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设施、空间溢出与区域全要素生产率——基于中国266个城市空间面板杜宾模型的经验研究

作者:张浩然;衣保中 刊名:经济学家 上传者:李怀岩

【摘要】本文基于2003—2009年中国城市面板数据,采用空间杜宾模型检验了基础设施及其空间外溢效应与全要素生产率的关系。结果表明:在控制了城市的经济密度、产业结构和外商直接投资等因素后,一个城市的通讯基础设施和医疗条件不仅提高了本地区的全要素生产率,在城市间也存在显著的外溢效应,而人力资本和交通基础设施虽然对本地区全要素生产率有积极的影响,但并没有发现其对临近城市的TFP产生显著的促进作用。

全文阅读

- 61 - …… 2012. 02 基金项目: 本文受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2009JJD810008)的资助 一、引 言 基础设施是决定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它不仅作为直接的投入要素进入生产函数提高产出,而且通过溢出效应和网络效应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进而间接促进经济增长。世界银行( 1994) [1]将基础设施划分为经济性基础设施和社会性基础设施: 道路交通、邮电通讯等经济性基础设施直接参与生产活动,能够降低企业成本,提高生产效率; 科技、教育、卫生等社会性基础设施有利于人力资本的积累和民生福利的改善,是推动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教育、医疗以及交通和通讯基础设施作为经济增长的先行资本,在政府公共支出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也是十二五期间优先发展的战略目标。由于基础设施的影响范围会扩散到周边区域,而地方政府更为关注能够提升本地区短期相对竞争优势的项目,可能会导致部分基础设施的供给低于最优规模,造成基础设施投资结构的扭曲和效率的损失。那么,基础设施在城市尺度上是否存在空间外溢效应? 不同种类的基础设施对于促进城市经济增长的作用方式和程度是否存在异质性? 深入研究以上问题对于优化政府公共投资决策,提高资源的配置和使用效率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随着新增长理论的发展,基础设施投资的外溢效应逐步成为学术界的研究热点。Barro( 1990) [2] 通过构建内生增长模型从理论上支持以基础设施为代表的政府公共投资对私人资本存在溢出效应,以解释各地区经济增长的长期持续性和差异化。一些研究者相继通过将基础设施与全要素生产率相联系来 ——— 基于中国 266 个城市空间面板杜宾模型的经验研究 (吉林大学 东北亚研究中心,吉林 长春 130012) 本文基于 2003—2009 年中国城市面板数据,采用空间杜宾模型检验了基础设施及其空间外溢效应与全要素生产率的关系。结果表明: 在控制了城市的经济密度、产业结构和外商直接投资等因素后,一个城市的通讯基础设施和医疗条件不仅提高了本地区的全要素生产率,在城市间也存在显著的外溢效应,而人力资本和交通基础设施虽然对本地区全要素生产率有积极的影响,但并没有发现其对临近城市的 TFP 产生显著的促进作用。 关键词: 基础设施; 空间溢出; 全要素生产率; 空间杜宾模型 中图分类号: F061. 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3—5656(2012)02—0061—07 基础设施、空间溢出与区域全要素生产率 □张浩然 衣保中 经济学家 - 62 - …… 2012. 02 判断这种外溢效应是否存在,Aschauer( 1989) 的研究表明高速公路、机场、公共交通等核心基础设施对美国全要素生产率具有很强的解释力[3]。Fernald( 1999) 发现美国密集使用车辆的行业从道路条件的改善中得到了更多的利益,据此认为交通基础设施具有显著的生产率效应 [4]。此后,Everaert and Heylen ( 2001) [5]、Bronzini and Piselli( 2009) [6] 等学者都对基础设施与生产率的关系进行了检验,多数研究结果都在不同程度上支持基础设施对地区生产绩效具有积极的影响。而 Holtz - Eakin( 1994) 基于美国数据的研究却得出了不一致的结论,他们认为在考虑了内生性问题和洲固定效应后,公共基础设施投资对生产率的影响并不显著[7]。 相关文献对交通和通讯基础设施的空间溢出效应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但也没有得出一致的结论。Cohen and Morrison( 20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