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里士多德的公共利益思想探析

作者:贾文言 刊名: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黄英

【摘要】作为古典共和主义的代表,亚里士多德的公共利益思想是异常丰富和多层次的。他主张政体应以公民的共同利益为施政目标,要契合城邦的公共利益。在公共利益的思想内涵上,注重凸显公正在城邦中的地位,强调德性的价值与城邦共同体的安全。在公共利益的实现上,一方面力主确立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共和政体,另一方面强调发挥法律、教育以及公民德性的作用。公民的个体利益与城邦的整体利益在城邦共同体内的良性互动有助于城邦政治顺畅地运转。

全文阅读

近年来,公共利益问题在学术界颇受关注,仅就其定义与解释而言,学者们可谓是各持己见,莫衷一是[1](P72)。关于公共利益的发展谱系,苏格拉底、柏拉图以及亚里士多德等古典共和主义思想家的思想无疑是其发展源头,但是学术界更多地不是关注其公共利益的思想,而是对其政体及其政体划分思想颇感兴趣,如对亚里士多德在政体划分标准中城邦统治人数多寡的重视[2](P126),包括法国让布丹和英国约翰洛克等在内的思想家对这一标准的承用则强化了这种认识,而将“democracy(民主政治)”理解为“人民的统治”或“多数人的统治”则反映了这个标准在当代已经默化在普通民众的心中。于是,在公共利益成为学术界关注热点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怎样理解苏格拉底、柏拉图以及亚里士多德等思想家的公共利益思想?可以说,在国内已经有学者开始注意到这一问题,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的余少祥在阐述公共利益的理论渊源时曾对他们的思想有所涉及[3](P87-98)。但是,因为文章立意与侧重点的缘故,作者并没有对其进行进一步的探讨。因此,我们认为有必要对他们关于公共利益的思想进行深入而具体的考察。因受限于篇幅,笔者仅就亚里士多德(以下简称亚氏)的公共利益思想从其具体内涵、政体诉求、实现维度以及公民个体的责任与义务等角度做一探讨与分析。如有不当之处,敬请行家予以批评指正。一政体应以公民共同的利益为施政目标亚氏认为城邦政体的性质与划分是与城邦紧密相联的,因此他在探讨过城邦的定义后,首先界定了什么是正确的政体。他认为:“正确的政体必然是,这一个人、少数人或多数人以公民共同的利益为施政目标;然而倘若以私人的利益为目标,无论执政的是一人、少数人还是多人,都是正确政体的蜕变。”[4](P84)以此为前提,然后根据统治人数的多寡将正确的政体进一步划分为君主制、贵族制以及政体(共和政体),并依次列举了与之相对应的三种变体,即僭主制、寡头政体和平民政体。最后,他强调让布丹将国家的主权学说与政体联系起来,认为政体的划分应以掌握国家主权人数的多寡作为依据,即主权在一人手中为君主政体,在少数人手中为贵族政体,而在多数人手中则为民主政体;约翰洛克主张政体的划分应该以立法权的隶属关系为依据,即同样是根据掌握立法权人数的多寡而把政体划分为民主政体、寡头政体和君主政体。可以说,两位思想家所采用的标准主要还是来自于亚里士多德,对其政体划分的思想并没有实质性的突破和超越。了三种蜕变政体“无一愿为全体公民谋取共同利益”的通病[4](P84-85)。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亚氏对于公共利益的重视,即他强调公共利益是划分政体类型的首要依据。因为公共利益不仅仅是区分正确政体和蜕变政体的标准,更是当多数人如此统治城邦时最为贴近一切政体所共有的名称,即:“当执政者是多数人时,我们就给这种为被治理者的利益着想的政体冠以一切政体所共有的名称:政体或共和政体。”[4](P85)而政体要实现这一目的,则要求政体中的政权执掌者围绕城邦的公共利益而奋斗,否则掌权者为个人或者个别阶层的私利而执政,只会导致革命或使城邦走向毁灭。而对于人数多寡的标准而言,“在寡头政体和平民政体中,少数人或多数人执掌了政权只是一件偶然的事实,其原因在于,普天下到处都是穷人居多、富人占少。……平民政体与寡头政体之间的差别其实是贫穷和富有的差别”[4](P86)。因此,城邦统治人数的多寡只是阶级区别的表面属性而不是其内在本质。亚氏之所以如此推崇城邦的公共利益,其实是与他对城邦目的的认识紧密相联的。因为在他看来,城邦的目的就在于要实现公民的幸福,“城邦的长成出于人类‘生活’的发展,而其实际的存在却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