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工伤保险的社会保险属性

作者:任宪华 刊名:中国劳动 上传者:夏宏泉

【摘要】由于理论研究滞后、渐进式立法等因素影响,工伤保险保障范围明显受到劳动法相关理论和制度的强力制约。本应纳入保障范围的人员,受劳动法上劳动关系制约未予保护;本应通过行政程序即可解决的事实争议,要先进行劳动争议之民事程序,后接行政程序,甚至再接民事程序;本要透过保险法律关系体现社会保险属性,权利人身份却至今未明。滞后的理论不能发挥相应指导作用,必须依据工伤保险的社会保险属性进行调整;要明确其社会风险理论基础、承认其雇员认定要件和扩张其保护客体等,彰显其社会保险属性后,再通过保险人、被保险人、保护情形和因果关系等要件的矫正,对工伤保险相关制度进行相关的废、改、立。

全文阅读

保障范围体现着具体制度的保障能力、社会价值属性和生命力的强弱。工伤保险作为我国社会保险法定类型之一,恰恰在覆盖范围、保障能力方面遇到障碍。本文认为,根本原因是工伤保险的社会保险属性未得凸显,导致“中国大陆之工伤保险制度,实际上是半社会保险半雇主强制责任的混合体状态未及彻底改变。”目前,各国工伤保险类型不统一,工伤保险是称工伤社会保险还是包含工伤社会保险和工伤商业保险以及雇主自我保险有争议。本文讨论仅限工伤社会保险范畴。社会保障法与劳动法相互关系争议理论界对社会保障法与劳动法的关系看法不一,影响了工伤保障范围。“劳动关系广义说”认为,劳动关系包含了保障福利内容;“劳动法调整对象广义说”认为,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相互交叉;“社会保障法调整对象广义说”认为,劳动法从属于社会保障法;“社会保障法独立说”认为,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是相互独立、相互并列的两个法律部门,二者在一定阶段交叉仅仅是我国渐进立法的原因,而不是常态,社会保障法包括社会救济法、社会保险法和社会福利法三个层次。《社会保险法》的实施,从而使工伤保险与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并驾齐驱。社会保险“已突破劳动保险的局限”、“无论国民……是否属于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者,都应当成为社会保险的对象”、“社会保险的覆盖范围已突破劳动关系的外延”。工伤保险作为社会保险的一种,其覆盖范围就体现出明显的突破劳动法上劳动关系范围以及处理程序上隐含以行政程序为主等特征。但目前立法与之正相反,《劳动法》第九章并未修改,工伤保险的社会保险地位至今未实质落实,因此,有必要从劳动关系、理论基础、权利主体和保护客体四个方面进一步明晰工伤保险的社会保险属性工伤社会保险的重要性,以理论统一完成“与具体制度……相应的通达”。实践中属性冲突问题严重承认工伤保险脱离劳动法律独立,劳动关系仍以劳动法律为前提《社会保险法》实施后,《劳动法》第九章规定的“社会保险和福利”未变。这或许出于“不使劳动者的保障出现真空,我国采取了先立后废,此消彼长的做法”之缘故。但劳动法上的劳动关系含义并未在《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中得以明确。关于什么是劳动关系以及与其密切联系的其他社会关系,它们的范围如何界定等,立法实践和法理认识都不尽一致。作为劳动法调整的劳动关系是狭义的劳动关系,指“劳动法只调整特定范围的劳动关系”,也即是说,并非全部劳动关系都在劳动法调整范围。以上述界定为前提,工伤保险性质是劳动保险,保障范围远远未达到社会保险覆盖范围。突出表现在:一是通过限定用人单位范围来限定劳动者享受工伤保险的范围。二是将工伤劳动关系事实争议作为劳动法律争议,通过劳动仲裁机构或劳动行政机关审定的,才可以纳入工伤认定。行政与司法规定不一,劳动关系争议前置与否有冲突有研究指出,工伤认定中的劳动关系争议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事实争议,仅对提出事实的真与假进行行政16CHINALABOR判断;另一种是法律争议,对如何适用法律存有争议。尽管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在2009行他字第12号答复中明确,劳动行政部门在工伤认定程序中具有认定劳动关系职权,但该答复并不符合司法解释特征,各地法院的判决亦相互对立。例如,济南中院在济南多彩制衣有限公司不服工伤认定一案中,对工伤认定部门确认劳动关系职权予以支持。而临沂市中院根据《民事案件案由的规定(试行)》和鲁劳社函2005135号文,对工伤认定部门的劳动关系确认行为不予支持。行政部门与司法部门对个别情形“劳动关系”的理解亦相互冲突。例如,对承包单位与被分包、转包项目劳动者是否存在劳动关系问题,人社部发201334号文第七条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