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晏子春秋》看晏婴的法律思想

作者:赵玉环 刊名:管子学刊 上传者:张爱琴

【摘要】《晏子春秋》记载了齐国贤相晏婴的大多数事迹。本文以《晏子春秋》为依据,对晏婴的法律思想进行探讨,认为晏婴具有重德、尚礼、省刑三个方面的法律思想,对后期齐国法律思想的发展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对我们今天的法制建设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但其法律思想仍然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全文阅读

晏子,名婴,谥平,字仲,又称晏平仲,齐国夷维(今山东省高密县)人,春秋齐大夫。为政清廉节俭,礼贤下士,能言善辩,是齐国的著名贤相之一,备受司马迁推崇:“假令晏子而在,余虽为之执鞭,所忻慕焉。”(《史记管晏列传》)晏婴生活的春秋时期,旧的奴隶制度已开始崩溃,新的封建制度正在逐步形成。齐国在当时虽然还保持着东方大国的地位,但自齐桓公卒后的齐国国内的内乱和外部征战,使得齐国的霸主地位已经不复存在。晏婴辅佐齐灵公、齐庄公和齐景公三世国君达50余年,虽未能再度称霸,但使齐国出现了较长时期的稳定发展的局面。《晏子春秋》是记载晏婴思想和佐政事迹的最主要典籍,共八卷,分为内篇(六卷,即《谏上》、《谏下》、《问上》、《问下》、《杂上》、《杂下》)、外篇(两卷)两部分,共计二百一十五章。1972年山东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出土证明此书并非伪书。本文以此为依据,探讨晏婴的法律思想。一、晏婴法律思想的内容1.重德《晏子春秋》一书中多处提到“德”字,“德”成为《晏子春秋》一书最核心的概念之一[1]。晏婴本人也是“盛德”之人。齐景公曾赞晏婴有德:“善哉!晏子之言,可无用乎!其维有德。”(《内篇谏上》之十五)晏婴多次强调实行德政的必要性。他说:“古之王者,德厚足以安世,行广足以容众,诸侯戴之,以为君长;百姓归之,以为父母。”(《内篇谏上》之十四)周文王之所以取得天下,是因为有德:“古者文王修德,不以要利,灭暴不以顺纣……是以诸侯明乎其行,百姓通乎其德,故君民而不危,用国而不弱也。”(《内篇问上》之二十三)齐桓公与管仲之所以能成就霸业,也是因为实行德政:“昔者管子事桓公,桓公义高诸侯,德备百姓。”[2](《内篇杂下》之二十八)只有“节取于民,而普施之,府无藏,仓无粟,上无骄行,下无谄德”(《内篇问上》之七),才能得到天下诸侯和百姓的支持和拥护。而齐景公因不实行德政,想如齐桓公、管仲那样争霸是不可能的。他说:“今君疏远贤人,而任谗谀;使民若不胜,藉敛若不得;厚取于民,而薄其施,多求于诸侯,而轻其礼;府藏朽蠧,而礼悖于诸侯,菽粟藏深,而怨积于百姓。”(《内篇问上》之七)这样不仅成就不了霸业,甚至会有亡国的危险。他说:“君无厚德善政以被诸侯,而易之以僻,此非所以子民、彰名、致远、亲邻国之道也。”(《内篇谏上》之九)“上离德行,民轻赏罚,失所以为国矣。”(《内篇谏上》之三)晏婴认为齐景公靠勇力不可能使国家长治久安,他说:“轻死以行礼谓之勇,诛暴不避强谓之力。故勇力之立也,以行其礼义也。……今公自奋乎勇力,不顾乎行义,勇力之事,无忌于国,身立威强,行本淫暴,贵戚不见善,逼迩不引过,反圣王之德,而循灭君之行,用此存者,婴未闻有也。”(《内篇谏上》之一)尚勇好斗是灭国之行,只有修德,实行德政,才能使天下归附,他说:“伐人者德足以安其国,政足以和其民,国安民和,然后可以举兵而征暴。今君好酒而辟,德无以安国,厚藉敛,意使令,无以和民。德无以安之则危,政无以和之则乱。未免乎危乱之理,而欲伐安和之国,不可,不若修政而待其君之乱也。”(《内篇问上》之三)在晏子看来,德政的具体内容就是“任贤爱民”,即“其政任贤,其行爱民”(《内篇问上》之十七)。“其政任贤”就是“举贤以临国,官能以敕民”,即任用贤能之人作官,管理国家,整饬百姓。如何发现贤能之人呢?晏婴认为君主必须用心去观察,才能发现贤能之人:“观之以其游,说之以其行,君无以靡曼辩辞定其行,无以毁誉非议定其身,如此,则不为行以扬声,不掩欲以荣君,故通则视其所举,穷则视其所不为,富则视其所不取。夫上士,难进而易退也;其次,易进易退也;其下,易进难退也。以此数物者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