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6模型及其应用研究

作者:孙向东;种乐熹;胡德华 刊名:图书馆学研究 上传者:徐文英

【摘要】Big6模型是目前国内外比较流行的一种信息素养培养方法。文章回顾Big6模型的产生背景,阐述Big6模型的内涵和主要内容,探讨Big6模型的发展和完善,以及它在指导学生完成作业、培养信息素养、课程教学、缓解信息焦虑、网页设计、信息采集等方面的应用。

全文阅读

1Big6模型产生的背景Big6信息问题解决模型是伴随着图书馆媒体专家的课程顾问角色的探讨而提出的。自20世纪50年代起,学校图书馆媒体专家都希望积极参与到课程教学之中[1],承担相应的教学任务。但许多教师和管理者对于图书馆媒体专家作为同事参与教学工作的想法与方案持否定态度[2],他们认为图书馆媒体专家作为课程顾问的潜能和他们授课的实际情况之间存在着差距。而Berkowitz和Eisenberg认为,虽然理论和实践之间的差距尚不清楚,但是图书馆媒体专家参与课程教学仍有巨大的积极作用。为了消除对于图书馆媒体专家参与课程教学的否定态度,一些学者探讨了图书馆媒体专家的课程角色,这些探讨和建议在相关领域产生了重大影响,并为更为广泛的教育环境提供了明确的方向。20世纪70年代中期,美国国家指导方针明确推广图书馆媒体专家参与课程教学计划[3]。Pretlow指出很多学校的图书馆媒体专家已经开始作为任课教师而担任相应职务,这证明其可以承担相关责任[4]。美国学校图书馆学会和教育传播与技术协会也探讨了图书馆媒体专家作为课程团队成员的可能性[5],认为图书馆媒体专家的一项基本责任是提供必要的指导和专业知识,以确保图书馆媒体项目成为学校教学计划的一部分,并提出了图书馆媒体专家作为课程顾问的职责:(1)参与课程设计与评估;(2)帮助教师开展教学活动;(3)提供专业的材料和技术;(4)添加课程需求到图书馆媒体计划中。与此同时,Eisenberg也探讨了图书馆媒体专家的角色转换[6]。Eisenberg和Berkowitz强调由于技术革新、信息爆炸等,图书馆媒体专家角色正在被重新定义,图书馆媒体专家的职责正在增加。他们提出了Big6模型的雏形和5项基本职责,其中包括通过整合课堂教学课程来教授信息技能、通过课程和教学设计的技术和咨询意识来扮演催化剂或代理人的角色等内容。2Big6模型的内涵Big6模型由Eisenberg和Berkowitz于1988年在其著作《CurriculumInitiative:anAgendaandStrategyforLibraryMediaPrograms》中首次提出[7]。他们在本杰明布鲁姆“认知目标分类”理论的基础上,为图书馆媒体专家提供了围绕信息问题解决过程而展开的信息技能课程,而Big6技能是该课程框架的重要部分;1990年,Eisenberg和Berkowitz又在其著作《InformationProblem-Solving:TheBigSixSkillsApproachtoLibraryandInformationskills》[8]中对Big6技能进行了详细论述,通过大量的练习、事例和阐释,并结合教学实践对Big6进行了深入探讨,进一步阐述了图书情报技能课程和一体化教学模型有助于学生解决信息问题。所谓Big6信息问题解决模型(Big6ModelofInformationProblem-Solving)是取其6个步骤英文名称中的一个字母组合而成(B-I-G-S-I-X)(见表1)。由于它为成功解决信息问题提供了六项必备技能,故又称为“Big6技能”。Big6模型是培养信息素养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它是一种以解决信息问题为主轴的过程模式,不仅是一种信息查询模式,也是对信息问题的处理过程,即针对特定的需求或任务,从信息认知到信息查询、获取、使用、整合与评估的系统化过程。表1Big6信息问题解决模型名称来源Besureyouunderstandtheproblem(明确所探讨问题)TaskDefinition(任务定义)Identifyso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