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二条别解

作者:李建平 刊名:东南学术 上传者:伍碧鸽

【摘要】长期以来,人们以为《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二条是讲真理观问题,马克思把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这是一种误解,造成误解的原因与这一条的译文有关。通过查对德文原文,联系马克思当时的思想发展,可以确定第二条是讲思维与存在的关系问题,马克思强调人的思维要符合因人的对象性活动即实践而不断改变的周围世界的真实性,批判费尔巴哈感性直观的局限性。

全文阅读

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以下简称《提纲》)第二条对中国读者来说,并不陌生。迄今为止几乎所有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导读本、哲学教科书和有关研究马克思早期哲学思想的文献,都认为这一条讲的是真理观问题,马克思把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之所以出现这种一边倒的解释,显然与这一条的中译文有关。笔者查对了这一条的德文原文,联系当时马克思的思想发展,发现中译文并不完全符合马克思的原意。下面谈谈我的一些看法。《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二条的德文原文是:DieFrage,obdemmenschlichenDenkengegenstndlicheWahrheitzukommeistkeineFragederTheorie,sonderneinepraktischeFrage.InderPraxismuderMenschdieWahr-heit,i.e.WirklichkeitundMacht,DiesseitigkeitseinesDenkensbeweisen.DerStreitberdieWirklichkeitoderNichtwirklichkeitdesDenkensdasvonderPraxisisoliertististeinereinscholastischeFrage.《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中文第一版(1972年)的译文是: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并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亦即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离开实践的思维是否具有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中文第二版(1995年)的译文是: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gegenstndliche真理性,这并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亦即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思维离开实践的思维的现实性或非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通过比较,可以看出,第二版译文基本上和第一版一样,但作了一些重要改动,主要有:在第一句“客观的真理性”的“客观的”后面附上了德文的对应单词“gegenstndliche”;第三句则完全采取忠于原文的直译。细心的读者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要在“客观的”一词后面附上“gegenstndliche”呢?原来在《提纲》的第一条“gegenstndliche”这个词出现过,第一版译作“客观的”:“费尔巴哈想要研究跟思想客体确实不同的感性客体,但是他没有把人的活动本身理解为客观的gegenstndliche活动。”中文第二版则把“gegenstndliche”改译为“对象性的”,后面仍然附上“gegenstndliche”这个德文单词。显然,在第一条把“gegenstndliche”译为“对象性的”更符合原文,但为什么在第二条同样一个词还要保持原来的译法(客观的),不译为“对象性的”呢?笔者认为,这与对第二条德文原文的理解有关。《提纲》第二条共三句,第一句是理解的关键。“Wahrheit”一词德文词典的释义是:真理、真话、实话;真情、真相、真实性;等。可见并非要译成“真理”不可。“gegenstndliche”一词在马克思这一时期的著作中含有通过人的活动使对象得以改变的哲学意味,因此,译为“客观的”是不妥的,应释为“对象性的”。在《提纲》的中文第二版第一条中改过来了,第二条为什么不相应改过来呢?也许译者是考虑到译为“对象性的真理性”,显得文句不通,所以保留原译文,后面附上德文原词,算是给读者一个交代。殊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