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性后现代主义思潮初探

作者:常春雨 刊名:沧桑 上传者:籍仙荣

【摘要】建设性后现代主义思潮建立在对现代性批判和超越的基础之上,是对批判性后现代主义的扬弃。它提出的后现代整体有机论、后现代创造观以及后现代生态文明观是后现代主义思潮中最有价值的观点,对我们发扬创造性精神,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追求丰富的精神生活以及推进现代化建设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全文阅读

“后现代主义者是一群心灰意冷的知识分子”,“是一种嘲讽的世界观,甚至是绝望的世界观”[1]。它极其狂妄,企图颠覆一切,瓦解传统,粉碎人们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并试图把人类理性和主体性置于死地。这是人们对早期后现代主义思想的批判和抨击。在对这种早期后现代主义极端化的思维方式与理论的批判中,一些后现代主义者通过反思,开始摆脱“否定就是一切”的僵滞思维,导致了其思想的变异,使其在思想内容上逐步适应现实,思考未来,从而赋予后现代主义以明晰的建设性意义,于是建设性后现代主义便应运而生。建设性一词是与批判性相对,“旨在强调建设性后现代主义正在为现代世界提出一个积极的选择途径。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反对解构现代性的诸多特征的工作。重要的是,对现代性的批判和拒绝应当伴随着重构的主张”[2]。笔者认为,建设性后现代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主要体现在坚持后现代整体有机论、倡导后现代创造观、提倡后现代生态文明观三个方面。一、坚持后现代整体有机论17世纪,受牛顿三大定律和万有引力定律所建构的经典物理学体系的影响,在哲学界产生了机械实体论思想。它的主要特点是照搬机械物理学的方法来解释物质运动、世界发展等基本的哲学问题。机械实体论思想把每一个个体存在都视为孤立的实体,否认自我与其他事物之间是相互规定、相互制约的,割裂了实体之间的内在联系。建设性后现代主义的整体有机论正是建立在对这种割裂世界普遍联系的机械论批判的基础之上的。建设性后现代主义是以美国当代思想家怀特海(A.N.WWhitehead)的后现代有机论为科学武器或基础,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整体有机论。怀特海对机械论进行了有力地批评,认为这种机械理论否定了物体内能,否定部分与整体的有机联系,把宇宙归为一堆僵死的无生机的各自孤立的物体的偶然堆积。他主张应该用一种机体论的理论去代替它,他把这种理论称之为“机体机械论”(organicmechanism)。这种后现代有机论的基本观点是:一切原初的个体都是有机体,都具有目的。一切事物都是主体,都有内在的联系。他说,“在这一理论中,由于各种分子所属总体的一般机体结构不同,而使其内在性质也各不相同”[3]。建设性后现代主义以后现代有机论为基础,进一步反对机械论,坚持了整体有机论。建设性后现代主义者认为,世界是一个由不同实体组成的有机系统,在这一系统中,一切实体都是平等的主体。每一个实体都与其他实体之间存在相互依赖的内在联系。建设性后现代主义的代表人物大卫雷格里芬(Griffin,D.R)强调事物的“有机”、“整体”与“内在联系”,指出那种认为我们与世界只存在外在的相互作用的机械论观点是错误的。格里芬指出,后现代的一项任务就是“要创造一种认为我们彼此相互依存的意识,这种意识深刻地认识到,个人利益和他(或她)作为其中一个部分的整体的利益是分不开的”[4]。小约翰B科布(JohnB.Cobb,JR)也指出,“一些存在主义者和反正统文化主义者赞同一些生物学家的看法,即不能用机械的观点来理解生命,他们对机械论世界观给予人类所产生的影响痛心疾首”[5]。查尔斯伯奇(CharlesBirch)还列举了卡尔普里布拉姆及其同事们制作的大脑全息摄影模型。这个模型与绝大多数大脑生理学家提出的严格的机械模型不同,它显示出图像不是通过物体和照片上的点一一对应的方式表现出来的,“如果某些脑细胞被移开,那么它破坏的不只是图像的某些部位而影响了整个图像的清晰度。图像是作为一个整体的众多细胞相互作用的结果。这种大脑全息摄影模型,是一个大脑的生态模型”[6]。这是一个在建设性后现代主义者看来否定机械论的典型事例。二、倡导后现代创造观后现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