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化传播视角下的丧文化解读

作者:张美兰; 刊名:科技传播 上传者:孙宇

【摘要】"丧文化"作为一种全新的网络文化符号,从线上的全民自嘲狂欢蔓延到线下的"丧文化"营销,引起的轰动是不容小觑的。文章从罗兰·巴尔特的符号学的概念来分析解读"丧文化"究竟是如何能够风靡网络形成轰动社会效应,以及"丧文化"又是如何引起共鸣,对社会群体文化产生强大影响力的。

全文阅读

2018•11(上)《科技传播》 26 科技新闻传播 伴随着“葛优躺”爆红网络之后 ,一大波压力重重的年轻人似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组织”一般 ,纷纷都给自己贴上了“丧”的标签 ,尤其是到了 2017 下半年的时候 ,这种“丧”的态势持续发酵 ,衍生出了一系列的毒鸡汤 ,“今天不开心没关系 ,反正明天也不会好过”“世上无难事 ,只要肯放弃”…… 从爆红网络的“葛优躺”到持续发酵的各类“毒鸡汤”“自嘲气质盛行”,由“小确幸”到“小确丧” 的演变 ,“丧文化”已经成为了一种全新的网络文化符号 ,且还流行到了线下的“丧文化”营销 ,因此这种“病毒式”传播的“丧文化”是值得学界关注的。 1 丧文化的起源与研究视野 追溯到“丧文化”的源头 ,应该是 20 世纪 60 年代美国的嬉皮士运动、70 年代英国的朋克风潮以及 80 年代末在我国香港地区所流行的“Hea”文化差不多 ,“Hea”来源于英文的“hang around”,大意是“闲逛 ,漫无目的的消磨时间”,在日本一度风行的“宅文化”也与其有着相类似之处 ,而这种“丧”其实更多的是透露着无可奈何不如凑合着过的戏谑心态。 “丧文化”刚刚起步不久 ,目前丧文化的相关学术研究成果相对较少。杜骏飞教授的《丧文化:从习得性无助到“自我反讽》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阐释了“丧文化”能在多种心态以及情绪中脱颖而出“爆红网络”的主要原因 ,分析了当下“80 后” 以及“90 后”年轻人在承受着外界多重的压力下 ,形成了独特的“自我反讽”机制。 还有学者从媒体报道入手 ,研究内容主要是文本和受众 ,从丧文化的表征以及呈现的文本分析之后 ,来探索得出了“丧文化”背后所蕴含 着的社会深层次矛盾以及意识形态的冲突等问题 ;也有从心理学角度出发去剖析这种“丧文化”可能对中国青少年造成的影响 ,这种非主流的文化标签 ,是否会对青少年的意识形态造成冲击。 在吸取了前人的研究后 ,本人准备从罗兰·巴尔特的符号学的概念来分析解读“丧文化”究竟是如何能够风靡网络形成轰动社会效应?以及“丧文化”又是如何引起共鸣 ,对社会群体文化产生强大影响力的? 2“ 丧文化”何以风靡网络引轰动 2.1 符号的意指——共同的社会大背景 “丧文化”传播的主力军主要是当下中国的青少年网民们 ,在分析“丧文化”何以风靡网络引发轰动效应 ,很有必要结合这些传播主体的共性认知 ,传播者对于文化的共性认知是会直接影响并决定着这个文化的传播路径的。从罗兰·巴特的符号学概念中可以认识到 ,符号意义的生产其实主体与客体之间的互动结果 ,编码者和解码者二者其实存在着“彼此可进入性”“心灵的共享性”,在对文化符号意义解读或者说感知过程中 ,编码者与解码者是同属于一个文化社会背景之下的 ,这为他们之间的相互影响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在当下这个中国的社会转型时期 ,年轻人所面临的资本和权利的博弈、残酷无情的竞争 ,随着社会阶层的固化 ,想要凭借着自身的努力来实现阶层的跨越变得越来越困难 ,这一代“90 后”的焦虑是无与伦比的 ,既然仅仅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不一定能成功 ,那为何不能偶尔“瘫着缓一口气”呢?在当下的这样社会背景中无疑为“丧文化”的传播者与受众拥有“彼此可进入性”和“心灵的共享性”奠定了基础。 作者简介:张美兰,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研究方向为新闻学。 符号化传播视角下的丧文化解读 张美兰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江苏南京 210000 摘 要 “丧文化”作为一种全新的网络文化符号 ,从线上的全民自嘲狂欢蔓延到线下的“丧文化”营销 ,引起的轰动是不容小觑的。文章从罗兰·巴尔特的符号学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