雪运动等等始终是丰厚,各种各样的行走在上面的人、各围绕土地展开。与其说电影是“田小娥种力量、各种事情都要从上面拿东西正传”不如说是“白鹿原前传”更为恰的。”所以他的电影从麦田开始,麦田切。是关中人生存的依靠,是所有故事的电影《白鹿原》从对关中地域文化本源。春种秋收,一茬一茬的麦子是关和乡土史诗的观照上来讲,电影是成中农民顽强生命力的象征,也是黄土功的,它有浓郁的关中文化特质。“文地上的人民世世代代苦难生活的缩化总是体现为各种各样的符号,文化影。李继凯评论秦地小说的特质时曾的创造在某种程度上说就是符号的创说“秦地小说总整体上呈现出明显的造,它的基本功能在于表征。所谓文地域特征:土气、大气和刚气土得化,究其本质是借助符号来传达意义掉渣,大得雄奇,刚的凝重”大片麦田的人类行为”。电影白鹿原的成功正的四季景观赋予了电影浑厚的土气、是在于它通过塑造多个层次的表征符瑰丽的大气、恢弘的刚气,使之与小说号,形象阐释了传统文化的内核和地气质吻合。导演浓墨重彩地渲染这个域文化的特色。庞朴认为文化有三层,符号展示给我们的是久远的农耕文即物质、制度和精神。外层是作为物明。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