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的现实历史规定性

作者:汤安中 刊名:菏泽师专学报 上传者:宋晓铮

【摘要】“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历来被认为是适用于人类社会的普遍性规律。然而,笔者对历史实践的久久思考与反复求索,深以为它不适用于社会主义社会。这个结论可能很难被人们接受。有兴趣者,不妨静观笔者的论辩,也许您会赞同本文的某些“东西”。当然,欢迎对本文的尖锐质疑。真理何惧论辩。

全文阅读

一、历史的质疑四类历史实践提出的质疑:1.社会主义所有制关系是怎样产生的?是经济基础出政权还是政权出经济基础?中国的实践表明。是枪杆子里出政权,政权出公有制生产关系,政权创建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前苏联、朝鲜、越南各国也无不如此。那么,“上层建筑是适应经济基础的要求建立起来的”应作何辩解?(许涤新主编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66页)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在创建前,显然经济基础并没发生变化,既然如此,那么“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马克思《批判》,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83页)应作何理解?不应回避历史向我们提出的问题。2.社会主义所有制关系是怎样消亡的?苏东社会主义大厦的倒塌,其最主要原因,究竟是经济基础的私有化呢,还是上层建筑的腐败、衰落呢?铁的历史证明,戈尔巴乔夫宣布解散苏联共产党之前,在前苏联,各行各业的生产关系是100%的公有制。戈尔巴乔夫本人不是一个资产阶级,他也不代表任何一个资产阶级集团的利益,叶利钦也一样。我们所看到的是上层建筑的一命令废除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既然历史就是这样,怎么能说经济基础的变革,引起了上层建筑变革的呢?3.在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中,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还是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大量的、反复的历史事实表明,废除产品经济承认商品经济、废除计划经济实行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是上层建筑的决定,废除单一的公有制建立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经济成分所有制,也是由上层建筑决定的;将绝大部分国有经济改制为非国有,同样是上层建筑的行为;引进资本主义国家资本,开办深圳等特区,还是上层建筑的决定……总之,上层建筑根据中国生产力发展的需要,根据中国今天的政治、文化等国情,决定经济基础(生产关系的总和)应该是怎样、应该如何发展,既然整个的经济运作都是在上层建筑的直接参与推动下进行的,怎么能说在社会主义的建设中,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如果说,从整个人类社会总体发展看,仍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中国只是个特例。那么,是否还有别的社会主义国家不像中国一样有更多实例呢?再问,这个特例为什么可以违背那个普遍规律呢?4.社会主义国家间的冲突与战争是怎样发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战争历史为什么是那样不可理解。总是与“经济基础性质决定上层建筑性质”每每相背?在前苏联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刚取得胜利不久,“社会主义”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令世界愕然。资本主义国家都认为决不能让“社会主义瘟疫”漫延到世界各国。于是,出于意识形态的考虑,纷纷联合起来围攻年轻的苏维埃。这场战争,即是不同性质国家间的战争,实际上是不同经济基础冲突的反映。列宁认为“工人无祖国”,每个国家的工人阶级都应站起来反对本国的资产阶级以保卫苏维埃。这个历史案例,似乎可以作为“经济基础性质决定上层建筑性质”的佐证。但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经济基础相同的国家,却发生了正面的战争,经济基础性质不同的国家却联合走到了一起。帝国主义性质的英、美等国与社会主义性质的苏联共同去讨伐帝国主义性质的德、意、日三国家。国家的利益超越了意识形态,国家的性质完全模糊了,越南作为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家,为什么要发动对柬的侵略战争?公有制不是排斥一切掠夺吗?作为上层建筑主体的国家岂不根本地扭曲了公有制的经济基础了?越南军队大肆进攻中国、前苏联军队侵占中国的珍宝岛及阿富汗,这些历史事实,按照“经济基础性质决定上层建筑性质”的理论,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但是毕竟发生了!真理是不会被征伪的。然而,以上四类历史实践均证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对社会主义社会均不适用。相对真理只相对于绝对真理长河中的一段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