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区域经济思想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启示

作者:韩松; 刊名:天津职业院校联合学报 上传者:魏丽惠

【摘要】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为深入实施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指明了前进方向。如何从整体布局和战略高度深入分析区域协同,有效推动三地经济的持续健康协调发展离不开科学理论的指导。马克思经典著作中所蕴含着丰富的区域经济思想,对于解决中国目前面临的区域经济协同发展问题具有重要的价值意义。

全文阅读

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为解决这一矛盾,习近平总书记从我国实际国情和发展需要出发提出了以京津冀协同发展为代表的新时代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战略。习近平总书记的区域经济思想对新时代中国区域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是对马克思区域经济思想的继承和发展。一、马克思区域经济思想的科学内涵马克思、恩格斯虽然没有关于研究区域经济思想的专著,但是其重要观点散见于多部手稿、著作之中。马克思区域经济思想在研究生产力布局及城乡融合等问题时都着重对“协同”问题进行了阐述。协同是指运用全局视角来处理发展的问题,使得系统内部的要素相互协作和配合,进而缩小相同层次内要素之间的差距,并进一步强调系统之间以及系统内部的各个要素之间共同运行与有效互动,促使经济、政治、文化、生态建设的各个环节、各个方面相互衔接、相互促进。在马克思经济学理论中蕴含着丰富的“协同”思想,如马克思在《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中指出,劳动工具不能被视作统治和掠夺工人的工具,为了有效生产,更不能被垄断起来;雇佣劳动仅是一种低级的和暂时的形式,犹如奴隶劳动和农奴劳动一样,它“注定要让位于带着兴奋愉快心情进行的联合劳动”。这里的“联合”劳动蕴含了协同,其“联合”是指资本的协同、人与物的协同以及人与人的协同。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需要或多或少的指挥来协调在所有大规模的直接社会劳动或共同劳动中的个人活动,进而执行生产总体运动。这说明了“协同”是协调个体之间的活动和维持整体良性运转的过程。另外,他还指出:“许多人在同一生产过程中,或在不同的但互相联系的生产过程中,有计划地一起协同劳动,这种劳动形式叫做协作”。马克思认为人们在生产过程中会有计划地进行协同劳动,并将其抽象视作为协作。可见,协作是协同的一种表现形式。因此马克思对“协同”理解包括以下三点:其一,协同是由许多人共同进行劳动;其二,不论劳动在时间和空间上是否一致,只要是生产过程中相互制约、相互影响、相互联系的共同劳动都可称为协同;其三,协同既是同一生产过程中各工艺阶段间的劳动协作,又是彼此相互联系的不同生产过程之间的劳动协作。马克思又从地域分工和协作角度对区域协同进行了分析。他认为,家庭内部、氏族内部产生的自然分工建立在纯生理的基础上,公社的人口增多和氏族的冲突升级,促进了这种分工。同时,不同公社、氏族和家庭的互相接触产生了产品交换,正是因为各公社在各自的自然环境中寻找不同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它们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各不相同,所以这种自然差别在公社互相接触中有了交换的需要,使产品逐渐变成商品。由此可知,在形成的初级阶段,区域经济的主要内容是地域分工,区域之间相互交换、相互协作的主要因素是具有差异性的自然条件。马克思本人在研究氏族分工和交换的过程中开始分析“区域协同”。在劳动的地域分工出现后,跨区域的劳动协作是区域协同的重要表现,“协作可以扩大劳动的空间范围,因此,某些劳动过程由于劳动对象空间上的联系就需要协作。”这就说明了在劳动过程中,区域之间的相互协作及经济联系是由分工导致的不同区域相对集中的劳动产业造成的。二、马克思关于区域经济思想的主要内容马克思无论是分析生产力分布规律,还是揭露资本主义矛盾等方面,都对区域经济发展进行了研究。区域经济发展的核心内容是域间横向协作与增长点空间均衡分布,主要包括区域经济利益协调思想、生产力分布和地域分工协作思想等。(一)区域经济利益协调思想“人们奋斗所争取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经济利益是贯穿马克思经济理论的一条重要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