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马克思与恩格斯的自由思想

作者:周福振 刊名:法制与社会 上传者:包乌仁吐亚

【摘要】自由,一直是人们不断追求的崇高目标,也是哲学界长期探索的一个重要课题。古今中外,许多哲学家对自由问题做过多方面的探讨,赋予各种解释,其中不乏有合理的思想,但又有其局限性。马克思与恩格斯在批判地继承前人成果的前提下,以实践为基础,既唯物又辩证地阐明了科学的自由观。

全文阅读

自由问题是哲学史上一个古老而常新的问题,人们称之为“自由之谜”。回顾历史,古往今来多少哲学家在自由理论面前失败了,始终未能揭示自由的真谛。只有马克思与恩格斯,才最终在实践唯物主义的基础之上,创立了科学的自由观,引导着一代代的人为争取自由和捍卫自由努力奋斗。马克思指出:哲学家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恩格斯也曾指出:“自由是在于根据对自然界的必然性的认识来支配我们自己和外部自然界。”马克思与恩格斯在批判和继承前人思想成果的基础上,将自由与能动的社会实践相联系,第一次真正的把自由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之上,给自由以科学的解释,从而实现了自由观上的革命变革,在哲学史上确立了科学的自由观。马克思与恩格斯的自由思想有着极其丰富的内涵,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自由是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统一马克思与恩格斯把实践引入自由观,强调自由不仅是对必然的认识,更为重要的是对世界的改造,这样使自由成为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统一。马克思与恩格斯以前的哲学家已经懂得了“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这个真理,马克思与恩格斯的自由思想在承认这个真理之后又补充了它的不足,认为人们只是认识了事物的规律,还不是自由的,只有进一步在实践中正确地掌握和运用规律,使主观符合客观,变主观的东西为客观的东西,即在实践中得到预想的结果,那才是真正的自由。因此,没有在认识和实践上对客观规律的正确把握,就没有人的自由,社会实践是人获得自由的根本途径。马克思与恩格斯的自由思想从唯物史观出发,指出自由是对客观必然的认识;自由更是一个实践的问题,投身于变革自然和社会的实践中,是人们获得实践的基本途径,社会实践是必然转化为自由的桥梁。人们只认识客观必然,并不会得到自由,自由必须通过社会实践得以实现,并通过社会实践得到更加充分的发展。所有企图在现实的社会实践之外得到自由,企图超越现实的社会条件去追求当时还无法实现的自由,其结果只能适得其反,将会陷入更大的不自由。二、自由是改造主观世界和改造客观世界的统一马克思与恩格斯认为,人们争取自由不仅体现在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而且体现在对客观世界的改造,并且是改造主观世界和改造客观世界的统一。恩格斯在论述人的自由时既讲了正确认识和运用自然规律、社会规律,也讲到正确认识和运用人的精神规律。他说:“这无论是对外部自然规律,或对支配人本身的肉体存在和精神存在的规律来说,都是一样的。”改造主观世界和改造客观世界是相互依存的。改造主观世界的过程就是依据认识规律、思维规律来改造自己的认识能力,使主观符合客观,实现主观和客观、理论和实践的具体的历史的统一,使人们的主观认识由不知到知、由片面到全面、由肤浅到深刻、由一级本质到二级本质……的无限发展。显然,只有改造主观世界,才能更好地认识必然,才能更有效地改造客观世界,才能获得自由。同时,人们也只有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实践过程中,才能真正有效地改造主观世界。三、自由是“历史发展的产物”马克思与恩格斯认为自由是“历史发展的产物”,自由的实现是在实践基础上从相对走向绝对的辩证过程。一方面,自由是相对的、有条件的。这是因为每个人或每一代人对必然的认识和对世界的改造,都受到了主观条件和客观条件的限制,任何时候总有未被认识的“盲目必然性”,因而自由是有限的,具有相对性。另一方面,自由又是绝对的、无条件的。人们只要认识了必然并据此正确地支配我们自己和外部世界,达到了预期的结果,人们便获得了自由,这是无条件的;随着人们认识和实践的发展,人类必将日益从广度、深度上拓宽与深化对必然的认识和支配,从而使人类的自由不断发展,这一过程不会完结,这也是无条件的,因此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