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妥善处理翻译中的文化差异——以《红楼梦》英译为例

作者:谢敏 刊名:科教文汇(中旬刊) 上传者:王照东

【摘要】本文以《红楼梦》的两个不同译本为例,简要分析了翻译过程中中西文化差异的妥善处理。

全文阅读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不断深入,跨文化的交流显得更加频繁,然而在跨文化交际中,来自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们习惯了以自己的阅历和经验来解读对方的话语,这给跨文化的交流带来了一定的阻碍。《红楼梦》作为我国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涉及中国文化的政治、经济、宗教信仰、民俗风情等方方面面,早已成为世界广为流传学习研究的重要古籍之一。显然只有处理好翻译过程中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才能发挥其更大的价值。现以杨宪益夫妇的“ADreamofRedMansions”和大卫霍克斯和约翰闵福德翻译(牛津大学著名汉学家)的“TheStoryoftheStone”,也即红楼梦的两个不同英译本为例,以下简称“杨译”和“霍译”,探讨翻译过程中中西文化差异的妥善处理。1思维模式的差异及处理在思维模式方面,中国人重直觉和整体画面,英语国家人重理性和逻辑。人的思维模式和语言的形式相互关联,人脑思维演变的过程即为语言的使用过程。中国人偏向于形象思维,以汉字为例,汉字以象形文字为主,如“田”、“山”、“雨”等,这是由最早的图画形式演变过来的;英语是由字母和字母的规则组合构成的,并无类似的画面意义,这就形成了英语国家的人们的思维方式,即遵守正确的逻辑推理过程,并由此得出正确结论。《红楼梦》的两个译本的译者首先都遵循了西方读者的语法结构和基本思维习惯,将汉语中特有的流水句等“意合”的句式转换成为西方国家思维模式下的“形合”句式。如第8回中:(贾母)因宝玉吃了酒,于是命他回房歇着。忽想起跟宝玉的人来,于是便问道“:李嬷嬷怎不见?”众人不敢直说家去了,便只说:“才进来了,想有事才去了”。杨译:“Where’sNannyLi?”Themaidsdarednotdisclosethatshehadgonehome“.Shewasheramomentago”,theysaid.“Shemusthavegoneoutonsomebusiness.”霍译:sheaskedwhathadbecomeofNannieLi.Themaidsdarednottellherthetruth,whichwasthatshehadgonehome.“Ithinkshemusthavehadsomethingtodo”,saidoneofthem.“Shecameinwhenwedidjustnow,butwentoutagainimmedi-ately.”原文中的无主句,在两个不同的译本中都被加上了主语“I”和“she”。另外两个译本中均用了“but”、“and”等连接词来强调句子间的逻辑关系,使得汉语语言中的流水句、无主句等形式转变成了更符合西方思维模式下的“形合”句式。2习俗文化的差异及处理习俗文化也即人们日常生活、社交活动中,贯穿于不同民族的风格习惯并以此形成的不同文化。这一不同的习俗文化在人们日常的打招呼、打电话、告别、致歉以及称谓等方面均有不同表现,以亲属称谓为例,亲属称谓主要反映不同人物间婚姻或血缘的关系,具有一定的民族文化特性。由于文化母体的差异,不同民族语言文化中,其称谓也大相径庭。在称谓这一习俗处理上,中国传统文化则“讲人伦,重名分”,而西方文化的价值观则更注重“人为本,名为用”,因此在《红楼梦》英译过程中,其亲属称谓处理着实是一件不易之事。如第3回中:凤姐对贾母的一段对话:“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竟像个嫡亲孙女似的,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嘴里放不下。”杨译“:Herwholeairissodistinguished!在汉文化中,孙女属于嫡亲,是儿子的女儿;而外孙女则是外戚,属于女儿的女儿,因此二者不能同等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