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文化的另一面镜子——读《文化研究和通俗文化导论》

作者:王茜 刊名:湖南大众传媒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上传者:初国卿

全文阅读

合上这本书,或许你满脑子里都是诸如“结构主义”、“后现代文化”、“女权主义”之类玄妙而又时髦的话语,实际上,当你再次呼吸身边无所不在的文化和通俗文化的空气时,你已经发现自己开始透过另一面镜子看身边的文化现象。正如作者在序言中所说,《文化理论与通俗文化导论》带有深厚的“葛兰西色彩”,但事实上无需葛兰西背景也照样能读懂此书。斯道雷有一种非常老实的叙述姿态,并不像那些喜欢高头讲章的“概念大师”们夸夸其谈故弄玄虚。在他所描述与分析的事物与读者的身心感受之间,很少有磕磕绊绊的距离障碍。在书中,作者对文化研究各学派对不同事物的立场进行了比较。在本书关于“新葛兰西派的文化研究”的内容中,斯道雷说,霸权概念的提出,使得通俗文化学者们可以从以往的困境中解脱出来。通俗文化既不再是一种阻碍历史进程的、强加于人的政治操纵文化(法兰克福学派);也不是社会衰败和腐朽的标志(“文化与文明传统”);也不是某种自下而上自发出现的东西(文化主义的某些论述);也不是一种将主观性强加给某些被动的主体的含义机器(结构主义的某些论述)。精辟而又深刻,寥寥几笔就将文化研究中三种不同的派别勾勒出来。同样,作者深刻比较了“文化与文明”传统和法兰克福学派之间的异同。他认为两者所谴责的事物相同,但是原因却各不一样:“文化与文明”传统攻击大众文化,是因为大众文化对文化标准和社会权威构成了威胁;法兰克福学派攻击大众文化则是因为大众文化对文化标准构成威胁,并使工人阶级非政治化从而维护社会权威的铁腕政治。更为重要的是,上述对待“文化变迁”最常见的紧张关系,在斯道雷的书中被一种客观的具有前瞻性的冷静所取代。全书8章内容从“意识形态”、“女权理论”、“后现代主义”等直至“通俗文化”,展示了当代文化世界最重要的课题的全景图。即使是面对这些最重要的课题,我常常可以感觉到作者冷静的思路。他常常在叙述完一个观点后给出严谨而深刻的评价,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如在谈到阿多诺关于流行音乐的观点时,作者冷静地指出: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她是在1941年写这篇文章的。继而又非常尖锐的提出一连串的问题:流行音乐真的像他想让我们相信的那样时铁板一块吗?流行音乐的消费真的像阿多诺叙述的那样被动吗?流行音乐真的能起到社会胶结剂的作用吗?仿佛这位大学者此刻正坐在面前和我们讨论,引导我们去思考,撕去那些理论冰冷的面纱,展示的是一个令人兴奋不已的心灵之旅。在一段叙述之后,斯道雷常常会加上这么一句:“不久,我们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读到此处,我常常哑然失笑,仿佛看见这位德高望重的教授正躲在书页的背后偷偷地笑。为了让读者更容易理解那些艰深的概念和理论,书中列举了大量通俗文化的例子,包括美国电影、电视剧,还有各种人们耳熟能详的歌手、乐队等。更令我感动的是,每一章后面都有详细的“推荐阅读书目”,介绍与本章节相关的书目,不仅表明斯道雷是一位功底扎实搜求务尽的严肃学者,对于我们读者来说,也有着开阔眼界启通思路的功效。在斯道雷的这本书中,我们可以嗅出一点东西,就是在文化研究中,存在着“文化精英主义”和“文化民粹主义”这两种范式之争。在这本书的最后一章《通俗政治》中,作者也提及了“文化研究中的范式危机”,以及由此造成的“质量判断危机”。德国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和英国文化研究学派的文化主义从某种角度说,两者的研究范式恰好标志着两种截然不同甚至对立的文化观念:文化精英主义和文化民粹主义。较之于西方文化,中国当代文化似乎更显得复杂。在中国当前的文化研究中,精英主义的立场并不鲜见。这种精英主义的做法往往把文化被界定在范围相对狭小的领域里。它对大众文化中商业倾向和消费主义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