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独话到对话: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话语体系的重建

作者:倪瑞华 刊名: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 上传者:唐逸如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不断创新,教材编写相继出台了三套方案,这实质上是思想政治教育话语的重建。重建实现了话语建构模式由政治化转向民主化、话语形态由独话转向对话。与此相适应,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话语应改变学生沉默失语的状态,在师生间建立平等对话机制,实现师生的思想、情感上的沟通和对接,开启新思想的大门;以充满人文精神的温情话语,提升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的实效性。

全文阅读

改革开放以来,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材的编写经历了“85方案”到“98方案”再到“05方案”的演变,这一演变实质上是高校思想政治教育话语的重建历程。话语的重建力图实现两大转向:一是在话语的建构模式上由政治化转向民主化,思想政治教育话语逐渐从单一强调意识形态功能、充满斗争性的政治话语中剥离出来,形成一种既具政治性,又具时代感和生活气息、充满人文精神的话语;二是在话语形态上由说者自言自语的独白转向说者和听者之间互动式的交流对话。教材是书写固定下来的文本话语,教学话语则是对教材解读的实践话语,文本话语必须经由实践话语才能转化为实践力量。要提升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的实效性,改变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的面貌,使其确实成为学生喜爱、终生受益的课程,就需要继续推进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话语的重建。一、解构话语中心,实现有效沟通从话语分析的角度来看,思想政治教育话语的建构有两种模式:政治化模式和民主化模式。政治化模式是指把思想政治教育完全看作为巩固政权和政治目的服务工具。这是一种以目的为取向的话语,说者主宰话语权,听者的话语权被剥夺,说者力图居高临下地支配和控制听者的思想、情感、意志和行为。这样的话语只能是说者一人的自说自话,听者由于失语而被遗忘。民主化模式是指在思想政治教育话语体系中,说者和听者都拥有话语权,双方之间进行平等对话,达成话语共识,实现思想的对接和沟通。这是一种以沟通为取向的话语,是说者和听者的相互交流与对话,在不断的对话中听者理解和接受说者所言说的事件、思想内容等,在彼此敞开、走近、相遇中,情感和谐共鸣,教育基本理论JOURNALOFNATIONALACADEMYOFEDUCATIONADMINISTRATION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2012.10思想融汇共振。话语是语境的产物。一套话语体系采用何种建构模式是与特定的语境有着密切的联系,思想政治教育话语是时代精神的凝缩和呈现,它植根于社会的现实境遇中。新中国的早期,为巩固新生的政权,需要人们思想的高度统一,一元意识形态占主导地位,在封闭落后的社会状态下,思想政治教育话语的建构无疑会采用政治化模式,随后的“文化大革命”又把政治化的话语推向了极端。改革开放之后,经济全球化、政治民主化、信息化、网络化的浪潮席卷而来,文化和价值取向呈现多元化,多元化的社会必定产生多元的话语。高校思想政治教育话语的建构在新的语境中开始了民主化的进程,教育部指导编写的思想政治理论课教材三大方案的相继出台,就是这一民主化进程的写照。在当前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教学话语中,话语的政治化倾向并未完全退场,甚至成为话语民主化的障碍。由于传统力量的强大和教师的思维与行为的习惯势力,在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教学话语体系中,一方面,教师作为说者仍然霸占话语权而居于话语的中心,以知识、真理、正确思想的面貌自居,采用独白式语言、意识形态显性语言和命令式、训导式语气,以高压强制的态势向学生满堂灌输其思想意志。在课堂的教学场域中,不是“以理服人”,而是“以力服人”。另一方面,学生作为听者被剥夺话语权而处于话语的边缘,使得思想政治教育失效甚至反效。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场域中的教师话语中心阻碍了师与生之间的有效沟通,造成话语差异而无法达成话语共识。哈贝马斯的交往行为理论指出“沟通是人类语言的终极目的”,一个说者之所以采取一定的言说行为,其目的就是让听者认清其说话意图并领会贯穿其中的真实用意,以自己的话语影响听者的思想、情感、意志、行为等。听者对说者的话语要采取肯定立场并加以接受,说者与听者之间必须达成共识,而共识是通过沟通获得的。哈贝马斯把沟通界定为“具有言语和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