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情报学领域博士生导师h指数分析

作者:周金莉;袁永翠 刊名:情报探索 上传者:李雪铭

【摘要】以2013年1月21日为统计日,对国内图书情报学领域排名前40位论文高被引博士生导师在CNKI收录期刊上发表论文的被引频次为依据,计算出每位导师的h指数。通过h指数与总被引频次、发文量、篇均被引量的对比,分析h指数用于评价学术成就的优缺点。

全文阅读

与传统的文献计量学指标相比,h 指数有着许多独特的优势。 它巧妙地将数量指标(发文量)和质量指标(被引频次)结合在一起,克服了以往各种评价科学工作者科研成果单项指标的缺点。 Hirsch 认为 h 指数能够比较准确地反映一个人的学术成就[1]。 目前关于 h 指数的研究, 大都是基于国外数据库,评价国外的科学家、期刊等,鲜有用我国的数据库评价国内学者、期刊等的研究报告。 h 指数是否适用于评价我国学者的个人学术成就和期刊的学术影响力,是否能够拓展应用于机构、学科、国家区域、出版社等新领域学术产出评价, 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2]。 1 研究对象和数据来源 本文选取国内图书情报学领域论文高被引的前40 位(共 75 位)博士生导师(以下简称博导)为研究对象。CNKI 可以方便地获得图书情报学领域博士生导师的信息及发文量和篇均被引次数,本文选取 40 位博导截至 2013 年 1 月 21 日在 CNKI 上所发表的论文总数及总被引频次,并依此计算出篇均被引频次和 h 指数。 排名前 40 位博导的 h 指数如表 1 所示。 2 数据分析 2.1 博导的 h 指数及所在单位分析从表 1 可以看出,h 指数的取值范围为 9~36,平 均值为 16.3,中值为 15。 由于较低 h 值有拖尾现象,所以中值小于其平均值。 不同 h 指数人数分布如图 1 所示。 依统计情况来看,在 40 位高被引博导中,有 14 位来自武汉大学,占 35%,表明武汉大学图书情报学领域的博士生导师占有重要地位,形成了强有力的科研队伍。 其次是南京大学、北京大学,分别占 18%和 15%。 其余博导的单位则比较分散,具体如图 2 所示。 2.2 h 指数与其他指标的对比分析 2.2.1 h 指数与总被引频次对比分析 作者发表论文的总被引频次能够衡量其总的影响力,但缺点是难于获取精确值。 h 指数克服了这一缺点, 计算 h 指数时只需得到所有有效的文献计量信息中的一个子集, 因为对 h 指数的数值大小有贡献的只是那些被引频次足够高的文献, 绝大部分的论文数量和被引频次都没有用来支撑对学者的评价,因此可以节省认知耗费和信息检索的时间[3]。 依笔者统计,h 指数在 17 以上对应的博导数开始减少,说明在总体上存在高论文数低被引的特点。这种情况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当 h 指数比较高(如在本领域为 17 以上), 则这些作者的科学产出质量都比较稳定, 他们的 h 指数与总被引次数之间有着较为稳定的关系;而当 h 指数较小时,作者可能正处 图书情报学领域博士生导师 h 指数分析 周金莉 袁永翠 (中国农业大学图书馆 北京 100083) 摘 要:以 2013 年 1 月 21 日为统计日,对国内图书情报学领域排名前 40 位论文高被引博士生导师在 CNKI 收录期刊上发表论文的被引频次为依据,计算出每位导师的 h 指数。通过 h 指数与总被引频次、发文量、篇均被引量的对比,分析 h 指数用于评价学术成就的优缺点。 关键词:图书情报学;博士生导师;h 指数 中图分类号:G250.252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005-8095.2013.11.008 AnalysisonH-indexofPhDSupervisorsintheFieldofLibraryandInformationScience Zhou Jinli Yuan Yongcui ( Chin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Library, Beijing 100083 )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