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智库研究逻辑体系的系统思考

作者:潘教峰;鲁晓; 刊名:中国科学院院刊 上传者:徐光伟

【摘要】智库是国家决策咨询系统和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其本身理论和方法的研究有助于提高智库研究的水平,拓展关注问题的范围,并有效发挥其作用和职能。文章以智库研究为考察对象,从理论层面思考智库更为普遍的作用和特征,智库研究应该遵循的原则和逻辑体系,开展智库研究的环节和方法,智库成果的评价标准等重要问题,从而形成关于智库研究逻辑体系的系统思考。

全文阅读

1问题的提出与理论综述2015年1月,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指出要切实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充分发挥智库在治国理政中的重要作用。2015年12月,国家高端智库建设试点工作正式启动,公布了首批25家机构入选国家高端智库试点单位,涵盖国内政治、经济、科技、军事的一流专业研究机构。其中,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作为中国科学院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的重要载体和综合集成平台,主要针对科技相关的问题为国家建言献策。由此可见,智库建设和智库研究发挥着关键的政策价值,也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首先,智库成为国家治理体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是国家治理能力的重要体现。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进程中,高端智库作为建制化、专业化的咨询研究组织,不仅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国家决策科学化、规范化的一项重要制度安排[1]。其次,面对决策问题日益复杂,以及我国专业化研究力量参与决策咨询的机制尚不健全的现实情况,有决策价值的智库研究显得尤为稀缺。现有体制内的决策咨询部门大多直接服务于决策者,更多关注现实的重大问题,而科学化、民主化的决策需要参考更加独立和客观的研究结果,以及具有长远性和前瞻性的视野,需要具有基础性、储备性的研究力量。同时,智库作为国家决策咨询系统和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智库本身的理论和方法的研究有助于提高智库研究的水平,拓展关注问题的范围,有效发挥其作用 和职能。如何认识和发挥智库的作用,开展有价值的智库研究,形成对于智库研究逻辑体系的认识,是十分重要的工作。随着19世纪末期现代智库在西方国家兴起,有关智库的理论研究或者以智库本身为研究对象的实证研究开始涌现[2,3]。这些研究多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英语国家为背景,并基于各自特定的国家情境。20世纪90年代以后,以位于中东欧、亚洲等地的发展中国家为背景的智库研究开始兴起[4-6]。现有的西方智库理论研究多采用精英主义(elitism)和多元主义(pluralism)的视角,力图系统地思考智库的定义、作用和功能,解决“智库是什么”“智库怎样做”和“智库为谁服务”的问题[7-11]。在众多对于智库的定义中,比较早被广泛接受的定义由Weaver[12]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提出,他将智库定义为“非政府的、非营利性的,在政府、企业、政党等利益群体之外保持独立性的研究机构”。由此可见,在西方背景下,独立性成为判断智库性质的重要标准之一,然而Weaver的定义并没有将从政府获得经费和项目支持的机构排除在外。更为近期的一些研究,开始脱离对于智库的组织属性和资助方式的讨论,将智库视为服务于政策制定的特殊的知识场域(knowledge regime)[13],并且将智库研究描述成一种“体现出多元主义的知识和意识形态的生产方式”[14]。智库展现出更多的公众精神并提供研究作为公共产品,他们将理念、倡议、主张和想法形成产品扩散给有效的公众群体(effective public)[15],同时发展和维护政策网络,为政策制定者提供专业的服务,在政策空间的不同主体,如政府、学术机构、企业和媒体之间起到桥梁的作用。基于多元主义视角,智库的功能和作用也被积极地认为在支持和鼓励政策的多样性,促进广泛而多主体的政治参与,提高政策制定的质量和透明度,培育具有公信力和公开性的民主政治程序等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基于精英主义的观点则更多地对智库进行批判:一方面,智库的研究及其观点往往代表资助机构的利益,并将其与决策者进行沟通;另一方面,智库在起源上的一致性,特别是其狭窄的社会背景、精英主义的价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