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批评视角下对刘亮程散文的解读

作者:许燕 刊名:语文建设 上传者:王秀宝

【摘要】生态批评是对文学作品进行分析和解读的一个新视角,在生态批评理论的指导下对文学作品进行解读可以帮助读者了解文学作品所构建的精神生态文明,从而可以对作者的思想内涵有更好的了解。刘亮程是我国现代文学的著名代表人物,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本文将在生态批评理论的指导下对其文学作品进行解读,从而去感悟作者的精神世界。

全文阅读

37 生态批评视角下对刘亮程散文的解读长沙航空职业技术学院经济与贸易系 许燕 摘要:生态批评是对文学作品进行分析和解读的一个新视角,在生态批评理论的指导下对文学作品进行解读可以帮助读者了解文学作品所构建的精神生态文明,从而可以对作者的思想内涵有更好的了解。刘亮程是我国现代文学的著名代表人物,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本文将在生态批评理论的指导下对其文学作品进行解读,从而去感悟作者的精神世界。 关键词 :生态批评 刘亮程 写作风格一、引言 伴随着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和经济全球化时代的到来,有关如何建立人类和非人类之间的伦理关系已经成为文学创作中的一个重要哲学话题,也因此衍生出了“对自然生态的危机进行揭露,分析自然生态危机产生的根本原因,并且反思人类和自然界的关系”的生态文学,并逐渐发展成为一种文艺批评的模式,这也就是生态批评理论。我国有关生态批评文学的研究始于 20 世纪 90 年代,很多学者纷纷著书立说,逐渐建立其中的生态批评文学体系。我们现在比较熟知的生态文学作家有周作人、废名、沈从文与汪曾祺等,在其文学作品中展现了对自然意识在现代文明下的反思,有些文学作品还有浪漫主义的色彩。 新疆散文家刘亮程的文学作品可以说是超越了上述的这些“环境文学”的作家,特别是以 1990 年后创作的文学作品为代表。在 20 世纪末的文坛,刘亮程的散文集《一个人的村庄》当时曾引起了评论界的广泛关注,除此之外,刘亮程还出版了《风把人刮歪》、《风中的院门》、《正午田野》、《在黄沙梁边上》和《天边尘土》等散文集,仔细品味刘亮程的散文,我们就可以发现作者在创作的过程中打破了人类和自然界之间的界限,用一种“天人合一,物我同一”的古代遗风指导书写和呈现了以“黄沙梁”为中心场所的有关新疆北部荒漠边缘“廉价乡村哲学”,这也正是生态文学或者生态批评与其他模式不同的地方。 二、生态批评视角下刘亮程散文中人与自然的关系解读 瓦尔登湖是梭罗精神的支撑,“边城”湘西是沈从文先生的精神家园,商州是贾平凹的情思所在之地,新疆北部的乡村“黄沙梁”对于刘亮程来说也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在这样一个狭小贫瘠的地方,刘亮程书写出了自己的怡然自得,凭借自己细微的观察和剖析,为生命的灵魂谱写了一曲高歌。 在《狗这一辈子》、《通驴性的人》、《与虫共眠》和《剩下的事情》等这些散文作品中,我们可以发现刘亮程和生活在周围的非人物之间有着良好的交流和换位思考,展现了自己的洞察力和反思的艺术。在《一个人的村庄·狗这一辈子》这篇散文中,我们可以读到这样的一段话 :“在这众狗狺狺的夜晚,肯定有一条老狗,默不作声。它是黑夜的一部分,它在一个村庄转悠到老,是村庄的一部分,它再无人可咬,因而也是人的部分,这是条终于可以冥然入睡的狗,在人们久不再去的僻远路途,废弃多年的荒宅旧院,这条狗来回地走动,眼中满是人们多年前的陈事旧影。”众所周知,狗在原始社会是被人类作为一种圈养的非人类,在漫长的历史发展演进历程中,狗逐渐变成了人类忠诚朋友的象征,因此像刘亮程在散文中用这样的文字来对狗进行描述的还真是不多见。在这样一段简短的文字叙述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刘亮程流露出对狗的真实情感,根本不需要有更多的言语。“狗眼看人”已经不再,成为了举头三尺有神明,放眼都是“人们多年前的陈事旧影”,见证着这个村庄人们喜怒哀乐的生活和兴衰。 假如心里没有对非人物生命的尊重和敬畏,怎么可能投身到自然界之中,用心去倾听生命本体的换位思考,那么对于自然界,人类和自然界,动物之间关系的哲学思考也就不复存在了,刘亮程已经从对自然思考的层次上升到了对整个人类社会思考的层面,于此同时也是对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