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协整分析的区域交通运输与经济发展协调性研究

作者:李洁;杨宇翔;庞子帅 刊名:《交通运输工程与信息学报》 上传者:彭晓明

【摘要】利用协整理论,从交通运输促进区域经济发展以及区域经济支持交通运输发展两个角度出发,对区域交通运输和经济协调发展协调情况进行分析。选取四川省客货运量、客货周转量、国内生产总值、交通运输固定资产投资等变量,设计基于Johansen协整检验的评价模型。借助eviews8.0对各变量时间序列进行平稳性检验,建立不同变量间的VAR模型,确定其滞后阶数,检验变量间是否存在长期协整关系,利用Granger检验进行指标间的因果关系检验,得出了四川省区域经济与交通运输的相互影响关系,验证了协整分析的有效性。

全文阅读

0引言交通运输与区域经济之间密切依存,逐渐形成“交通运输-区域经济”复合系统。一方面,交通运输对于区域经济的发展具有较强的支撑作用,完善的交通设施可以促进经济产品的流通,扩大经济活动的范围;另一方面,区域经济的发展可以为交通运输提供有效的运输需求,不断完善交通运输设施设备。交通运输与区域经济发展应相互适应,协调发展。因此,研究区域经济与交通运输发展的协调程度尤为重要。不少学者对于交通运输与区域经济的发展关系进行了研究。查伟雄等利用时间序列DEA分析方法建立了“交通运输-区域经济”系统投入和产出效率评价指标体系[1];陈大鹏等利用主成分分析和回归分析对区域经济系统与交通运输系统协调发展进行了评价[2];汪传旭利用大系统的理论和方法建立了定量分析模型,提出了相应的定量评价方法[3];刘秉镰等利用Granger因果检验论证了部分省份交通运输发展与区域经济发展指标之间的因果关系[4];张俊运用协整分析方法分析了江西省交通运输与区域经济之间的相互促进关系[5]。从研究内容上看,以上研究多从运输系统的角度出发,分析运输系统与区域经济之间的相互影响关系;从研究方法上看,多采用主成分分析法、经典回归模型以及因果检验等方法量化分析运输系统与区域经济之间的相互影响程度。截至目前为止,尚无研究从“协整分析”的角度出发,对四川省交通运输与区域经济发展的关系进行实证分析。本文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基于Johansen协整建立“交通运输-区域经济”协调发展评价模型,借助eviews8.0等相关工具,对四川省交通运输与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关系进行分析,并提出了促进交通-经济协调发展的相关建议。1问题描述交通运输与区域经济的发展相互促进、相互制约,只有两者协调发展,才能实现交通运输系统的不断完善,促进区域经济的繁荣发展。本文通过选取可以反映交通运输以及区域经济发展情况的相关指标,研究两者之间的协调程度。本文主要从三个方面研究交通运输系统与区域经济系统的协调性。第一,探求交通运输对于区域经济发展是否具有促进作用;第二,研究区域经济对于交通运输的发展会否具有支撑作用;第三,通过两者之间相关影响程度,判断交通运输与区域经济的发展是否协调。2评价指标和模型的选取在选取评价指标时,一方面要考虑指标代表的意义,另一方面,要考虑获取指标相关数据的难易程度。根据本文的研究思路,选取以下指标进行分析。选取国内生产总值G作为因变量指标,选取客运量(vP)、货运量(vF)作为自变量指标,以此研究交通运输行业运输产品数量对于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选取地区客运周转量(tP)、货运周转量(tF)作为因变量指标,选取内生产总值G与交通运输固定资产投资(T)作为自变量指标,研究区域经济中交通运输的投入对交通运输系统发展产生的影响。本文主要在于揭示内生产总值G与客运量、货运量以及内生产总值G、交通运输固定资产投资与客运周转量(tP)、货运周转量(tF)存在的定量关系。选取的变量为时间序列变量,因此采用时间序列分析方法研究变量之间的关系。协整分析是时间序列分析方法的一种,可以估计非平稳时间序列间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此外,协整分析可靠性和稳定相较强,能够有效防止虚假回归。因此,本文利用协整分析相关理论对区域交通运输与经济发展协调性进行研究。3基于协整分析的评价模型3.1协整分析的模型和方法变量间的协整关系分析包括变量平稳性检验、变量间协整关系检验以及变量间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三个部分[6]。协整分析首先需要检验时间序列变量的平稳性,本文中使用的检验方法为ADF检验。EG两步法和Johansen极大似然法是协整检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