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奈良·平安时代的汉诗文化论考

作者:张彦萍 刊名:文学教育(中) 上传者:周立新

【摘要】日本奈良时代、平安时代可以说是日本汉诗文化的兴盛期和黎明期。日本汉诗,指的是日本人用汉语创作的诗,遵从汉诗格律用韵的一种诗歌形式。汉诗从中国传入日本,深受中国唐诗的影响,是日本文学史上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本文就日本奈良时代、平安时代的汉诗文化进行了考证和论述。

全文阅读

一、引言日本汉诗,指的是日本人用汉语创作的诗,并且遵从汉诗格律用韵的一种诗歌形式。是日本文学史上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现存最早的日本汉诗虽然在6世纪末的飞鸟时代的648672年就已经出现,为大友皇子所作。[1]但汉诗在日本受文人重视,并在日本广泛传播的是奈良时代和平安时代。下面就奈良时代和平安时代的汉诗文化进行考证和论述。二、奈良时代和平安时代的汉诗在日本的奈良时代和平安时代可以说是日本汉诗文化的兴盛期和黎明期。当时如果说到“文”的话,指的就是“汉文”,即现在的中文。因为日语里的文字“假名”,归根到底只是“假的汉字”,而不是真正的汉字。当时发展汉诗文化的中坚人物基本上是以天皇家为主的皇贵族上层统治者;还有以空海[2]为代表的僧侣精英人物。在日本奈良(公元710~784年)即中国隋唐时期,日文假名尚未发明之前,日本通用汉字,并引进大量中国典籍,汉诗也因此大受日本人欢迎。尤其在初唐、盛唐时期,以弁正等为代表的遣唐使,有计划地将灿烂的大唐文化带入日本,诱发了日本文化的大发展,汉诗也是众多璀璨的“舶来品”之一。由于受中国唐诗文化的影响,日本的贵族和文人纷纷做起汉诗来,汉诗成了贵族社会的官方文学。天平宝字三年(751)日本出版了第一部以五言诗居多的汉诗集《怀风藻》,共收120首诗,诗作者有天武天皇、大友皇子、诸臣、僧侣和隐士等64人。这一时期还涌现了与李白、王维交情深厚、最终埋骨长安的日本汉诗人阿倍仲麻吕(晁衡)。还有右丞相的吉备真备,天武天皇的孙子长屋王。奈良时代诗人都通汉语,诗风模拟中国六朝,形式以五言为主,一些优秀作品,如曾经作为遣唐副使赴唐的藤原宇合的《奉西海道节度使之作》(“往岁东山役,今年西海行;行人一生里,几度倦边兵。”)等可与唐诗媲美。[3]还有,奈良时代的长屋王不但汉诗造诣深厚,而且热衷于国际交流。其中最为有名的是“千件袈裟”的故事。说的是长屋王写了倾注中日友好的四言汉诗一首,并把这首汉诗刺绣于千件袈裟上,通过日本隋唐使送给了唐的僧侣。诗句:“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寄緒仏子,共結来縁。”这首四言诗句大意翻译:山川虽相隔,同天同风月;佛法共信仰,一起共结缘。长屋王的这首汉诗感动了唐高僧鉴真,也让鉴真有了日本并不是未开化之国,而是对佛法兴隆热心的新兴文明之国的好印象。正因为如此,日本僧人荣睿、普照来华学佛留学时敦请鉴真赴日传佛的时候,鉴真欣然应允。[4]在克服种种困难,先后六次东渡日本终获成功。他携带佛经、佛具及佛象,于天宝十二年(753年)抵日本。此时鉴真双目失明,但他仍努力弘扬佛法,传播中国文化并以其丰富的经验,讲授医药知识特别是他所带香料药物等,至今日本奈良招提寺及东大寺正仓院仍保存有其遗迹。鉴真不仅为日本带去了佛经,还促进了中国文化向日本的流传。在佛教、医药、书法等方面,鉴真对于日本有极其深远的影响。为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留下了最为绚丽的篇章。当时通过遣唐使带入的中国文化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另外平安时代的弘法大师空海,曾到中国学过佛教,得道后回国,写了一部《文镜秘府论》,专就诗的四声、体势、文意、文病、属对、格律等问题作了探讨。这对日本汉诗的创作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794年,日本迁都平安(即现在的京都),史称平安时代,由于天皇带头提倡学习中国文化,崇尚儒家学说,几代天皇都是有名的汉诗作者,嵯峨天皇(810-823年在位)亲自参与编辑的汉诗集《凌云集》(814),共收91首诗和《文华秀丽集》3卷(818),共收148首诗。后又有淳和天皇(824-834年在位)亲自参与编辑的《经国集》20卷(827),现存6卷共253首。这些汉诗多模仿中国唐代的诗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