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汉同声传译过程中的典型困境及解决途径

作者:高文峻 刊名:广东农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上传者:王志勇

【摘要】文章按照困难程度从大到小列出了英汉同声传译过程中译员可能遭遇到的四种困境。分析出对应的四个病因分别是英语听力弱、心理不冷静、同传口译策略有误、汉语口头表达能力欠佳,并针对病因提出了解决途径。

全文阅读

一、典型困境英汉同声传译译员在工作中往往会碰到如下几种典型的翻译困境(按照困难程度从大到小排列):1.听不懂源语(即英文)的确切含义,无法开始同声传译。2.听懂了源语却不能及时译,紧接的下句(段)英文把残留在脑海里的听懂了的上一句(段)意思给“冲”走了,这样译员就会产生长时间的沉默。3.听懂了,翻译也可以跟上,但在有限的时间里发现自己没把最主要最重要的内容翻译出来。4.听懂了,跟上了,主要内容也表达了,但感觉自己的译文讲得不顺畅、不到位,没能充分展示出地道中文应有的力量。后两种情况下口译质量受损,译员会感到程度不同的遗憾。二、对困境的诊断造成以上四种困境的主要病因一一对应为:英语听力差;译员不够冷静(从而造成短期记忆力差);同传口译策略有误;汉语口头表达修养欠佳。现在让我们对每个病因作进一步剖析。首先,英语听力差。这是学外语者的通病,尤其是学习非近亲语言的外语学习者。像中国人学英语就属此列。为什么听力会差呢?人们常从技巧的层面去分析原因,却忽视了最根本的因素时间的投入。在没有语言环境的情况下,中国的英语学习者要想达到听懂英语母语人士讨论一般社会问题的听力程度,必需做到每天听英语,最好是每天听一小时以上,各种题材和形式换着听,坚持几年。若想在一两年内达到同样目标,则每天的有效投入时间还得多一两倍以上。这样的时间投入要求苛刻吗?并不苛刻。如果没有这样的练习量是绝不可能达到上述听力程度的。我们从人们在真实生活中运用母语处理日常事务时对于听、说、读、写四种形式的时间分配的规律中就可以得出这个结论。“根据美国保尔兰金(PaulRankin)教授的统计,人们在社会实践中,语言文字使用的75%是通过听说来完成的,其中听占45%,说占30%,读和写只占16%和9%。”[1]而我们的外语学习中对听的投入时间却倒过来了,往往是最少的,一般来说只会在一周两节或四节的听力(或听说)课上听听,平时想到了就隔几天随便听个二十分钟。接收陌生语音信号,使之融入听者的熟悉语境,转化为可理解的新形象和新观念,这是一项复杂、艰巨的工作。我们花这么少的时间去练习这么难的东西,从根本上就违背了人们的认知和实践规律,所以国人普遍的听力水平低,甚至“聋哑英语”现象的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因此,缺少长期、定量、有规律的听力训练这个前提,听力水平不可能发生本质性的提高。当然,做到了这个前提,欲大幅提高听力还需其他一些要素配合才行。以下几个方面也须同步发展:词汇量、英语的阅读水平、综合知识储备(即脑海中储藏的“图式”)水平以及听者的情绪状态等[2,3]。这样的归纳是到位的,听英语是以收听音频信号为驱动,调动一个人所有英语知识(包括词汇和语法)以及人生阅历和想象力的活动。若不充分激活各种人体机能和知识储备,不努力去捕捉稍纵即逝的声音信号,在没有外语大环境熏陶的社会中要“自然”地听懂这门外语所传达的信息是根本不可能的。同文同种的同胞对彼此讲的语音语调差别稍大的方言都可能相互无法理解,对于文字、文化、发音都很不一样的外语又怎么可能容易理解呢?其次,在同声传译过程中译员的冷静以及合理分配注意力的能力具有无比重要性。一句英文你即便意会了,也不能仓促地马上译,而应沉住气边译边把精力继续分配一部分给听觉,这样才能保持源源不断地接收输入的信息,才能做到稍滞后源语半句到一句地不间断地持续翻译(这样才叫同声传译),这样才能避免长时间的沉默。着急的翻译会造成对听的功能无暇顾及,使得接下来的连续好几句英语源语都听不清,译员只能不译或乱译,这样的同传就濒临失败了。第三种困境中译员能够听懂原话,翻译时速度也跟得上,而且同时还能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