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杜甫诗歌对宋诗的影响

作者:左汉林;韩成武 刊名:三峡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张旗

【摘要】杜诗对宋诗的影响,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宋人在诗学观念上推崇杜诗,他们继承杜甫"诗史"精神,写出了关心国事民生的诗歌;宋代诗人在诗歌风格上学习杜诗,也注重学习杜诗的诗歌技巧;宋人模拟杜诗,使用杜诗典故,集杜为诗并集杜入乐;宋人在诗歌创作中经常模拟杜诗题目,有时又以杜诗为韵。

全文阅读

宋代诗人普遍崇杜、学杜,宋代还出现了“千家注杜”的局面。杜诗是宋代诗人最终选定的诗学典范,在内容和风格等多方面对宋诗产生了巨大影响,对宋诗整体风格的形成也起到了很大作用。讨论杜诗对宋诗的影响,对认清宋诗风格的形成过程及宋诗的特质有重要意义。本文认为,杜诗影响宋诗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宋人极为推崇杜甫的人格和诗歌成就宋人普遍推崇杜甫和杜诗,他们推崇杜甫的人格,并在诗歌创作实践中逐步把杜诗作为诗学典范。在北宋前期,王禹偁对杜诗极为喜爱,他说:“本与乐天为后进,敢期子美是前身”,“子美集开诗世界,伯阳书见道根源”,“谁怜所好还同我,韩柳文章李杜诗”,表达了对杜诗的推崇。林逋的诗不学杜甫,但杜甫是林逋比较推崇的诗人。在北宋中期,梅尧臣明确认识到杜甫在诗歌史上的地位,王安石推崇杜甫也极喜杜诗,对杜甫的遭遇也多有感慨。苏轼认为杜甫有崇高的人格,并特别对杜甫的“一饭不忘君”表示钦佩,苏轼在《王定国诗集叙》中说:“若夫发于性止于忠孝者,其诗岂可同日而语哉。古今诗人众矣,而杜子美为首,岂非以其流落饥寒,终身不用,而一饭未尝忘君也欤?”[1]318又云:“杜子美在困穷之中,一饮一食,未尝忘君,诗人以来,一人而已。”[1]1517苏轼对杜甫的诗歌也非常推崇。苏辙不仅对杜甫有较高评价,对杜甫的遭遇也表示同情。苏辙《和张安道读杜集》云:“杜叟诗篇在,唐人气力豪。近时无沈宋,前辈蔑刘曹。”[2]54此诗表达了对杜甫的崇敬之情,对杜甫的诗歌造诣表示推崇。在北宋后期,黄庭坚、陈师道对杜甫和杜诗非常推崇,既注重其思想意义,更推崇其艺术技巧,江西诗派以杜甫作为自己诗学的典范。我们从黄庭坚《老杜浣花溪图引》就可以看出他对杜甫的钦敬之意。黄庭坚有诗云:“老杜文章擅一家,国风纯正不欹斜。帝阍悠邈开关键,虎穴深沉探爪牙。千古是非存史笔,百年忠义寄江花。潜知有意升堂室,独抱遗编校舛差。”[3]1706含有对杜甫的无限钦敬之意。黄庭坚敬佩地说“文章韩杜无遗恨”[3]519,“拾遗句中有眼”[3]574。这个时期的张耒也在诗学观念上尊杜。南宋诗人也推崇杜甫和杜诗,如杜甫在陆游心目中占有重要地位,陆游《宋都曹屡寄诗且督和答作此示之》云:“天未丧斯文,杜老乃独出。陵迟至元白,固已可愤疾。及观晚唐作,令人欲焚笔。”[4]784可见陆游心中最伟大的诗人就是杜甫,是杜甫独出才使斯文未丧。这个时期,对杜诗认识更为深刻的诗人是陈与义。陈与义诗云:“久谓事当尔,岂意身及之。避虏连三年,行半天四维。我非洛豪士,不畏穷谷饥。但恨平生意,轻了少陵诗。”[5]492按此诗作于建炎二年(1128)正月,当时陈与义自邓州往房州,遇虏,奔入南山。诗写避地奔逃之艰辛万种和离合悲欢,感情充沛,出语沉痛,正如钱钟书所说:“他(陈与义)的《正月十二日自房州城遇虏至》又说‘但恨平生意,轻了少陵诗’,表示他经历了兵荒马乱才明白以前对杜甫还领会不深。他的诗进了一步,有了雄阔慷慨的风格。”[6]132这说明天崩地解的现实,使南宋诗人对杜诗有了新的理解。由此可知,杜甫在宋代具有崇高地位,无论从人格上讲还是从诗歌艺术上讲,杜甫在宋人心目中都是最伟大的诗人。二、继承杜甫“诗史”精神,宋诗中多有关心国事、反映民生的诗歌王禹偁对百姓有深切的关心和同情,他的一些诗歌对历史事件的反映十分细微和真实。梅尧臣的诗歌表现了对社会不公的揭露和对国事的关注,苏舜钦的诗歌与杜甫一样关心国事,同情百姓,和当时的诗人相比,他的这类诗歌感情真挚,发乎性情,最接近杜甫的诗歌,可称“诗史”。如端拱元年(988)岁暮在任职右正言直史馆时,王禹偁有《对雪》一诗,由自己的舒适生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