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面板协整的交通运输与区域经济发展研究

作者:荣芬;李忠民 刊名:武汉理工大学学报(信息与管理工程版) 上传者:潘静

【摘要】利用1995—2011年度29个省市的面板数据,运用多指标面板聚类进行地域分类,然后运用面板协整和面板模型估计理论对交通运输与经济发展间的关系进行研究,发现按东、中、西分类不是最合理的分类方法,另外发现交通运输与经济增长两个变量都为一阶单整变量,且二者存在长期均衡关系,但是显著性水平较低。分别对3个地区做因果关系检验发现,经济增长是交通运输的Granger原因,反之不成立。

全文阅读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走上了飞速发展的道路,国内生产总值从1978年到2011年增长了128.73倍,而人均GDP从1978年到2011年增长了91.08倍。与此同时,我国在此期间也加大了对交通基础设施的投资,铁路、公路、水运、航空和管道等交通基础设施水平也日益完善。我国交通基础设施总运营里程和完成货物运输总量分别比1978年增长了30倍和116倍。交通运输业已成为国民经济中一个比较重要的产业,交通运输业的发展可以促进区域经济的发展,经济水平的提高也会加大对交通运输业的需求。近年来,我国已进入全面、快速的工业化时代,交通运输与区域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已成为经济发展研究中的热点话题之一,而我国如何制定有效合理的交通运输机制,则有赖于对两者关系的准确把握。1文献综述关于交通运输与经济增长水平之间的关系,国内外已有许多学者对此做了较详细的研究。研究方法主要有:协整分析和Granger因果检验法、VAR(向量自回归)法、回归分析法等。FED-DERKE等[1]利用时间序列数据实证分析了南非基础设施投资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表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可以间接或直接影响经济增长,且这种促进作用比较明显,但经济产出对基础设施投资的反馈作用较弱。OZBAY等[2]运用多种计量模型实证分析了交通运输与经济产出之间的关系,表明交通投资对经济产出有极强的正面影响,并且交通对经济产出有一定的滞后效应和溢出效应。JEFFREY[3]利用生产成本函数模型对交通基础设施对经济影响的重要性进行了实证研究。王家庭等[4]基于时间序列数据利用协整理论和因果检验理论分析了交通运输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宗刚等[5]利用VAR模型和脉冲响应函数对交通基础设施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进行了定量研究。杨帆等[6]则以GDP衡量经济增长,以公路铁路运营里程和货运量衡量交通基础设施,基于生产函数建立回归模型,采用主成分分析法做了研究。刘勇[7]利用面板数据研究了公路、水路交通固定资本存量对我国经济增长的空间溢出作用。党超[8]运用面板协整和因果检验理论,分析了全国及东、中、西部的交通发展水平与经济增长相互作用的机制。从现有的研究来看,对于交通发展水平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所用到的方法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定性分析和定量分析。定性分析一般是集中在交通与资源和环境之间的关系,注重交通发展方向和模式的研究,较少做交通运输与经济发展内在机制之间的动态研究。定量分析大多是运用传统的线性系统建模优化方法。随着计量建模的发展,一些学者开始利用协整模型和误差修正模型等,但是在做协整分析时,所选取的指标不统一,不管是衡量交通运输水平还是经济增长的指标。另外,大多数学者一般利用时间序列数据进行协整分析,而忽略了截面上的特征,虽然党超运用了面板协整理论,但是直接利用东、中、西部的地域分类方法进行研究,实质上也不是最合理的方法。鉴于此,笔者首先利用多指标的面板聚类方法对我国29个省市进行区域划分,然后对各个区域分别进行面板协整和因果关系检验。2数据描述和指标选取面板数据是指同时包含截面和时间序列信息的数据。笔者选取19952011年度的29个省市的面板数据作为研究分析对象,由于重庆和西藏部分数据缺失,故不作为研究对象。所有数据均来源于《中国统计年鉴》和《新中国60年统计资料汇编》。笔者实证分析部分主要采用多指标面板聚类,目的是把29个省市分为3类地域,以便对每一地域分别进行面板协整;再对每一地域分别作面板协整分析和面板模型估计。在进行多指标面板聚类分析时,选取的交通发展水平指标为:铁路营业里程、货物周转量和旅客周转量。在做面板协整分析时,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