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的革命——索莱尔斯早期作品里的中国元素

作者:刘宇宁 刊名:中国比较文学 上传者:王文清

【摘要】菲利普·索莱尔斯是法国"如是派"的领袖人物,其写作风格虽几经转变,中国元素却贯穿始终。20世纪六七十年代,索莱尔斯发起了"文本的革命",进行了大量实验性的文学创作。成书于该时期的《戏》、《数》和《法》都出现了对汉字或中国文化的借用。本文以这3部作品为例,分析了索氏对中国元素的运用方式,尝试解读"中国"在其写作实践和文学创新中的意义。

全文阅读

引言菲利普索莱尔斯(PhilippeSollers,1936-),法国著名小说家、文学评论家,著作颇丰,至今依然是活跃在法国文坛的中心人物。1957年,年仅22岁的索莱尔斯以其短篇小说《挑战》(LeDfi)在法国文坛初露锋芒,获得费内翁(Fnon)奖;翌年,小说《奇怪的孤独》(Unecurieusesoli-tude)得到弗朗索瓦莫里亚克(FranoisMauriac)和路易阿拉贡(LouisAragon)的高度评价,1961年的《园》(LeParc)获得梅迪西(Mdicis)奖。 索莱尔斯迄今共创作出版了60余部小说和文学评论作品,其中影响较大的有《戏》(Drame,1965)、《数》(Nombres,1968)、《法》(Lois,1972)、《女人们》(Femmes,1983)、《居》(Studio,1997)、《恒定的激情》(Passionfixe,2000)和《时光旅者》(Levoyageurdutemps,2009)等。1960年,索莱尔斯等人创办了《如是》(TelQuel)杂志,成为当时先锋文学和理论的主要论坛,刊登了大量激进的宣言和热烈的文学辩论。他较早开始关注中国,曾于1974年率领《如是》杂志代表团访问中国,其成员包括罗兰巴尔特(RolandBarthes)和朱莉亚克里斯蒂娃(JuliaKristeva)等法国日后的著名文论家。在文学创作上他与中国的渊源也颇深,1970年,他以一种更为自由、更接近汉语结构的方法翻译了毛泽东诗词,其多部小说中都出现了对中国语言文化的借用。索莱尔斯的写作风格几经转变,从传统到标新立异,而后又回归到传统。20世纪六七十年代,是索莱尔斯试图挣脱传统叙事文学的束缚、大胆尝试新的写作方式的时期。这期间他的代表作品有《戏》(Drame,1965)、《数》(Nombres,1968)和《法》(Lois,1972)。这3部小说都或多或少地带有一些中国元素,在索莱尔斯自称为“已经很中国的书”《戏》当中,他借用了《周易》里的64卦来设计小说的结构,在《数》和《法》中则出现了多处汉字和汉语拼音。本文将以这3部小说为例,来解读汉语和中国文化在索氏书写中的作用。一、《戏》1)“空”的叙述该书由64个章节构成,交替使用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来进行叙事,每个章节的内容相对独立,没有编号,只以空白相隔。综观整部小说,并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人物通过梦境或幻想在为自己找一个替身,似乎把自己分裂成一个行动的自我和一个审视的自我。索莱尔斯在《即兴集》(Im-provisations,1991)中说到:“《戏》是一个寻找尽可能‘空’的叙述的尝试。这是一种我在当时已经进行多年的摸索,只待在中国的象征体系中得到证实。”[1:74-75]作品一经刊出,便招致了很多评论家的质疑,“皮埃尔 亨利西蒙(Pierre-HenriSimon)在毁誉之间犹豫不决,他只从《戏》中读出一种‘无’,索莱尔斯新书的绝境以此告终,但依然有美感。”[2:95]然而,索莱尔斯的文学抱负并非虚无主义。文学从本质上讲需要被表现,而文本的写作却要摆脱其传统的从属地位,它拒绝叙述,拒绝文学的表现功能,只呈现符号的不断汇入及其最终形成的意义,并不再反映现实,这与把艺术定义为模仿的西方传统背道而驰。自此,文本只诉说它不断诞生的过程,也是它自身意义出现和消失的过程。不可否认,《戏》是索莱尔斯写作模式的一个具有决定意义的转折点,他最初的作品十分明显地反映了超现实主义的影响,其对布勒东(Breton)和巴塔伊(Bataille)的借用就能说明这一点。而此时的索莱尔斯认为自己以前的作品都已经过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