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建筑生态优化的理念与实践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73.00KB 文档分类:工业技术 上传者:杨菠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文档信息

【作者】 邓其生  胡冬香 

【关键词】传统建筑 生态优化 继承 

【出版日期】2005-02-28

【摘要】本文以中西人文观念的差异为基础,围绕生态系统的能量流、物质流理论,探讨中国传统建筑的生态优化理念及实践经验,从整体生态环境之优化、单体建筑之生态理念及用地与理水等几个方面进行了总结和分析,给当前城乡生态规划和生态建筑设计以启迪。

【刊名】南方建筑

全文阅读

生态观念是古代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中华民族之所以能持续发展与生存,无不与其对自然的理解、以及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密切相关。总结并整合古代生态理念,提炼和分析生态实践经验,并以科学的态度予以继承,必将对今后中国建筑走生态优化的道路有所启迪。一、趋势与由来中华民族所以生存与持续发展,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其突出的生存观及发展观。北京保利博物馆藏有三千年前的遂公盨铜器铭刻有90多字的金文,开头即说“天命禹敷土堕山浚川……”,续后出现了六个“德”字。“德”不仅是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准则,而且还指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标准,“天人合一”也有此含义。《周易·文言》有谓“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要求人们的行为要顺从自然的规律。我国古代长期处于自给自足的农耕社会,人们为了种族的繁衍,自然形成了朴素的生态智能,创立了自己传统的生态思想体系,渗透于儒、道、释之哲学与风俗民情之中。尽管古人对宇宙本体的体悟是直接、简单的,却与现代的科学生态观不谋而合。西方文化原为神本文化,以“利”治国,强调竞争,经过了资本主义的充分孕育。工业革命后,生产力急剧提高,对自然资源进行掠夺性开采,导致森林减少,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酸雨污染,空气恶化,垃圾成灾,地球热效应加重,原有的生态平衡被破坏。深刻的教训,惨痛的代价,引起了西方建筑界对生态规划与设计问题的关注,并进一步对建筑生态化的理论进行研究与实践,初步形成了现代西方的生态优化理念。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生产的发展速度超过了西方资本主义发展初期,生态平衡的破坏程度更为严重,空气、水体、土地受到普遍的污染,资源消耗率前所未有,国家的生态安全受到严重的威胁。由此,国家提出了未来科学发展观,探求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在吸收西方现代先进理论与经验的前提下,研究和发展我国传统建筑生态优化的理念与实践,也许可以找到一条符合我国国情的、有中国特色的建筑发展新路。二、生态优化的思想与理念道家思想是我国土生土长的正统思想,主张“自然无为、顺应天道”;道家的精神是“以虚为本,以因循为用”。《老子》曾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认为道是本性,是天然,是自然而然;认为天、地、人是不可分的,人来源于自然,依赖自然而生存,必须遵循自然规律才能发展。道家反对以人类为中心,其言曰:“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而人居其一焉”,意即人与自然是平等的、相依而存的。《庄子》提倡“少私寡欲”,由此演化出中华民族“节俭”的美德。减少资源的浪费,限制过度的贪欲,这正是生态优化的基本思想。现代生态概念中能量流、物质流、信息流的循环运动理论告诉人们,自然物质循环规律是不可抗拒的,人类只能适应顺从,采取自我调节、平衡和缓的态度,也就是采取生态优化的策略。《周易》是儒家关于自然、社会和历史变化规律论述的思想体系,他把阴阳演变为八卦,并转化为六十四卦整体循环理念。认为人的生命机体、天的气节气象运行、宇宙自然的发展过程、生物的兴衰存废都是循环转化的。