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晏子春秋》书名含义看其文体性质

作者:周云钊;赵东栓 刊名:兰州学刊 上传者:王天怡

【摘要】在《晏子春秋》研究中,对其文体性质的讨论主要集中在它是属子还是属史上,由于《晏子春秋》书名出现甚早,它的含义就带有其成书时代的特征。"晏子"之"子"不是对老师的称呼,应释为"老爷";"晏子春秋"之"春秋"是史书的通称,所指乃"齐春秋",《晏子春秋》为专记"晏老爷史"的史书。由于《晏子春秋》在内容、形式上的特点,在流传过程中,人们更加关注其谏辞问对,至刘向校书,将其按照谏、问、杂分类编排,变成了强调思想性的子书体例,《晏子春秋》变成了"忠谏其君,文章可观,义理可法,皆合《六经》之义"的子书。《汉书·艺文志·诸子略》下儒家首列"晏子",并非《晏子春秋》的简称,而是《晏子》更能体现其子书的性质,从此,《晏子春秋》就以子书的面貌流传于世,直至《四库全书》始还其史书的原貌。

全文阅读

在《晏子春秋》的研究中,对其文体性质的判定,也是一个颇多纷纭的话题,话题主要集中在《晏子春秋》是属子还是属史上。自《七略》将其归入诸子略,视作子书后,《汉书艺文志》《隋书经籍志》《旧唐书经籍志》《新唐书艺文志》《宋史艺文志》《郡斋读书志》等史志著录都将其归入子部;明周子义等辑《子汇》,收唐以前子书二十四种,其中有《晏子春秋》二卷,后之《诸子汇函》《百子全书》《二十二子》《诸子集成》《新编诸子集成》等汇编诸子的丛书亦将《晏子春秋》作为子书收入;在诸子之学的发展历程中,尤其是清代以降,治子学者如孙星衍、章太炎、钱穆、蒋伯潜等学者皆将《晏子春秋》纳入诸子学的研究范围,直到现在,诸子学研究的专著中依然留有《晏子春秋》的一席之地,如郭齐勇、吴根友二先生撰写的《诸子学志》称晏子为“广义的早期儒家”。黄卓明先生的《诸子学》辟专章讨论晏子的思想体系等。而《四库全书》则将《晏子春秋》视作史书,由子部改隶史部传记类,后之《书目答问》《四部丛刊》亦将之归于史部,当代学人或论其传记文学品格,或证其历史人物传记的著作属性,其观点与《四库全书》是一脉相承的。另外,也有学者将其看作“接近历史小说的散文作品”、“我国最早的一部短篇小说集”、“最早的人物传说故事集”等,上述说法虽有一定道理,但并没有改变《晏子春秋》属子还是属史问题的格局。由于中国目录学并不仅仅是形式上的部次甲乙的图书分类,它还有“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的作用,因此,要准确评价《晏子春秋》在学术史、文学史上的地位,就有必要对其文体性质作进一步的讨论。笔者拟从《晏子春秋》书名含义的考察入手,讨论其最初的史书性质以及其后由史到子的变迁。96之所以从书名入手,是因为在习惯了子、史分类的我们看来,《晏子春秋》确实让人感到很奇怪。从字面上说,“晏子”与“孟子”、“荀子”等一样,是子书之名;“春秋”是史书之称,二者分别命名相应的书籍,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将它们合在一起,成为一部书的名字,就成了“子史合璧的‘四不象’”了[1]。我们知道,《晏子春秋》这一书名出现甚早,“《晏子》名《春秋》,见于史迁、《孔丛》子顺说及《风俗通》。”[2]《风俗通义》成书于刘向校书之后,文章不讨论。子顺为孔子八世孙,名斌,曾为魏安釐王相,他的话是对魏齐说的:“子顺曰:‘无伤也,鲁之史记曰《春秋》,经因以为名焉,又晏子之书亦曰《春秋》。’”[3]司马迁说的就更明确了:“吾读……《晏子春秋》,详哉其言之也。”[4]据此我们可以判断,从战国到汉代,晏子之书就是以《晏子春秋》的名称流传的。早在刘向校书之前,它就已经存在,换句话说,它不像《战国策》那样是刘向校书后斟酌拟定的,这样,它名字的含义就可能不像我们通常理解的那样。一、“晏子”之“子”非“诸子”之“子”“晏子”之所以被认为是子书之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恐怕是我们仅仅从“古人称师曰子”的含义上去理解“晏子”之“子”,如《论语学而》:“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邢疏:“‘子’者,古人称师曰子。……此言‘子’者,谓孔子也。”[5]“子”作为对老师的称呼,是“私学”产生以后的事。西周时期“学在官府”,官师合一、政教合一,官吏既负行政职责,亦担教师之任,官名即是师称[6]。春秋时,“天子失官,学在四夷”[7],官学废弛,典籍扩散,文化下移,私学产生,日渐繁盛。孔子是最早聚徒讲学的那一群人中的杰出代表,“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8],办学规模大,弟子数量多,培养了大批具有杰出才干的人才。孔门弟子记述他们老师的言论,或者当面称呼老师,都是称“子”。孔门弟子还以“夫子”称老师,如《论语子罕》:“颜渊喟然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