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潮儿向涛头立——记湖北省劳动模范李鹏章

作者:刘厚伟;管淳 刊名:湖北地矿 上传者:周卫敏

【摘要】 今年4月,李鹏章获得湖北省人民政府授予的“劳动模范”的光荣称号,是今年湖北省地矿系统这一殊荣的唯一获得者。 面对荣誉和喜悦,回首4年多的日日夜夜,多少汗水,多少拼搏,浓缩了大地情深,长河如诗,岁月如歌……

全文阅读

今年4月,李鹏章获得湖北省人民政府授予的“劳动模范”的光荣称号,是今年湖北省地矿系统这一殊荣的唯一获得者。面对荣誉和喜悦,回首4年多的日日夜夜,多少汗水,多少拼搏,浓缩了大地情深,长河如诗,岁月如歌……上任伊始,获报施工工地发生多头“插钎”严重事故;然而,还有许多“多头插钎”零乱如麻1997年10月,李鹏章从鄂东北地质大队劳动人事科科长的职位上被推选任命为鄂东北地质大队队长。1951年10月出生的李鹏章,1970年参加工作就来到湖北省第八地质大队,1976年调入现在的鄂东北地质大队。30多年的地质生涯,其间除脱产学习两年外,他参与过大别山区、桐柏山区等地的磷矿、萤石矿、金矿、金刚石矿的地质调查;调任过大队机关行政科、劳人科、办公室、生产办等岗位职务,并先后出任大队所属河南工程处、南方工程处主任,从事过工勘业第一线的组织和施工工作。20多年的共事,鄂东北地质大队的老老少少对李鹏章寄予殷切的厚望。然而。就在李鹏章上任不到1个月,一个消息传回大队:大队水井工程处在应城长江盐厂施工时,发生孔内多头“插钎”严重事故。长江盐厂曾投入巨资开发了3对采盐深井,都因井与井未曾贯通而闲置。1997年6月,盐厂与水井工程处签下合同:盐厂投资50万,水井工程处钻一口近800米深的过渡井,并确保闲置的一对盐井投入使用。水井工程处日夜奋战,至当年11月,井深达到距终孔还只有3米的地方,钻机开足马力进行最后一个回次的钻探,井内事故突然发生,井下探查发现,直径75毫米的钻杆断为4截,其中3截在井下500多米以下挤插在直径只有190毫米的钻孔内。钻机提取、大功率千斤顶提拔均没有效果……,大队派出资深的工程技术人员协助处理,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仍无进展,而长江盐厂急等深井提取卤水,且井内已敷设下200多米的钢井管。深井报废,后果不堪设想……鄂东北地质大队曾有过辉煌的历史和骄人的业绩。但是到了九十年代初期,国家大量减少地勘费拨款,地勘单位转型进入市场,未能适时适应市场经济运行机制的鄂东北地质大队,在湖北省地矿行业渐渐落伍,至1997年年底,全队债权债务相抵,净债务1250余万元,其中基建欠款、职工集资等短期内必须偿还的紧急债务高达700余万元。该队所属的上海工程处,1997年亏损350余万元,拖欠职工10个月的工资。大队大量生产资料闲置,开工严重不足,待岗和间歇性待岗人员占30以上。队伍涣散,人才外流,劳动纠纷不断,索债者深夜登门造访长江盐厂深井钻杆孔内断为4截,与钻杆多年未用而锈蚀不无关系。事故的阴影,就像雪上加霜的寒流无情地袭来。1998年春节刚过,全队年度中层干部全体会议的前一天,李鹏章再次找来水井工程处主任彭新旺,关切地询问:盐厂深井,还有没有办法可救?彭新旺如实相告:所有想到的办法都用过了。只是另一机台的机长提出的吊锤法还没有试过。但第2期弄潮儿向涛头立吊锤法只在不超过200米井深的事故处理中使用过,500米井深,还没有尝试过。既然还有一法,不妨一试!李鹏章的话很坚定。吊锤法实际是利用人工拉起吊锤,让吊锤产生瞬间冲力,由此顶松并提取钻杆的方法。中层干部会议的第二天上午,李鹏章召来所有与会人员,简要介绍了盐厂深井抢救的情况,他说,现在我们大家一起到现场,成功与否,在此一举。春寒料峭。大队人马从孝感驻地出发来到应城长江埠野外作业现场与水井工程处员工汇合。现场80多人分成8个小组,李鹏章脱下棉衣,加入到拉吊锤的队伍中。在指挥人员威武豪壮的号子声中,沉重的吊锤从地面猛地撞向顶端。一下。两下。三下。钻杆提升了30多厘米,并且没有坠落回位。大伙欢呼起来,高兴起来,对胜利充满了希望。经过检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