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工业革命与前两次工业革命有何不同——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经济学院杨虎涛教授访谈录

作者:李雪 刊名:经济师 上传者:吴至琴

【摘要】自美国未来预测大师杰里米·里夫金在2011年出版《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和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编辑保罗·麦基里在2012年4月发表《制造和创新:第三次工业革命》一文以来,"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一概念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那么,作为一次技术革命浪潮,第三次工业革命不同于前两次工业革命的关键特征体现在哪些地方?哪些产业将为此次革命提供关键要素和动力?第三次工业革命所对应的技术经济范式特征是什么?新技术范式的更新是否即将来临?其转换的制约因素又有哪些?面对这一系列的问题,本刊记者在"全国高校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研讨会第27次年会"上听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经济学院杨虎涛教授的发言,请他与我们一起对"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一主题进行深入探讨。现将他的发言择要整理,以访谈形式刊发,以飨读者。

全文阅读

记者:“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个概念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陌生。自2011年美国未来预测大师杰里米.里夫金出版《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和2012年4月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编辑保罗?麦基里发表《制造和创新:第三次工业革命》一文后,“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一概念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类似题材的著作,如詹姆斯?穆迪和比安卡?诺格拉迪的《第六次浪潮》、胡迪?利普森、梅尔芭*库曼的《3D打印:从想象到现实》、维克托?迈尔一^恩伯格和肯尼思?库克耶的《大数据时代》,约翰‘D?克雷斯勒的《硅星球:微电子学与纳米技术革命》等,都成为年度畅销书。杨教授,在您看来,第三次工业革命意味着什么?它与前两次工业革命有哪些不同?杨虎涛:对于第飞次I:业革命关键特征的界定,我想结合美国未来预测大师杰里米?里夫金的观点来谈。在长波理论和演化经济学的分析中,“第三次L业革命”的术语早巳有之。在弗里曼、苏特和佩雷丝等人的著述中,基本上都是按照技术革命和康德拉季耶夫长波的特征,对二次n业革命的时期进行了如下区分:第一次工业革命(17601850年),以蒸汽机革命为特征;第二次工业革命(1850-1950年),以电力和石油技术革命为特征;第次工业革命(1950年以来),以计算机革命为特征。其中,第一次二业革命又包含了第一次康德拉季耶夫长波 (棉纺、铁和水力时代)和第二次康德拉季耶夫K波(铁路、蒸汽机和机械化时代);第二次I:业革命则包含广第?:次床德拉基耶夫民波(钢铁、重丨:业和电气化时代)和第四次谏德拉基耶夫K波(石油、汽车和大规模生产时代)。在这种划分方法中,屯夫金笔下的第三次I:业革命,实际L是包含了以倍怠通倌技术时代为标志的第五次康德拉基耶夫长波和里夫金所强调的数字化制造、再生能源为代表的第六次康德拉耶夬长波或者说是第六次技术拿命浪潮。?但里夫金以及其他一些卞者(:!)等人坚持使用第X次丨:业哏命而不用第六次技术革命的提法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像“历史学家使用蒸汽时代、电气时代那样,为了描述的更方便"里夫金之所以将能源作为工业革命的判断标忐,是因为a夫金汄为“能源机制塑造了文明的本?,决定f文明的组织结构、商业和贸易成果的分配、政治力W的作用形式,指导社会又系的形成与发展。,事实上>能源的开采、使用、交分配不仅决定广经济生活的本质,也决定JT经济组织和政治组织的形式、功能与目标,这种观点早在里夫金1981年与祺华德合著的《熵,一种新的世界观》一书中就得到7*清晰的表达。在里夫金看来,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关键特征,在于它提供了不同于第一次I:业革命的煤(蒸汽机)和第二次丁.业革命的电力化的新能源体系,即可再生能源。而里夫金所界定的第三次丁业革命的五大支柱也是围绕着能源展开的:(1)向可再生能源转甩;(2)建筑转化为可就地收集与生产可再生能源的微型发电厂;(3)建筑储能;(4)能源共孪网;(5)运输1:只?转向插电式以及燃料电池动力车。里夫金在《第一?:次1:业革命》一|i中的诸多观念,如氢能源*1氢储能问题,在1981的《熵,一种新的肚界观》一书中早已出现;而洱生能源的生产及其共享、新能源机制对商业模式和治理模式的彫响,如经济发展的洲际化、扁平化巧分散化等在《第次I:业革命》一书屮一再强调的理念,在2006年出版的《欧洲梦》一书屮也已强调过气然而,里夫金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书中还是有一个明显的变化,那就是不再孤立强调能源,就是将能源与通信二者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能源+通信的新观念,,并依照能瀕和通信结合的不同方式,建立了对历次.J:业革命的判断标准。里夫金将经济系统类比为生命系统,汄为通位技术类似中枢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