儒家把宇宙归纳为天、地、人三才,主张“天人合一”、“天人感应”,同时尊重天地,“赞天地之化育”,认为人不能大于天,人是自然界中的一员,人与其它生物是平等的。孔子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他还把天地视作父母,人和自然是亲和的关系,从来没有把自然当作征服的对象。《中庸》中提到的“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这可以说是我们祖先提出的大系统的生态观。《孟子·梁惠王上》云:“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反对过分开发木材;同书又曰:“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意即林木及其林中野兽,池水及其池中鱼鳖都不能伐尽杀绝,留有养生待后繁殖的余地。对于森林的生态效益,《荀子·致士》中早有认识:“山林茂而禽兽归之,……山林险而众鸟兽去之”。认识到养林是关系到物种生态平衡的事。在与自然相处中,人们逐渐体会到山林防止水土流失、净化空气、避风遮阳和调节气候的综合作用。佛教虽是从印度传入,但与中国儒道结合后,成为中国信徒多、地域广的宗教。佛教“普渡众生”、“众生平等”和“大慈大悲”的理念深入人心,主张消灭一切欲望,认为贪欲是人类一切恶果的根源,以克己、自苦和忍欲的利他主义的精神,指引人们去珍惜他人生命,关爱各种生物,保护生态环境。佛教之“因果报应”和“因缘关系”,认为“善恶总有由缘”、“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认为人们不尊重自然必会遭到自然的报复,要求教徒不杀生,以“放生得福”的观念及“救死救生”的信仰,阻止人们过度捕杀生物,有效地减缓了生物灭种,这对中国现代生态平衡的维护具有重大意义。综上所述,在我国古代,国家政令、宗教信仰、民情风俗和道德标准上都倡导人与大自然的协调发展。生态优化思想贯穿于各行各业的方方面面。三、整体优化的环境观当代整体生态观认为,地球的生物圈是一开放的大系统,内部各要素之间相互关联并且相互依赖;生态系统中的土地,空气、水及其它生态因子是相互作用和不断循环的。在古代,由于生产力水平较低,人们懂得利用自然,但还不能主宰自然,整体环境的优化主要是通过选址来达到的。《管子》一书中对城市的选址有如下论述:“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旱而水用足,下毋近水而沟防省”,主张建筑物要选择依山傍水的地形,以免受旱涝之害。所以,中国传统建筑往往都建立在山脚高地或山腰,很少有建在峰顶或沟谷的。另外,对于村落的整体环境要求也有如下论述:“故圣人之处居者,必于不倾之地,而择地形之肥饶者……,左右经水若泽,内为落渠之泻,因大川而注焉,乃以其天材、地之所生利养其人,以育六畜”。可见古人选择居住环境,首先考虑的是生存条件。从西安半坡原始社会聚落选址事实来看,早在五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聚居地,就是在靠依山原,近水湾,据沃地,在优化的环境里,以种养生息。岭南少数民族山区村寨亦选择优良的山腰而居,山顶有茂密的森林蓄水,且可采柴为燃料。山水由竹筒引之入屋,经使用后灌入梯田,两侧山坡肥土育草,六畜繁生,梯田四时有水自流而下,注入山下江河,少有天然灾害,安居乐业。岭南古代无论是山区客家土楼、广府硐楼、潮汕厝寨,几乎都是按综合整体的生态系统考虑,进行环境优化择居的。如客家土楼,多选在前田后山的负阴抱阳坡地上,建筑依坡而建,前低后高,引风向阳,污水排入村前的半圆形池塘,蓄水净化、养鱼养鸭及防火,池边种植果蔬,池内所积塘泥,每年清理用作肥料或作土坯建房。村外常有小河环抱,河堤绿竹绕村,路沿堤出村,村头有榕树乘凉,村口有风水林养,建筑有机地融进了山、水、林、田、园的大自然环境中,人与自然和谐共处,是典型的综合生态优化模式。《园冶》相地篇把园地分为山林、村庄、城市、郊野、江湖等地,要求园林“因境而成”、“相地合宜”、“构园得体”、“格式随宜”、“得景随形”,强调造园与环境的结合。岭南园林,如余荫山房或可园,把人工空间和自然空间整体优化为生态空间。四、节约用地与保持水土的理念中国是世界上土地资源最缺乏的国家之一,人多地少,制约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近十多年来,用地开发的失控,使土地资源的使用与浪费几近极限。节约用地,提高土地利用效益,已成为国家最关注的策略问题。我国古代把土地、山林、水源看作为生存环境的主要物质因子,特别是把土地比作黄金和生命根基。“民以食为天”,食物几乎全由土地耕作所供,衣、住、行也都离不开土地。