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理论遗产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资源

作者:石仲泉 刊名:上海党史与党建 上传者:程其勇

【摘要】毛泽东的理论遗产很丰富。怎样看待毛泽东的理论遗产,尽管从不同视域有不少研究,但仍有很大空间。还是在2006年8月,我曾经发表过《毛泽东的历史遗产与科学发展观和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理论》一文,言犹未尽。本文想对7年前那篇文章作点补充,也可说是续篇。

全文阅读

毛泽东的理论遗产很丰富。怎样看待毛泽东的理论遗产,尽管从不同视域有不少研究,但仍有很大空间。还是在2006年8月,我曾经发表过《毛泽东的历史遗产与科学发展观和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理论》一文,言犹未尽。本文想对7年前那篇文章作点补充,也可说是续篇。一、毛泽东的理论遗产,系指其全部遗产,包括晚年错误在7年前那篇文章中,我特别强调毛泽东历史遗产的全部性。但也有人对我说,毛泽东的历史遗产应当只是正面的,不包括负面的;1981年《历史决议》已经区分了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晚年错误,为什么还要将后者作为遗产呢?我耐心地作了解释,说这完全是两个不同范畴的问题。《历史决议》将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晚年错误区别开来,是为了进一步确立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并解决了“两个凡是”陷入的悖论。这样,批判毛泽东晚年错误就不影响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这是1981年《历史决议》的一个伟大功劳。我还说:1981年《历史决议》在充分肯定毛泽东思想仍然是党的指导思想同时,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这样严重的错误。但对“文化大革命”的否定,并没有说它不属于毛泽东的思想遗产,也并没有说对毛泽东晚年错误不需要加以研究而从中得到教益和启示。将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晚年错误区别开来,同讲毛泽东历史遗产的全部性应包括毛泽东晚年错误,完全是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简言之,是两码事。这丝毫不违背1981年《历史决议》。至于有人讲毛泽东历史遗产的全部性,会不会给毛泽东“抹黑”呢?我说,这种顾虑是多余的。1981年《历史决议》和邓小平指导写《历史决议》时的讲话说的非常清楚,毛泽东是伟大的革命家犯的错误,功劳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他的许多好的思想要继承下来,对他的错误也要讲清楚。怎么能说一讲错误就是“抹黑”呢?这不合逻辑。在社会上和学界,对毛泽东有没有“抹黑”的问题呢?有,那就是片面夸大毛泽东的错误,将毛泽东“妖魔化”、“丑恶化”。这种倾向无疑要坚决反对。要拨各种丑化、诋毁毛泽东之乱,还毛泽东经过1981年《历史决议》认定的、为全党全国人民所认同的面目。但在做这项工作时,要将毛泽东“妖魔化”、“丑恶化”的倾向同实事求是地、理性地讲毛泽东的错误区别开来,不能一听讲错误,就将两者混为一谈。现在,我还是坚持7年前的观点:讲毛泽东的历史遗产,有正面的,也包括负面的,即指历史遗产的全部性。不强调历史遗产的全部性,会带来许多预想不到的后果,乃至会发生“指鹿为马”的问题。当然,强调历史遗产的全部性,也要实事求是,具有科学性。就历史遗产与理论遗产的关系而言,历史遗产的外延比理论遗产的外延要大。历史遗产既包括理论,也包括实践。而讲理论遗产则主要讲思想理论层面的内容,探讨毛泽东的理论遗产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关系。二、作为毛泽东理论遗产的主体毛泽东思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主要思想之源毛泽东理论遗产尽管包括两个方面,但其主体无疑是毛泽东思想。这个主体地位,既是由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决定的,也是由毛泽东的正确思想理论对中国革命和建设所发挥的巨大正能量决定的。1981年《历史决议》在将毛泽东思想同毛泽东晚年错误区别开来后,对毛泽东思想作了“六”+“三”体系的新概括,即六方面的基本理论:关于新民主主义革命;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关于革命军队的建设和军事战略;关于政策和策略;关于思想政治工作和文化工作;关于党的建设。所谓“三”,即毛泽东思想的活的灵魂的三个基本点: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和独立自主,这是贯串于上述理论的立场观点方法。按照这个体系,它包括党在民主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的正确的基本理论和基本政策;体现武装斗争、统一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