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朴槿惠媒介形象演化中的新闻伦理失范

作者:万牧昆; 刊名:中国报业 上传者:徐卫东

【摘要】自2013年2月25日任职韩国总统后,朴槿惠的政治生涯可谓一波三折,从初期中美韩三国博弈,到"闺蜜干政"案发,随后遭弹劾被捕,最终于2018年年初案件结案。在此期间,我国媒体对其进行了大量报道,然而其中大多数都呈现出极端化的特征,使其媒介形象在正反两面间不断摇摆。这一现象不仅有违新闻报道公正客观的原则,也给公众带来了很大的困惑,如今这一事件虽已告一段落,但仍然值得我们反省。

全文阅读

在对政治人物的报道中,由于报道对象的身份地位所产生的权威性和距离感,媒体往往会对其形象进行单方面的修饰,甚至达到神化或妖魔化的境地,以满足受众的情感需求。然而,正因为媒体是受众了解政治人物的唯一途径,且会对社会认知造成巨大影响,新闻工作者们更应该以公正客观的立场进行报道。朴槿惠媒介形象演化过程1.两次访华:中国人民的老朋友2013年6月27日,作为韩国第一位女总统,朴槿惠上任伊始就率“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代表团访华,并将名称定为“心信之旅”,而之后的“送回志愿军遗骸”等一系列举动使中国公众对其充满好感与期待,媒体也适时对其经历和形象做了大量一边倒的赞美报道。如国际在线等媒体称她为“嫁给政治的冰公主”,极力宣扬其在前总统朴正熙死后的坚韧顽强,而腾讯、网易、央视等也都对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进行了正面报道,更有媒体将其清华演讲时穿的紫色衣服与清华校徽颜色联系起来,称其有意为之。一时间,全国一片叫好之声,她所写的自传《绝望锻炼了我》亦成为畅销书,风靡一时。对这一外国元首极具美化的报道倾向在2015年朴槿惠二次访华时达到新的顶点,韩国“先访华,后访美”的访问安排极大地刺激了国人的民族自尊心,而媒体将这一事件简单地归结为朴槿惠对中国的好感,毫不吝惜溢美之词,腾讯新闻甚至以散文的形式宣传其“中国情结”,该散文在自媒体和各大社交网络广为传播,其中节选如:“1980年秋,一个阴雨天……桌上放着一本英文版的《中国哲学简史》……检索她跟中国文化的联系……如果要找爱人,应该是赵云式的。”在媒体的大力推动下,朴槿惠的正面形象深入中国人心。2.萨德问题:刚愎自用的独裁者2016年8月9日的第四次执政党代表大会上,朴槿惠致贺词时宣称:部署萨德是保障国民安全的最基本措施,并坚持推进此事。事后,其在中国的媒介形象急转直下,媒体一边大量报道中俄两国对这一事件的强烈反对,一边极力收集韩国国内的反对声音,并将种种渠道获取的朴槿惠支持率下降的证据反复宣扬,从而与其强硬态度形成鲜明对比,以显示其倒行逆施,违背民意。如《北京晚报》在10日晚就以“部署萨德朴槿惠是铁了心了但你知道她的军事知识有多少”为题进行报道,援引多方反对势力的言论质疑其军事知识和对美国的态度。从此,朴槿惠的形象走向刚愎自用、独断专行的另一个极端。3.案发后:奢侈成性的邪教成员2016年10月24日,韩国媒体JTBC揭露朴槿惠“闺蜜干政”事件,随后贪污、渎职等丑闻接连被发掘出来,并使其于2017年3月21日被捕。然而,就在韩国媒体密切关注其贪腐、勾结三星财阀等事件时,我国媒体却不遗余力地对其邪教问题和生活细节穷追不舍,如搜狐新闻的“朴槿惠花销揭秘:400万买衣服、整容美白还买伟哥”,凤凰卫视在“总编辑时间”栏目中宣称的“朴槿惠有性格缺陷精神已被邪教操控”等,甚至还有媒体将“世越号”沉船事件翻找出来,猜想当时朴槿惠失踪7小时与邪教有关。至此,朴槿惠被中 国媒体以一种妖魔化的面孔呈现在公众眼前。有关朴槿惠个人报道中的新闻伦理失范1.主观臆测,煽情报道老一辈新闻教育家利昂·纳尔逊·费林特在《报纸的良知》中将“温和、均衡、审慎”作为新闻事业13条美德之一,认为新闻界应握有合适的价值尺度,并在做出判断和告诫时态度谨慎。但我国媒体在对朴槿惠两次访华的报道中,对其个人进行了充斥着大量具有煽情风格的美化报道,而本应作为报道重点的两国合作及中美韩三国博弈却处于次要地位。一方面,从新闻工作者的专业精神来看,在政治上将外国元首的友好访问理解为其个人对我国文化的喜爱是极为幼稚的,也是不负责任的;另一方面,轻率地定义一个人的好坏善恶在面临客观事实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