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英文化下翻译的差异性——以《红楼梦》回目的翻译为例

作者:王厉 刊名:科教文汇(上旬刊) 上传者:余林波

【摘要】本文以杨宪益和霍克斯的《红楼梦》回目的翻译为例,对比了中英文化下翻译的方法、理论、风格的差异,揭示了英汉文化差异对翻译的影响,同时得出翻译理念以及译者风格的不同,同样可以产生出风格迥异但同样精彩的翻译作品的结论。

全文阅读

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是中国古典长篇小说中最优秀的作品,是悠久、灿烂的中华文化的杰出代表,是一部集所有重要的中国文化之大成的百科全书。作为中国古典章回体小说的优秀代表,《红楼梦》回目的撰写是相当精彩的,它提纲挈领地介绍了每回的内容,而且其本身既似骈文,又如对联,整齐明晰。这种文字形式,在世界各国的小说中是独一无二的,它更是中华民族特色在小说中的一种表现。目前《红楼梦》已被翻译成20多种文字,十余种外文译本和节译本,其中英文译本多达9部。目前,翻译界公认的两个经典版本是有杨宪益、戴乃迭夫妇翻译的《TheDreamOfRedMan-sions》(以下简称杨译)和英国汉学家大卫霍克斯(DavidHawkes)翻译的《TheStoryOfTheStone》(以下简称霍译)。两个译本都显示出了译者的实力,无愧于原文的伟大。但由于译者拥有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使得他们在翻译时出发点不同,在翻译理论的选择和运用上不同,因此他们英译的《红楼梦》在风格上也各具特色,从而带给读者不同的感受。本文以《红楼梦》回目及两译本中回目的翻译为例,来分析中英文化下翻译的差异性。1修辞翻译的差异修辞的运用通常能获得远远大于直白表述语言的效果。《红楼梦》回目中的修辞增添了语言的色彩和审美价值,给读者提供了广阔的思维想象空间,在前80回的回目中,每回的回目都含有对偶的修辞,另外还出现较多的比喻等修辞手法。下面我们分别以对偶和比喻为例,来分析杨宪益和霍克斯在翻译时处理这两种修辞时的差异。1.1对偶对偶是指语言活动中,作者有意以字数相等、句法相同或相似的两个语言单位,成双作对地排列在一起,通过齐整的视听觉美感形式实现表情达意的最佳效果的修辞文本模式。[1]在译文中,杨宪益和霍克斯都尽量遵循这一模式进行了翻译。以“托内兄如海荐西宾,接外孙贾母惜孤女”(第三回)为例:杨译为“LinRuhaiRecommendsaTutortohisBrother-in-law.TheLadyDowagersendsforherMotherlessGrand-Daughter.”霍译为“LinRuhairecommendsaprivatetutortohisbroth-er-in-law.AndoldladyJiaextendsacompassionatewelcometothemotherlesschild.”该回目的前后两句都是按照同样的句子结构布局的,杨译和霍译都尽可能地保留了原文的对偶结构,但霍译很显然用词拖沓,没有突出章回目录的简洁性,在一定程度上损失了原文的结构美。再以“呆霸王调情遭苦打,冷郎君惧祸走他乡”(第四十七回)为例:杨译为“AStupidBullyIsBeatenUpforHisAmorousAdvancesACoolYoungGentlemanLeavesHomeforFearofReprisals.”霍译为“InpursuitoflovetheOafKingtakesafearfulbeatingAndfromofreprisaltheReluctantPlayboymakesahastygetaway.”我们可以看到《红楼梦》回目原文中顿数规整,基本都是这种“三二三”式基本句型,即按照汉语每句八字的词组音节数目的分段排列构成,每句三顿,每顿字数为两个或三个,给人以抑扬顿挫之感,并在修辞结构上形成对偶。杨宪益和霍克斯在对这一回回目的翻译中,都体现了这种形式上的对偶。但从这一回中,霍译则更有意再现了原文的节奏感,并将上下句译文都分为三段,均由介词短语+主语+动宾短语构成,而且做谓语的两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