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高等教育综合发展水平评价及区域差异研究

作者:张男星;王纾;孙继红 刊名:教育研究 上传者:秦琦

【摘要】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状况存在明显的区域差异。在参考国内外相关研究基础上建构了包含7个维度的我国高等教育综合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并采用PLS结构方程模型对2010年我国各省份的高等教育综合发展水平进行测量。结果显示,东部省份的高等教育综合发展水平普遍高于中部和西部省份;同时在东、中、西部地区内部,各省份在高等教育综合发展水平上也存在一定的差异。全国31个省份按其高等教育发展特点可以分为5个类型,东部地区的省份在高等教育发展类型上较中部和西部地区呈现出更为多样化的样态。

全文阅读

近年来,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重心已逐渐由规模增长转向质量提高。《教育规划纲要》提出高等教育要继续优化区域布局结构,在资源配置上要向中西部高等教育资源短缺地区倾斜,旨在促进高等教育均衡协调发展,全面提高我国高等教育质量。但由于我国各地区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各地区高等教育发展水平也相应存在一定的差异。为了考察全国不同地区高等教育发展的基本状况和区域差异,推动各地高等教育事业的更好发展,促进高等教育质量的提高,本研究尝试建构衡量我国高等教育综合发展水平的指标体系,以期客观评价全国各省份高等教育综合发展状况和东、中、西部地区的发展差异。一、区域高等教育综合发展水平测量区域高等教育综合发展水平的指标体系是将多种高等教育指标进行系统整合,通过测量高等教育系统中的复杂成分,反映不同地区高等教育发展的状况及程度的测量机制。教育评价指标的设计有两层含义,一是评价教育发展状况,二是描述教育系统的重要特征。因此,采用合适的指标框架构建方式以及选取恰当的评价指标对于区域高等教育综合发展水平的测量至关重要。教育评价28指标体系的建构需要以概念模型或分析框架作为基础,通过将实际资料与理论模式相结合,选择恰当的指标,形成较为完整的评价指标体系。(一)维度设计与指标初选教育评价指标的选取,需要具有良好的信效度和实用性,同时教育指标还应对当前教育问题、政策实施能够提供适时反馈。[1]本研究采取归纳模式和问题模式相结合的概念模型设计方式[2],从我国高等教育发展所处阶段的现实以及当前国家对高等教育发展的宏观政策导向出发,在参考和借鉴国内外已有研究成果基础上,兼顾相关统计数据的准确性和可获得性,从而设计和构建本研究使用的我国高等教育综合发展水平的评价指标体系。本研究拟从7个维度来选取高等教育综合发展水平的测量指标,即整体规模、师资力量、国际化、信息化、社会服务、经费投入、多元参与。其中,整体规模、师资力量以及社会服务这三个维度反映的是地区高等教育发展的基本现状;国际化和信息化程度这两个维度反映的是在当前我国高等教育朝着现代化方向发展的政策要求;经费投入和多元参与这两个维度反映的是各级政府以及社会力量等方面对地区高等教育发展的投入和支持力度。在这7个维度中,整体规模是指地区高等教育机构以及在校生的整体规模,反映了某一地区高等教育的承载能力,是高等教育发展评价中的常规基本指标;师资力量是指地区高等教育教师队伍的“量”和“质”,高素质教师队伍是高等教育质量的重要基础和必要保障;国际化是指地区高等教育系统开展国际交流与合作的程度;信息化是指地区高等教育信息化建设和应用的水平,是我国未来教育发展的重要保障;社会服务是指地区高等教育机构通过培养人才、科学研究、专业咨询以及校企合作等多种途径服务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水平;经费投入是指政府对各省份高等教育发展的财政投入及支持力度,各级政府的经费投入是地方高等教育发展的重要前提和保障;多元参与是指除各级政府对高等教育的经费投入之外,社会力量参与或支持高校办学的状况。本研究所用统计数据来自《中国统计年鉴2010》、《中国教育统计年鉴2010》、《中国教育经费统计年鉴2011》、《中国科技统计年鉴2010》、《全国高校科技统计资料汇编2010》、《全国高校社科统计资料汇编2010》等,民办高校(含独立学院)数量来自于学信网的信息统计。需说明的是,其他未被选入的维度和评价指标并非不重要,而是这些维度往往因为数据可获得性的限制而未能全部涉及。(二)研究方法本研究采用PLS(PartialLeastSquares)结构方程模型对各省份高等教育综合发展水平进行计算,其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