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剧《越狱》看电视剧对社会文化心理的表达

作者:李朝阳 刊名:电影文学 上传者:孙志军

【摘要】美国福克斯电视网推出的《越狱》作为一部在诸多方面对电视剧创作进行了突破的电视剧,它的成功首先在于其文化主题不仅契合了年轻人群体的社会心理,而且还体现出丰富而又具备哲学深意的内涵。对于该电视剧文化主题的探讨,有助于了解美国电视剧文化编码的发展历程以及该电视剧对于类型化的某种突破,同时也能够从另一个侧面审视中国电视剧所存在的缺陷和问题,并为中国电视剧创作的思路带来启发。

全文阅读

叛逆的社会文化心理2005年,美国福克斯电视网推出由博比罗斯导演的电视剧《越狱》(PrisonBreak),不仅使福克斯赚得声望,而且也依靠着互联网的传输和宽带的高速下载成为全球网民炙手可热的宠儿。这种宠爱超越了人们从《老友记》(Friends)那里得到的快乐和惊喜,也超越了《24小时》(24Hours)出世时人们对动作片的那种兴奋和期待。作为一部在诸多方面都对电视剧创作进行了突破的电视剧,《越狱》的成功首先在于其文化主题不仅契合了年轻人群体的社会心理,而且还体现出丰富而又具备哲学深意内涵。单就故事而言,不论把“越狱”这件事放在哪个国度,都是一项重大犯罪行为。但是,这部电视剧却使越狱成为某种正义的行为。因为在“越狱”的表象下,隐藏着其他重大的政治阴谋和惊险谋杀,看似违反国家法律的越狱者正在维护公正,而看似维护国家权力的“政治家”却在以权谋私,陷害普通的公民。因此,这部电视剧的画面和镜头,记录了美国社会的阴暗面,大胆揭露了美国司法制度和监狱生存状况的黑幕。该剧实际上探讨了一个很具有哲学意味的话题,即“怀着正义的目的,行走非正义之路,是不是英雄所为”。如主人公迈克尔和神父在剧中的对白:“保佑我神父,我有罪。”“你上一次忏悔是什么时候?”“这是我第一次,有生以来。”“你知道你罪行的本质吗?”“本质?我不太确定。”“在你内心深处你是知道的。”“正义的?也许吧,相信到最后能为我的所作所为正名。”“你的最后目的是什么?”“拯救一个人的生命。”“那你的所作所为呢?”“我几乎破坏了所有的法律,但这不仅仅是我所做过的事,还有其他人做的事,而他们做是因为我让他们做的。因为我觉得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本来这次我应该更明白的。”……“有办法来挽回的,把你的意志交给上帝。”“如果我现在放弃,我会失去我所爱的一切。”“会失去你的灵魂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迈克尔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说明虽然他尊重上帝,但却拒绝把自己的意志交付给上帝。这种信仰观在某种程度上暗合了一种社会心理嬗变的趋势。反观基督教的近代历史,由于科技文明的进步,基督教的权威性在逐渐式微,同时,民主观念又进一步将精神独裁的宗教拉下神坛。尼采曾大声疾呼“上帝死了”,这个“上帝”不仅仅是指基督教的上帝,而且指的是自柏拉图以来统治欧洲几千年的形而上精神。“你说的一切都不存在:没有魔鬼,也没有地狱。你灵魂之死,还比你的肉体快些,不要害怕!”在美国电影《第一滴血4》(RamboIV)中,一批对缅甸的难民展开人道主义援助的基督徒被当地的政府军俘虏,一个前去营救他们的雇佣兵说:“他们派我们这样的魔鬼去做上帝应该做的事情。”这句台词不无反讽地说出“上帝拯救世界”的荒谬。无独有偶,美国电影《出租车司机》(TaxiDriver)里的主人公特拉维斯营救雏妓、火拼皮条客的壮举也塑造了一个尘世的英雄,他无法指望司法机构提供正义的解决办法,也无法奢望上帝之手的援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这信仰就是人心深处的良知与正义感。按照斯图亚特霍尔著名的关于编码和解码区分的思考,可以看出如法兰克福学派所指出的,媒介文化产生于工业生产的组织过程,其产品的生产是按照文化工业的生产代码和模式进行的。电影、电视、通俗音乐以及媒介文化的其他类型被高度编码到商业企业的体系内,并按照高度传统的代码和公式组织起来。所以,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期间,尤其在二战后空前的物质充盈之时,幸福的中产阶级的核心家庭主宰着美国的情景喜剧。随着物质充盈现象在70年代初期的结束,新兴的工人阶级喜剧开始出现,如《家庭琐事》(AllintheFamily);在80年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