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论”与“伪危机论”——对当前中国比较文学研究现状的反思

作者:许相全 刊名:商丘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宋灿华

【摘要】比较文学学科理论建设的核心是应对"危机论",但中国比较文学应对的"危机论"是一种"伪危机论",没有实在的价值和意义,它是脱离中国实际的舶来品。由于中国比较文学缺乏厚实的理论基础,当前中国比较文学的首要任务应该是悬置"危机",回归本土文学。

全文阅读

当前比较文学学科理论领域有两大热点:一为比较文学定义的探讨;二为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这两个问题都从属于比较文学的“危机论”:定义探讨回应的是对比较文学学科的质疑;翻译转向是比较文学“危机论”深化的产物。传统比较文学在国外走向穷途末路时,翻译转向体现了国外学者的解决思路。纵观近年来关于比较文学学科理论的文章,基本上都围绕着一个危机、一个定义、一个转向展开。在展开这三个问题时,除翻译研究稍有新意外,其他两个问题的探讨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真理越辩越明”,对当前的比较文学学科而言,反而是越辩,危机越重;越辩,定义越经不起推敲。在应对危机过程中,危机反而加深了。“危机论”如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梦魇一般萦绕着中国比较文学。正如有论者所言:“比较文学学科仍还是一门死而复生并疑团重重的学科。[”1](P10).本文拟对中国比较文学的“危机论”进行辨析,指出其“伪”的性质,并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悬而不决,回归中国文学本位。一、“危机论”及其研究状况“危机论”是比较文学界面临的重要问题之一,能否解决好这一问题,直接关系到比较文学学科的成立。“危机论”利用比较文学学科自身存在的悖论或者出于一种固执的学科偏见,质疑比较文学学科的合法性和独立性。“危机论”和比较文学的发展如影随形。“比较文学自问世以来,在过去百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困惑’、‘焦虑’、‘危机’之声不绝于耳[”2](P33)。在国外,比较文学大概经历了四次危机:1克罗齐的质疑。在比较文学产生之初,克罗齐对比较文学提出种种责难。有学者称他是“带着与比较文学公然为敌的独裁观念,在各种场合用种种不同的沉重打击来对付我们这门学科[”3](P56)。由于克罗齐在欧洲的重要地位和影响,其质疑对比较文学学科带有毁灭性冲击。这可以说是比较文学的第一次危机。2韦勒克的反叛。韦勒克著名的《比较文学的危机》,质疑了法国学派的实证研究,宣称法国学派的研究已经使比较文学处于“危机”状态。3“死亡”说。在西方学界的理论转向和文化研究冲击下,比较文学存在的合法性被瓦解。许多学者对比较文学提出了新的焦虑,甚而提出“死亡”说,如伯恩海默的《比较文学的焦虑》(1995),斯皮瓦克的《一个学科之死》(2003)等。4转向说。谢天振教授认为:“当1993年英国著名比较文学家苏珊巴斯奈特(SusanBassnett)在其于当年出版的专著《比较文学批判导论》一书的最后一章打出‘从比较文学到翻译研究’这一标题时,她实际上已经提出了‘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这一命题。[”4](P43)而孟华先生则把“提倡以蓬蓬勃勃发展着的‘翻译研究’替代‘比较文学’[”5](P51)列为比较文学学科“消解论”之一。自比较文学传入中国之后,“危机”也是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有论者指出:“近年来中文期刊以‘比较文学的危机’、‘焦虑’、‘困惑’乃至‘死亡’、‘终结’为题的论文比比皆是。据笔者所见粗略估计,近10年来中国大陆公开发表的相关文章中,直接涉及这一主题的至少不下200篇。[”6](P83)中国学界对“危机论”的回应,基本上是通过定义来完成的。2006年版的《比较文学教程》归纳了中国不同学者或者同一学者在不同时期所下的10个定义[7](P27-30)。最近两年,新定义仍在出现。而对于危机的另一回应翻译转向也成为热点。《中国比较文学》近年来起加大了刊发“翻译研究”的文章,反映了翻译研究近期的活力。中国诸多学者共同思考“危机论”,反映了中国比较文学的繁荣局面。近期《北京大学学报》(2008年第3期)推出的三篇文章(刘象愚先生的《比较文学“危机论”辨》、谢天振先生的《论比较文学的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