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主观幸福感与父母教养方式的关系研究

作者:程小红 刊名:河南科技学院学报 上传者:毕尚鹏

【摘要】通过调查大学生主观幸福感及其父母教养方式,探讨大学生的主观幸福感(SWB)与其父母教养方式的关系。调查结果表明:1.大学生的主观幸福感在中等程度以上;2.男女大学生在生活满意度方面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3.男生在父亲惩罚、严厉(FF2)因子上得分显著高于女生;4.男生SWB与父母教养方式中母亲的拒绝、否认(MF3)因子、惩罚、严厉(MF4)因子高度负相关;女生SWB与父母教养方式中母亲的情感温暖、理解(MF1)因子显著正相关。结论:大学生主观幸福感与其感受到的母亲情感温暖、理解存在显著正相关,与母亲拒绝、否认及严厉、惩罚呈显著负相关。

全文阅读

人类的一切活动不仅是为了让自身得以生存,其最终目的是享有更好的生活。对生活的良好评价是幸福人生的重要组成内容。主观幸福感是评价者个人对其生活质量的整体评估,它是反映某一社会中个体生活质量的重要心理学参数。大学生正处于人生发展的关键阶段。在客观物质生活条件越来越好的今天,被誉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他们所体验到的主观幸福感程度如何?是什么因素影响着大学生的幸福感?家庭是孩子成长的摇篮,那么家庭因素中重要的一项父母教养方式是否对子女的幸福程度有影响?大学生该怎样提高自己的主观幸福感,以促进心理健康成长?针对这些问题,笔者进行了相关调查研究。一、研究方案(一)研究工具1.幸福感指数量表该量表用于测查受试者目前所体验到的幸福程度,包括总体情感指数量表和生活满意度问卷。前者由8个项目组成,它们从不同的角度描述了情感的内涵;后者仅有一项。每个项目均为7级计分,计算总分时将总体情感指数表之平均得分与生活满意度问卷的得分(权重为1.1)相加。其范围在2.1(最不幸福)和14.7(最幸福)之间。总体情感指数与生活满意度的一致性为0.55。总体情感指数与另一种幸福感测查的相关性为0.52[1]。2.父母养育方式评价量表(EMBU)该量表是1980年由瑞典Umea大学精神医学系的C.Perris等人共同编制的,国内岳冬梅等人对其进行了修订。量表中父亲教养方式包括“情感温暖、理解”“惩罚、严厉”“过分干涉”“偏爱被试”“拒绝、否认”“过度保护”(FF1-FF6)6个主因素;母亲教养方式包括“情感温暖、理解”“过分干涉、过分保护”“拒绝、否认”“惩罚、严厉”“偏爱被试”(MF1-MF5)等5个主因素[2]。(二)研究对象采用整体随机取样法,选取新乡市3所大学的大一、大二和大三3个年级的学生为被试,有效被试共265名,其中男生131名,女生134名。(三)评定方法使用SPSS11.5对样本进行相关分析、差异显著性检验等。二、研究结果(一)男女生主观幸福感的差异结果显示,大学生幸福感指数的平均数为10.922.07,男女生的幸福感指数无显著差异,不过,在生活满意度方面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p<0.05)。96表1大学生幸福感的性别差异(MSD)项目男(n=131)女(n=134)tTotal(n=265)总体情感指数2.481.033.121.200.785.220.97生活满意度6.071.135.371.322.28*5.701.26幸福感指数11.381.9410.502.131.7510.922.07注:*P<0.05,**P<0.01,***P<0.001。下同(二)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的特点结果显示:被试大学生在父母亲“情感温暖、理解”(FF1)因子、“拒绝、否认”(FF4、MF3)因子上得分较高,在父母亲“过分干涉”(FF3、MF2)、过度保护(FF5)因子上得分较低。表2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总体得分描述(MSD)因子FF1FF2FF3FF4FF5MF1MF2MF3MF4M54.2315.0220.388.4810.6558.9735.4712.1711.8SD8.293.242.972.332.487.575.183.442.83(三)父母教养方式的性别差异采用t检验,对不同性别被试在父母教养方式各因子上的得分进行了平均数比较,结果显示,男生在父亲惩罚、严厉(FF2)因子上的得分显著高于女生。男生在父母亲的“情感温暖、理解”(FF1、MF1)因子、“父亲的过度保护”(FF5)因子、母亲的“过分干涉、过分保护”(MF2)因子上的得分略低于女生,但没有达到显著水平;在父亲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