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社会价值理想的当代意义

作者:孙鹏 刊名:中共山西省直机关党校学报 上传者:乐冬英

【摘要】马克思、恩格斯社会价值理想的本质包括:在保证和促进生产力高度发展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实现社会公平正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马、恩的社会价值理想理论有助于我们正确认识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坚定社会主义信仰。

全文阅读

古今中外的许多思想家对社会价值理想都有自己的主张,如“大同社会”、“理想国”等。这些社会价值理想给人类以美好的希望,但其中大多带有空想成分。马克思恩格斯在继承前人思想的基础上,对社会主义价值理想作了有益探索,第一次使这种理想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之上。重温马、恩关于社会主义价值理想的思想,有利于正本清源,有利于我们坚定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念。一、价值、价值理想、社会价值理想价值的原始涵义指的是客体属性与主体需要的关系,是客体对主体的有用性。价值与人的本性是分不开的,而人的本性是一个多层次的概念,从人的自然本性来说,“他们的需要即他们的本性”[1]。正是需要的不断产生推动人类去认识和改造世界,以维系人的生存和发展;同时又限制某些新需要的满足。在满足与满足限制的矛盾运动中,人类社会不断向前发展。所以说,人类的实际需要产生了某种价值诉求。价值理想是主体对未来有可能实现的价值目标的设定和追求,是人们对未来的一种价值判断。由于价值是由未被满足的需要所引起的追求,需要指引着人的价值判断,所以价值的有用性、实效性并不否定其理想性。价值理想正是主体要求超越现存、超越自身,去实现预期目标的表现。社会价值理想是指人类对未来社会的总体构想,一般而言,从人的社会性关系来说,自由、平等、正义等是这一构想的核心内容。因为人的社会性需要有两个最为根本的方面:一是自由发展个性,二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和正义。从人的对象性关系来说,人的本质在于其社会性。“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2]人作为一种社会存在物,只有在他的社会性需要得到满足以后,他才超越了动物性的生存,提升到异于动物的“社会人”的境界。在原始社会,人与人之间处于一种原始共同体之中。但是,随着剩余产品的出现,利益主体开始分化,利益冲突也日渐增多,于是产生了合理划分利益格局的客观要求。随着阶级的形成、私有制的确立,原始的平等完全消失。当不平等发展到“几乎把一切权利赋予一个阶级,另方面却几乎把一切义务推给另一个阶级”[3]的时候,为了维持不平等的现有秩序,国家产生了。国家实际上是统治阶级用强制手段压迫被统治阶级的工具,当压迫使广大被统治阶级无法呼吸的时候,自由平等的要求随之产生了。二、马、恩关于社会主义价值理想的科学探索在马克思主义理论诞生以前,人类的社会价值理想始终带有空想的性质。马克思和恩格斯继承了空想社会主义价值理想的合理成分,对社会主义价值理想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一)马、恩的社会主义价值理想建立在对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批判的基础之上首先,从制度上分析了无产阶级贫困的原因。马克思恩格斯深刻地揭露和批判了资本主义私有制度的罪恶,认为这是造成无产阶级极度穷困的根本原因。在他们看来,资产者为了装满自己的钱袋,不惜采取任何手段;无产者在法律上和事实上都是资产阶级的奴隶,资产阶级掌握着他们的生死大权。其次,从经济关系上分析了资本主义平等和自由观念的虚伪。平等观念是历史的产物,是一定社会经济关系的反映。马克思指出,资产阶级倡导的所谓平等、自由的人权和公民权,实质上就是资产阶级自身的特权,资产阶级所谓的各阶级“平等”在事实上是做不到的。与此完全不同,无产阶级平等要求的实际内容和最终目的是消灭阶级。而对所谓的自由,他们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不要用自由这个抽象字眼来欺骗自己吧!这是谁的自由呢?这不是每个人在对待别人的关系上的自由。这是资本榨取工人最后脂膏的自由。”[4]再次,从人与人的关系上揭露了资本主义制度的丑陋。马克思恩格斯深刻地揭露和批判了资本主义制度下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异化,认为这是一种赤裸裸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