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的演化博弈分析

作者:赵佩华;刘怡辰;徐宗玲 刊名:《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柴义青(综述)

【摘要】文化创意产业是当今世界经济最具活力、最具潜力的行业之一,并已成为拉动我国广东和台湾地区经济增长的新生力量。广东与台湾文创产业有很强的互补性。运用演化博弈理论构建粤台文化创意企业合作的演化博弈模型,并对粤台文化创意企业最终都选择合作策略的各种情形做了讨论分析,得出了相关结论和并提出对策建议。

全文阅读

文化创意产业是新时期世界经济发展中最具活力、也最有潜力的行业之一。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在其他行业动荡萎缩的情况下,文化创意产业发挥其低成本、高附加值的优势,逆势上扬,表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和发展潜力,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新“亮点”[1]。我国大陆地区创意产业起步虽晚但发展迅猛,已成为拉动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新生力量。目前,我国大陆文化创意产业存在人才严重匮乏、缺乏完整的产业链、缺乏国际知名的创意品牌、知识产权保护不力[2]等发展瓶颈,例如广东这些问题就十分突出。台湾紧跟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步伐,起步较早,有良好的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基础,建立了在亚洲乃至全球华人世界的影响力和品牌优势。新世纪以来,台湾文创产业无论在企业数量、营业额或就业人数,均出现较快增长[3]。台湾在创意领域人才济济,台湾文化创意产业专家夏学理博士就说,“创意是台湾最大的资产”。但市场规模小、资金不足、当局扶持力度不足等因素也制约了台湾文化创意业发展[4]。可见,广东与台湾文化创意产业有很强的互补性,若粤台能进行良好的合作,则可大大提高粤台文化创意产业竞争力和发展水平。正如台湾创意经济促进会理事长刘维公所言,“加速两岸文化创意产业的交流合作,已成为两岸迫切需要处理的课题”。鉴于企业是产业合作的重要主体和载体,所以本文研究的重点将以粤台文化创意企业(以下简称“文创企业”)展开。那么,什么是影响粤台文创企业合作的关键因素,需要具备哪些条件粤台文创企业才愿意彼此合作,粤台政府对此可以有哪些作为?这是粤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的关键性问题,本文尝试运用演化博弈理论来寻求问题的解决方案。一、演化博弈模型的基本假设与支付函数的确定本文分析的是广东文创企业与台湾文创企业这两大群体的自发演变过程和演化稳定策略。为研究分析的需要,我们对该演化博弈模型作如下假设:假定广东文创企业和台湾文创企业独立经营时的收益分别为R1、R2,双方合作预期能带来额外的总净收益R(合作经营得到的总收益扣除双方为维护合作所需投入的成本),并且假定合作产生的净收益进行分配的结果是:广东文创企业获得净收益的比例为k(0<k<1),台湾文创企业获得净收益比例为1-k。此外,不管合作最终是否形成,任何一方为能够选择合作而吸引对方都需要前期的投资,包括信息收集,设施的建立及谈判等所需要的投资,这可视为选择合作所投入的初始成本。假定广东文创企业为选择合作所投入的前期准备成本为C1;同理,假定台湾文创企业为选择合作所需要投入的前期成本为C2。据此,可得到粤台文化创意产业广东企业与台湾企业分别采取合作与不合作策略时的支付矩阵。(见表1)。二、粤台文创企业的复制动态方程和演化稳定策略设p表示广东文创企业采用策略1(合作)的比例,q表示台湾文创企业采用策略1(合作)的比例;则状态s={(s11,s12),(s21,s22)}={(p,1-p),(q,1-q)}可用s=[0,1][0,1]区域上的一点(p,q)来描述,这里s11=p,s21=q,所以,s12=1-p,s22=1-q。r1=(1,0)表示文创企业以概率1选择策略1(合作),r2=(0,1)表示文创企业以概率1选择策略2(不合作)。假设种群中使用某个策略的个体在种群中所占的比例的增长率等于该策略的相对适应性,只要一个策略的适应度比群体的平均适应度高,该策略就会发展。由表1可得:广东文创企业采用策略1(合作)的适应度是:f1(r1,s)=q(R1+kR-C1)+(1-q)(R1-C1)采用策略2(不合作)的适应度是:f1(r2,s)=qR1+(1-q)R1其平均适应度是:f1(p,s)=pf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