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建筑创作本原

作者:张向宁;梅洪元 刊名:城市建筑 上传者:张莹莹

【摘要】本文以中国当下宏观创作视阈为基点,结合黑龙江省博物馆建筑方案创作,从建筑的现代性品质、原真性基点、适度性原则三个方面论述了建筑创作的本原回归。

全文阅读

一、泥沙俱下的时代20世纪70年代末至今,中国的宏观环境发生了质变,改革开放使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发生了巨大变革,今日之中国已逐步从贫瘠跃迁至繁盛。与此同时,全球化浪潮的冲击以及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从功能、审美、建造等层面对中国建筑产生了深远影响。时代的进步拓展了中国建筑师的创作视阈,赋予我们更多的创作空间,以“中国速度”去赶超世界。在短暂的30多年时间里,我国的建筑领域经历了从对现代主义建筑批判、后现代主义建筑尝试到新现代主义建筑探寻等过程,建筑创作水平得到极大提升。在欣喜于建筑领域繁荣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我国现阶段的社会转型并不是以自身成熟、高度发达的工业社会为基础,而是在全球化浪潮影响下工业化与后工业化交织在一起的不均衡转变,建筑思潮的快速更迭很大程度上是西方建筑理论在中国城市的移植。均质、工业化标准的现代主义建筑和张扬个性与解放的先锋思潮强烈地冲击着中国建筑断裂的现代性,这种后发外生型的现代化与诸多矛盾纠结的关联是我们当下真切的创作语境。21世纪是速度至上的时代,速度被看作世界发展从量变到质变的必经之途。速度产生效益,但当速度遭遇不平衡的结构与无节制的扩张之时,必将导致系统的失衡与崩溃。从另一个角度而言,“速度之灾”引发了2008年美国的金融危机与席卷世界的经济海啸,这比那些我们曾经热议的“全球化与地域性”与“海外建筑师的中国实践”等焦点问题更为真实、更为深刻地影响着中国建筑师的现实生活与建筑创作。今日中国正处于泥沙俱下的时代,宏观金融环境对于建筑的影响不仅仅在于直接的经济效益,而是其以“不可遏止”的速度左右了建筑师的创作欲望与激情。在物质与欲望的洪流中,一些放弃执着与坚守的建筑师迷失在速度的狂潮中,大量未经推敲的“速度建造”构建了脆弱的繁华盛景,却依然掩盖不了建筑思维的贫瘠与创作源泉的枯竭。当速度与形式主义的追求被置于进步的名义之下,必将导致潜在的“建筑危机”!二、建筑创作的本原经典的建筑需要一个不断思考与沉淀的创作过程。在时间的范畴里定义永恒,是缓慢的衍生,而由缓慢所积淀的厚重与美感,正是那些久尔弥笃的经典建筑之灵魂所在。正因如此,当代建筑师更要本着“怀真抱素”的建筑之心去重新探求建筑创作之本原。基于此,笔者以建筑的现代性品质、原真性基点与适度性原则为出发点,试图对中国当代建筑创作进行新的诠释与定位。1.建筑的现代性品质建筑创作本原的回归是不拘泥于传统的创新,更是不凌驾于历史的超越文脉是一个具有包容性与多义性的概念,重视地域文脉并不是对古典文化的回归或是乡土设计,也不是与全球化趋势对抗,或排斥外来文化的参与,片面地强调单一的传统审美标准、忽视了文脉自我发展和现代化更新的需求是对历史肤浅的理解与误读。作为文明容器的建筑势必要承载地域文明所积淀的精髓,但建筑终归是为人使用的物质实体,而非仅作为收藏的艺术。广义的文脉不仅要作为记忆符号去承载历史,更应该实现人们的群体认同与情感归属。建筑的现代性品质不是一个抽象、普适的概念,不是对枯燥乏味、千篇一律的方盒子建筑的回归,而应建立在民众精神诉求与社会现实经济基础之上,视建筑为地域文明现代化进程的物质基础,通过抽象现代化过程的本质特征,以建筑实践修补城市断裂的历史。2.建筑的原真性基点建筑创作本原的回归是此时此地的建造,更是此情此景的抒发建筑历史是流逝的时间在永恒存在中的演化,因而建筑并非仅限于一种宏大叙事的范式,更应该为人提供原真性的日常生活体验。建筑的原真性基点是在现实生活基础上体现建筑的生命力,在时间的绵延中获得建筑创作的自由。建筑师作为个体的人一定要有自由的意志,有了主体性,才能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