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和休闲的哲学基础——马克思关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再认识

作者:于桂芝 刊名:社会科学战线 上传者:崔静

【摘要】马克思一生“只是希望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这种特定的历史背景和时代任务 ,决定了马克思主要是从批判资本主义异化劳动和雇佣劳动制度入手 ,探索无产阶级的解放和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由此 ,劳动问题一直是马克思关注的焦点。笔者认为 ,一个自由的人是能够同时主宰自己劳动和休闲的人。马克思关于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实质就是劳动和休闲。

全文阅读

马克思在自己革命活动的初期就声明说:“我们不想教条式地预料未来,而只是希望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从他一生的理论研究和斗争实践来看,马克思对旧世界的批判是从批判资本主义劳动制度入手来进行的,代表作就是《资本论》。《资本论》实际上就是论资本,而论资本的实质是论劳动雇佣劳动。相比较而言,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批判旧世界方面的理论成就要优于他们在发现新世界方面的理论成就。这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发现新世界不仅是个理论问题,更是一个实践问题。但与同时代的思想家相比,他们在“批判旧世界”和“发现新世界”这两方面的理论成就都是佼佼者和先行者。马克思和恩格斯“批判旧世界”的目的是要号召工人阶级开展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实现人的自由和解放,这就是他们关于未来新世界的构想。“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到那时,“人终于成为自己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从而也就成为自然界的主人,成为自身的主人自由的人。”这一构想在马克思早期思想中,只是从哲学、历史学和法学观念中得出来的。用在政治和宗教方面的批判似乎还可以,但一旦遇到实际物质利益问题,就成为“使我苦恼的疑问”。《莱茵报》时期使马克思认识到,原来认为只要抓住政治斗争就能够解决问题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必须抓住隐藏在政治背后的物质利益问题。因此,马克思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写了《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及其《导言》,并得出结论:“法的关系正象国家的形式一样,既不能从它们本身来理解,也不能从所谓人类精神的一般发展来理解,相反,它们根源于物质的生活关系,这种物质的生活关系的总和,……概括为‘市民社会’而对市民社会的解析应该到政治经济学中去寻求。”马克思借鉴德国古典哲学的“异化”理论和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方法来批判旧世界,揭露市民社会中各种“人的自由的普遍性”是假象,努力确立关于人的解放和自由全面发展的真实含义。1844年8月,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巴黎会面,两个智慧的头脑首次面对面的交流。两人的思想不谋而合,从此开始了人类思想史上最伟大的合作。对物质利益的深入思考和对异化劳动的进一步批判,使马克思感受到“异化”理论和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唯物主义的缺陷,从而推动马克思、恩格斯去完成他们的两大发现,即在“异化劳动”和“雇佣劳动”理论的基础上创立剩余价值学说;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辩证关系上创立唯物史观。正是这一历史转向,使马克思较少从人性、人格、人的本质层面思考人的解放和自由问题,而是更多从社会结构、阶级关系、生产方式等方面展开思考,这充分展示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长处,就是更倾向于通过激烈的阶级斗争来实现社会变革,使通往理想社会的道路更加清晰。但同时也留下了对人的自由探讨的不足。围绕人的自由解放问题,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人的自由解放与否的标志就是劳动。显然雇佣劳动是不自由的标志,与之相对的是自由自主的劳动。雇佣劳动之所以不自由是由于雇佣劳动者已经被迫将自己的劳动力出卖给了资本家,劳动力已经转化为商品,已被物化,几乎无自由可言。如果说还有一点自由的话,那就是自身被出卖的自由。为了揭示这种劳动力买卖交易隐含的“秘密”,马克思吸收了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关于劳动价值论的思想成果,区分了商品的二因素和劳动的二重性,创立了科学的劳动价值论。此后,又创立了剩余价值论,揭示了资本家如何无偿占有工人的剩余劳动,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的。马克思指出:“不劳动的社会部分的自由时间是以剩余劳动或过度劳动为基础的,一方的自由发展是以工人必须把他们的全部时间以及他们发展的空间完全用于生产一定的使用价值为基础的;一方的人的能力的发展是以另一方的发展受到限制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