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有观点有态度的媒体——传统电视新闻提升舆论引导力的探索

作者:步永忠;梁军 刊名:新闻研究导刊 上传者:李峰

【摘要】新媒体时代,独家报道越来越难以获得。面对网络和新媒体的激烈竞争,传统电视新闻节目必须实现转型,通过议程设置、言论、新闻评论员等方式,打造有观点有态度的媒体,从而在喧哗的舆论场中把握话语权,发挥主流媒体的舆论引导功能。另一方面,强化媒体立场并不意味着观念先行,而是要遵循新闻报道的客观规律,让观点和态度从报道中自然而然流露出来,这样的舆论引导才有说服力。

全文阅读

社交媒体的蓬勃发展正在深刻改变着传播秩序,使得信息的传播管道剧增,新闻不再稀缺。传统媒体不仅越来越难以获得独家报道,而且在时效性上还常常落后于社交媒体。网络和新媒体率先报料,传统媒体随后跟进,正在成为新闻报道的常态。但主流媒体跟进之后做什么?笔者以为,除了必须进行深度报道外,还需在媒体观点和态度的呈现上下功夫,即通过为受众提供有立场的新闻把握话语权。这对于肩负整合和引导舆论重任的主流媒体来说尤为重要。在新的传播语境下,包括电视在内的传统主流媒体不仅要时刻“在场”,更要勇于“发声”。只有努力介入新闻的解释权之争,传统电视新闻节目才能在日益复杂的舆论场中拥有一席之地,进而成为具有较强舆论引导力的“意见领袖”。一、新媒体时代“内容为王”面临挑战相对于网络和新媒体,传统媒体在信息发现能力、传播的时效性、内容的原生态和新鲜度等方面常常稍逊一筹。尤其在突发事件初起时的报道中,传统媒体已经很难与社交媒体相抗衡。2013年,在美国波士顿爆炸案、四川芦山地震这两起重大突发事件的传播过程中,社交媒体的表现惊人相似。几乎在波士顿爆炸案发生的同时,大量现场图片、视频和文字描述就出现在Twitter、YouTube等社交媒体上,甚至成为警方破案的线索。而在四川芦山地震发生的一两分钟内,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上就出现了现场房屋倒塌、人们户外避震的图片。在手机无法接通的震区,仍然保持畅通的微信发挥了传递信息甚至组织动员的作用。正如论者所指出 央视《新闻联播》曹家巷拆迁 的,社交媒体在突发事件中的表现说明,“社交媒体正借助科技与硬件上的革命性进步,发挥着在时空中无缝对接的优势,重新阐释着传播学。”[1]在这样一个“人人都是记者”的年代,众多普通网民使用社交媒体随时发布所见所闻,而社交媒体基于关系链的分享功能又带来了几何级增长的传播与扩散效果,这使得突发事件能够借助无远弗界的网络迅速传遍世界每一个角落。但传播的即时性、多管道也使得新闻内容呈现同质化。媒体垄断新闻资源、获得独家报道变得越来越难。具体到电视媒体,网络技术和新媒体的发展使得视频新闻不再是电视媒体的专利。YouTube、优酷等专业视频分享网站内容细分,鲜活的原创内容越来越多,并大举入驻移动终端。而在移动终端上,平面媒体APP也可以借助网络和数字技术传播、分享视频。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则通过视频链接、微电视、微电台等,呈现出全媒体特点。在社交媒体的触角深入社会生活各个角落的今天,即便是电视这样曾经的“元媒介”,试图通过首发独家报道而赢得受众注意也不太容易了。Web2.0时代各类社交媒体的出现极大地丰富了传播的内涵,但另一方面也营造出了众声喧哗的语境和碎片化阅读的后果,客观上导致了舆论场的分裂。在改革进入深水区、“中国梦”正成为官方和民众诉求的中国当下,主流媒体被赋予了越来越多的引导舆论、建构舆论场的功能。但在舆论多元甚至时常分裂的传播语境下,主流媒体的舆论引导常常陷入力不从心的尴尬。独有内容越来越稀缺、视频生产和传播平台越来越丰富,传统电视新闻节目要做强传播力、提升舆论引导力,惟有对传统的“内容为王”策略作出调整,即在继续推进深度报道的同时,主动设置议程并以独家观点诠释新闻,做有观点有态度的媒体,以鲜明立场吸引受众。二、从“内容为王”到做有观点的新闻其实,为受众提供立场鲜明的新闻、打造有观点有态度的媒体是一些国际主流媒体的一贯做法。英国的《经济学人》之所以长盛不衰,就是因为它长期以来为一批高收入、富有独立见解和批判精神的社会精英提供观点清晰、不可替代的新闻。为应对新媒体时代的海量碎片,美国三大电视台将直播报道减少三成,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