《荀子·天论》有云:“得地则生,失地则死”。由于土地对国家民族的重要性,早在夏代就有保护和利用土地资源的机构和官员,周代以来的“司徒”、“土方氏”、“司空”、“原师”、“掌固”等便是管理土地使用的机构。在岭南古代血统姓氏村落,通常都由族长管理土地,除了私家的“私田”外,还有公益的义田、学田、祭田、军田等公田。村与村之间常出现的争地现象,乡间一般有习成的公约和乡规加以议和解决。在岭南乡村,对土地的利用还普遍有一种“因时制宜”的乡俗。如春天制定本年土地利用计划,祭土地神;夏天禁止动土建房;秋天宜修仓、建房、装修;冬天宜利用农闲备木土料和土砖等。对土地的养生,岭南黎、苗、瑶少数民族有轮耕和换耕的风俗,即把山地按2~3年耕与牧轮换,以保护地肥;换耕是指同一块地,一年种水稻,隔年种旱作的方法。由于耕地的可贵,如何提高土地利用率就成了先人争取生存的焦点。经世世代代的经验积累,手法通常有如下几种:(1)岭南客家山区和苗瑶少数民族,以及四川云贵山区,建筑多利用山地,采用吊、坡、台、挑、披、峻等手法,建筑与山形、地势结合在一起,而非大动土方,乱建滥挖,既节约了用地,又优化了生态。(2)岭南珠三角地区村落,采用低层高密度的布局,把天井和巷里缩小,有规律地整齐排列,满足小家庭的生活、生产功能要求的同时,又形成冬暖夏凉的小气候。(3)客家土楼、开平碉楼、粤北石楼、壮族木楼……都是向空中发展,多建五六层,向高空要地,虽主要是出于防潮防卫的要求,客观上却节省了土地。(4)在个体建筑处理上,采用前厅后寝和光厅暗房的格局,加大了房间的进深,排列紧凑;其它采用阁楼贮物,利用骑楼、竹筒屋、挑搭、晒台、天窗、隔断、花窗等细部处理,亦可相应地节省用地。(5)西北和中原黄土高原的窑洞住宅之存在已有几千年历史,这种住宅具有节土地、抵风寒、御酷热、省材料、少耗能的优点。窑顶常种果蔬、庄稼,利于保护环境,净化空气,改善小气候。(6)对土地的价值评定。《孔子家语·相鲁》说:“乃别五土之性,而物各得其所生之宜,咸得厥所”。意即土地的利用应按土地的性状,因地制宜地开发,顺差异而进行调整。《礼记·王制》又云:“凡居民,量地以制宜,度地以民居,必参相得也”。意即根据土地资源的状况来合理安排土地。土地与人居有一种生态相宜的联系。五、理水与水环境的优化战国时,伍子胥选苏州城址有“相土尝水”之说,土和水之不可分离,而且是人类生存发展的主要自然资源。水质之好坏,水量之多少,水之流向,旱涝之灾,水渔之利,水路运输与生活所需……都直接影响着人类的兴衰。我国在夏禹时就有化水害为水利的理念和实践。春秋时,安徽寿县楚庄王兴建的安丰塘(芍坡),秦昭王时李冰修筑的四川都江堰,秦始皇时郑国渠都是当时世界有名的水利工程。这些工程实践科学地把水系生态优化了,人工环境与自然环境顺天理,按人们的需要融合在一起。秦代的广西灵渠,汉代的龙首渠,历代的黄河大堤……均是利用水势,通过生态优化为人类造福的典例。《管子·水地》有:“水者,地之血气,如筋脉之通流者也,故曰:水,具材也”的记载,表明了水是地球躯体的生命脉带,循环流动于生态系统内。在过去的农耕社会里,水象征着财富吉祥,农民引水灌溉、楫舟、防火,凿井饮用洗盥,没有水就没有生命。碧水常年奔流不息,阴柔可亲,美化着周围环境。山水结合,刚柔相济,虚实相生,阴阳互补,这正是中国古人的理想生态自然观,中国山水园林的理念也出于此。中国古代流行的“风水说”中,“水”是地理格局中的主要因素。郭璞《葬书》有云:“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可见“聚气”是风水之根本,水生气,无水则无聚,谓:“气者,水之母,有气斯有水”,所以,风水之法得水为上。各派风水师都看重水口的选择,有“入山寻水口”之说。水口乃小盆地山形把门之地,是交通出口、风与水之出入处,肥沃冲积地,景观锁处,防卫要地。《青鸟经》说:“水口宜山川融结,峙流不绝”;《博山篇·论文》也说到“水口重重,将相之关,山谷水口,倍加结确……左右交牙,气聚其间”。陶渊明《桃花源记》所谈的村落入口处,在岭南山区很为常见,村口即水口,出水处山峦环抱,水曲依依,山回水转,其间常见有桥、塔、亭、庙之属。这种风水观念,其实是对自然生态的优化,也是人居要求安全、舒适、宁静、美观的需要;是对理想世外桃园生活的追求。孟浩然之《水法方位辨》中对水法、水形都有一定的论述。如“水之妙,不外乎形势、性情而已。今以水之情势,宜忌详于左:凡水来之要玄,去要屈曲,横要弯抱,逆要遮栏……合此者吉,反此者凶。明乎此,则水之利害昭昭矣”。文中把水的形势与性情特征看作对人吉凶的预告。的确,直冲的水易成水灾,冲积地弯曲缓和的水局环境,更合适人居。民间常说的“人杰地灵”,也就是这个意思,优化的生态环境适宜于人才的成长。在我国

1 2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