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记载:为抗日英勇就义的徐水县长刘萍

作者:曹立朝 刊名:档案天地 上传者:曹宗喜
  • 未找到相关文档

【摘要】1937年,卢沟桥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向华北地区大举进攻。从此,中国人民开始了八年的抗日战争。徐水,地处京、津、保三角地带,县城和京汉铁路沿线为敌占区,铁路两侧的广大农村,为游击区和解放区。徐水县22万英雄儿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日本帝国主义展开了殊死的战斗。1941年,徐水县发生了"陈庄惨案",抗日县长刘萍受伤被俘,至死不喝敌人一滴水、至死不吃敌人一口饭的崇高气节,成为抗日战争期

全文阅读

1937年,卢沟桥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向华北地区大举进攻。从此,中国人民开始了八年的抗日战争。徐水,地处京、津、保三角地带,县城和京汉铁路沿线为敌占区,铁路两侧的广大农村,为游击区和解放区。徐水县22万英雄儿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日本帝国主义展开了殊死的战斗。1941年,徐水县发生了“陈庄惨案”,抗日县长刘萍受伤被俘,至死不喝敌人一滴水、至死不吃敌人一口饭的崇高气节,成为抗日战争期间徐水英雄儿女的“绝唱”。河北省档案馆档案记载:“一九四一年的十月十二日晚上,徐水县部分的政民干部,县基干队,都住宿在东庄岭上一个仅可容人的山洞里,在微弱的菜油灯下,刘萍同志正看一本《为中共更加布尔什维克化而斗争》的书。黎明前,山谷中响起了手榴弹爆炸的声音,紧接着,机枪声也响起来,人们都爬到山顶上去了,附近的陈庄报告有敌人了,区游击队从北山跑来,说石板沟、狼窝、釜山都有了敌人。枪声从四面乱山里响起,日本鬼子 五干多人包围了我县党政机关驻地,形势很是严重,所有的人们都向外冲去,刘萍同志和他的通信员保儿,从容走向陈庄。在山岭上,保儿的头部负伤,好几处中了子弹,“不要管我了,县长!”说着保儿倒下去了,“保儿!保儿!”刘萍同志喊着,往前赶了两步,想拉一下保儿,摘下保儿的枪,但保儿已经死去,他的尸体已经滚下山坡去了。“都死了!”刘萍亲眼看到他周围的同志怎样死去,保儿怎样死去,基干队的政委,公安局的辛局长,怎么用枪打死了自己,以及许多基干队员们用拳头、用刺刀在和敌人的混战中死去,在这样紧急情况下,在生和死的边缘上,一个英雄、一个具有高尚气节的人,刘萍同志是知道该怎样处理自己的,于是他举起了枪,对准自己的前额,但扳机一动,才知道枪膛里已经是空的了,因为,他最后的一颗子弹,已经射向了敌人,恰在这时,他身负重伤,晕倒过去,在神志昏迷中,不幸被捕。”鬼子头目为了在刘萍身上大做文章,决定把他押送徐水城。敌人押着刘萍路过釜山时,刘萍看着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感到格外地亲,他不由自主地停下来。敌人见他停下,问他想干什么?刘萍想到此去不能再返回,说想喝根据地最后一碗水。敌人为了讨好刘萍,答应了他。刘萍端过水来一 饮而尽。刘萍被押送到了徐水城。他知道敌人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为了防止敌人的暗杀,为了让人们弄清真相,刚一踏进徐水城,刘萍就立即公开了自己的身份。他边走边喊:“我是徐水抗日民主政府县长,老乡们!我们要团结起来打日本,鬼子的日子长不了啦,抗日一定会胜利的……”这气吞山河的声音,震动了整个徐水城。围观的老百姓不住地赞叹:“嘿!咱们的县长真有骨气!”相反,这声音吓得敌人胆战心惊,丧魂落魄。敌人慌忙把刘萍押到伪县公署。伪县长丁克强得知抓住了刘萍,如获至宝。他亲自出马,假献殷勤,企图软化诱降刘萍。先是给他准备了一间舒适的房子,然后,走到刘萍身边献殷勤地说:“对不起,刘县长,你受苦了!你不要见怪,好好地养伤吧。”刘萍听到丁克强的声音,眼睛一睁不睁。丁克强只好灰溜溜地退了出去。随后,一个特务端来茶水给他喝,被刘萍一口拒绝。特务惊奇地问他:“为什么在釜山给你水你喝呢?”刘萍坚定地回答:“釜山是边区人民的地方,釜山的水是人民的水,那里的水是甜的。这里被你们这些汉奸、走狗们霸占着,这里的水也被你们弄脏了!你们这里的水是臭的,是腐臭的!”说着,他把水壶和茶碗摔了个粉碎。为了软化刘萍,伪县长丁克强亲自摆酒席劝吃劝喝,结果挨了刘萍一顿大骂,一无所获。伪县长只有把这种情况报告给鬼子顾问乙藤。鬼子指示丁克强要继续劝降,并让他到北平等地买些鲜货劝刘萍吃。于是,丁克强百般地侍奉刘萍,每天看望几次,并对刘萍说:“你也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