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我国国际私法中的弱者利益保护

作者:张鑫月 刊名:知识经济 上传者:陆向前

【摘要】现今社会,国际交往日益频繁,涉外民商事法律关系日趋复杂,有关弱者利益保护的问题逐渐为各国立法和实践所重视,我国在该方面也有了一定的成就和经验,但仍有些许不足,本文就这些不足提出了完善建议。

全文阅读

一、国际私法中“弱者”的概述(一)国际私法中“弱者”的定义我国国际私法中对弱者还没有明确的定义,国际私法学界多数学者认为弱者是指在涉外民商事法律关系中处于不利或弱势的一方当事人,它具有相对性,“弱者”身份不是一成不变的,在不同的法律关系中,同一主体可能会承担着不同的角色,比如说一个人,他可能是一个消费者,也可能是收养人,所以对于该身份的判断,一定要放在具体的法律关系中考量。(二)、国际私法中有关弱者利益保护的法理基础传统的国际私法追求形式正义,要求相同的案件得到相同的对待,强调法律适用的普遍性,以实现法律适用的确定性和可预见性。这种做法并不考虑个体差异,20世纪的冲突法革命,也使人们逐渐认识到,这种机械的法律适用方式,并不符合法律对正义的追求,法律不应只关注形式正义,更应该注重实质正义,即对不同的主体进行区别对待,在制定法律时对弱者进行倾斜性保护,以实现个案正义。弱者利益保护,就是在国际私法由形式正义向实质正义转变的背景下逐渐发展起来的。二、我国国际私法对弱者利益保护的规定及不足之处我国国际私法对弱者利益的保护主要体现在《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中,《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对弱者利益的保护进行了较为系统的规定,在总则中,以最密切联系原则和直接适用的法律对弱者利益进行保护;在分则中,对弱者利益的保护,主要体现在涉外婚姻家庭、涉外合同和涉外侵权中。与之前的法律相比,《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的保护范围更广,同时加入了有利于原则,有限的意思自治,设定多个连接点,改善了之前法律保护范围过窄的局面。虽然其规定有很多进步,但是仍有些许不足,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一)、对弱者的概念规定模糊我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并未对弱者的定义作出明确规定,什么是弱者?如何判断和识别弱者?这使得国际私法无法充分的保护弱者。(二)、弱者保护范围相对狭窄对弱者概念界定不清的同时使得对弱者的范围难以准确判断,此外法律适用法仅在涉外扶养、监护、父母子女人身和财产关系、涉外消费者合同、涉外劳动合同、涉外产品责任领域的法律适用规则能够体现出一定的对弱者利益的保护,对于涉外收养、保险合同等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属于弱者的范围并未涉及,这也是一个不足,需要逐渐在立法中完善。(三)、保护方法不够完善《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中一些冲突规范的规定较为简单,适用范围狭窄,有时依据冲突规范指引所适用的准据法不一定能实现法律保护弱者的立法本意。例如,《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十二条规定:“消费者合同,适用消费者经常居所地法律;消费者选择适用商品、服务提供地法律或者经营者在消费者经常居所地没有从事相关经营活动的,适用商品、服务提供地法律。”若消费者依据该条款的指引,最终适用了商品或服务提供地法律,该法律对消费者的保护程度如果不及我国法律,就会使得法律的适用结果与立法本意背道而驰,不利于保护处于弱势地位的消费者。三、我国国际私法对弱者利益保护的完善(一)、明确弱者的概念《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对弱者的概念没有清晰的界定,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达到保护弱者的目的,只有在明确了概念、认定标准后,法官才能更好的判断出“弱者”及其范围,实现法律保护弱者的目的。(二)、扩大国际私法中弱者的保护范围依据《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我国对弱者的保护范围是消费者、劳动者、父母子女、被监护人、被扶养人、被侵权人,与其他国家或者国际条约相比,保护范围狭窄。我国应参照其他国家及国际条约的规定结合我国的实际情况,扩大弱者保护的范围,将国际保险合同、国际技术转让合同等加入保护范围之列。此外,我国就涉外收养问题的规定,也不能充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