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村庄》:刘亮程作品中的生命意识

作者:彭琛 刊名:《芒种》 上传者:魏方艳

【摘要】在《一个人的村庄》中,刘壳程以细腻与诗意的笔触,向读者刻画了一个充满田园风光和理想主义情怀的乡土世界。作家笔下的村庄之所以对人产生巨大的吸引力是因为它有广袤的自由氛围、清新的自然气息和万物之中丰盈的勃勃生机。因此,在这部散文集中,读者能够鲜明地体验到那种饱胀的生命意识和最为纯粹的生命形态。本文从对个体精神生态的观照与生命平等意识两个方面出发,探讨了刘亮程在《一个人的村庄》中投射出的浓郁生命意识。

全文阅读

<<J个人的村 :刘亮程作品中的生命意识 ◎彭 琛 (南昌大学人民武装学院,江西 南昌 330030) 摘 要:在《一个人的村庄》中,刘壳程以细腻与诗意的笔触,向读者刻画了一个充满田园风光和理想 主义情怀的乡土世界。作家笔下的村庄之所以对人产生巨大的吸引力是因为它有广袤的自由氛围、清 新的自然气息和万物之 中丰盈的勃勃生机。因此,在这部散文集中,读者能够鲜明地体验到那种饱胀的 生命意识和最为纯粹的生命形态。本文从对个体精神生态的观照与生命平等意识两个方面出发,探讨 了刘亮程在《一个人的村庄》中投射出的浓郁生命意识。 关 键 词:《一个人的村庄》;刘亮程;精神生态;生命平等;生命意识 在《一个人的村庄》中,刘亮程 以细腻与诗意的 笔触 ,向读者 刻画 了一个 充满 田园风 光和理想 主义 情怀的乡土世界。其笔下的村庄很大程度上超越了 人们日常生活里的村庄概念,而更多地作为一种精 神栖居存在。刘亮程将自己的生活环境、生命经验与 生活 向往 巧妙而和谐地融 合在一起 ,使其笔 下的世 界不但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氛围,而且令读者获得了 超越日常生活的快乐体验和纯美境界。这部散文集 共分为《人畜共居的村庄》《风中的院门》和《家园荒 芜》三部分,是刘亮程近年最具代表性的乡土文学。 这些“零敲碎打”的图画,共同建构了作家文学想象 中的“村庄世界”,展现了作家独特的生命感悟、对世 界观察 的视 角 ,以及对 自然和生命 的浓 烈情感 。本文 从对个体精神生态的观照与生命平等意识两个方面 出发,探讨了刘亮程在《一个人的村庄》中投射 出的 浓郁生命意识。 一 、 对个体精神生态的观照 在《一个人的村庄》中,刘亮程 以细腻的笔触和 从容的文字向读者展现了生命本该拥有的自由形 态。他笔下的主人公 ,总是对现代社会里加诸于 人的 种种藩篱表现出疏离与忽略的态度,以此来维护那 个未被世俗标准所浸染 的完整 自我 。因此 ,作家乡土 世界 中的主人公 在很 多时候 让人感觉 到是一个没 有 生活目标的无所事事的人。《我改变的事物》里,“我” 总是扛着一把铁锨 。“在村外的野地上闲转”;《与虫 共眠》里,“我”“一年一年地听着虫鸣”;《人畜共居的 村庄》中。“如果我还有什么剩下要做的事情 ,那就是 一 棵草的事情,一只虫的事情,一片云的事情”。在现 代人的眼中,这种虚度时光的懒散、轻慢与淡泊是对 生命本身的不负责任,因为在他们看来 ,人生的目标 是争取更好的物质生活,获得他人的认可。只有满怀 激情地投入到充满竞争与快节奏的社会激流中,才 能够谈及个人价值的真正实现。但刘亮程却以笔下 的主人 公向人们展现 了另一种生 活方式 。不 去征服 世界和命运 ,而是与自然融为一体。轻得像一粒无人 知道的尘埃 ,却也一样可以获得生命的意义。“我”拉 直一棵 胡杨 ,让它能够更健 康地 长成 参天大树 。这就 是 “我”认 为“不同寻常的充满意义的事情 ”。 同时,刘亮程将城市生活与乡土进行了鲜明的 对比。通过现实的“我”和理想中的“我”之间的落差, 揭 示了现代都市生活对个体 完整性 的破 坏 ,以及 由 此所 导致的自我 的惶惑 与迷 失。通过这一对 比,作家 揭示了现代人精神生态的失衡和寻找精神栖居的必 要性。家园是 比家庭 更具体 的物质形式 ,它带给人 的 强烈归属感和稳定感 ,使其 常常成 为一个人壮 志难 酬时的逃避之所,也是一生无闻的平民百姓消耗生 命艰难度日的最重要的依据。‘]。《家园荒芜》便向读 者展现了失去家园的一家人的动荡与惶然感。变卖 了祖 居的我们 在城 市里成 了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